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晓航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49        发布时间:[2020-01-15]

  

  老周和小李是宁城刑警支队的搭档,老周四十多岁,为人温和,经验丰富。小李刚刚分来没几年,他大学毕业,虚心好学,做事认真勤奋,颇得同事好评,两人关系很好,总是以师徒相称,合作起来算是顺风顺水。

  老周有个习惯就是看报纸,这个时代纸媒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他还是爱看。平时忙起来常常连轴转,偶尔闲的时候,老周会把单位订的报纸一股脑拿过来,别管几天前或者几周前的放在一起看,一边喝茶一边饶有兴趣地关心着世界上的大事小事,娱乐新闻。每每小李从他身边匆匆走过时,都会忍不住揶揄地说:“嘿嘿,老同志,去网上看吧,那上面什么都有。”

  老周听了总是不紧不慢地一笑说:“报纸有报纸的好处啊——”

  “啥好处啊?”小李扭过头问。

  “它慢,正好适合我。”老周怡然自得地说。

  “切,这只能说明你老啦。”小李笑着撇撇嘴说。

  这一天,忙了很久的老周终于能闲上半天,他照例拿来堆了很厚的报纸看。他漫无目的却心满意足地翻着,所有的事情对他来说似乎就是上一刻发生的。看了好一会儿,一个社会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报纸上说,一个做琴的大师被揭露出来,他涉嫌造假,仿制那种很老的古琴。

  “古琴值钱吗?”老周问对面忙碌的小李。

  小李抬眼看看老周,摇摇头说:“不清楚,那是一种老掉牙的东西吧?”

  “有多老?”老周问。

  “你问问周围的人,看谁知道?”小李指了一下四周,周围的同事都在忙,没人理老周。

  老周没说什么,摸着下巴沉思起来。他想起一件事,前些年有个不起眼的小案子,支队一直没破,有人一直在偷古琴,每一次都得手,这事儿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一次。

  “怎么了?”小李这时问,老周看似随意地提起那个案子,小李的脑子非常快,马上想起来,他看过队里的很多老档案,确实有这么一件积案,那个贼来无影去无踪,作案时间没什么规律,一直逍遥法外。

  “师傅,你想说啥?”小李注意起来。

  “很简单,按照报纸上的说法,好的古琴是很值钱的,我们之前可能都疏忽了这一点。”老周点点桌上的报纸说。

  “好的,我明白了,我马上去查资料。”小李说。

  两天之后,小李收集了有关这个积案的所有资料,他和老周分析对比之后,得出一个明显的结论,这个贼一直在宁城的周边区域里活动,小李又扩大材料检索范围,结果发现了另一个事实,宁城具有悠久的古琴传统,曾经是各种古琴门派辈出的地方,那个贼也许是很看重这件事?但要说他这么有文化,也真是太稀罕了,这得是个什么样的人才?

  好巧不巧,不久,老周和小李得到了一个新消息。在宁城的郊县,有一个大型的考古现场,在发掘古墓时,出土了一张珍贵的古琴,据考古人员推测,也许之后还会有古琴出现。老周和小李立刻驱车前往,他们初步问了一些情况,就换上便衣,在那里不声不响地等着,他们猜想,既然那个贼喜欢古琴,他也许会来看看。可惜,他们猜错了,在那个宽阔而荒凉的现场,从早到晚,除了考古人员,没有别人再来过。在回去的路上,师徒俩一边开车一边闲聊,快进城时,小李对老周说:“师傅,看样子,我们得换思路。”

  “是的,我也这么想,咱们还是没有摸清他的脉。”老周说。

  丁离裳的那份工作还算不错。她任职的公司是一家贸易公司,专门做出口家具,她是这家民企的财务总监,公司的总经理是丈夫前妻的儿子,她的老公是董事长,近几年一直在国外的公司坐镇,主要打理对外业务。

  丁离裳长得很瘦,她容颜寡淡,笑容有些模糊,时时让人觉得若有所思。这些年企业确实不好做,也许是工厂欠钱或者被欠钱的次数太多了,她早被锻炼得情绪稳定,处变不惊。没人知道,在她淡定的外表下,内心还有孤独而伤感的一面,她有很长一段时间睡不好觉,一度觉得自己有些抑郁,她一直犹豫是不是要去看医生,可有一回都走到医院门口又回来了。为了治疗失眠,她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去练习钢管舞,她对那种近年刚刚兴起、一打眼看起来不那么正经的舞蹈很感兴趣,她觉得这件事应该对她有好处,似乎只有在跳舞的时候她才能面对自己,才拥有真正的自我。

  夜晚,当警察们找到丁离裳时,是在一个异常喧闹的夜总会。九点多一点,丁离裳正在舞台上表演,她衣着暴露,紫色头发,紫色嘴唇,舞蹈时她的动作刚劲且灵活,赢得了观众们由衷的喝彩。走下台之后,警察们在演员的化妆室外拦住了她,反复问了两次,确认她是丁离裳后,小李给丁离裳递上一颗烟,三个人就边抽烟边攀谈起来,两位警官没有绕圈子,他们直接谈起了手中的案子,他们谈到那个贼,说起他的行动,他们坦率地向丁离裳承认有些事儿搞不清楚,比如,他们奇怪地发现,那个贼似乎是按照古琴的门派在偷,而他的下一个目标,按照他们的推理,很可能就是壶瓶山丁氏。

  “丁女士,我们想问您一个问题,你们的门派有没有一张或者几张价值连城的古琴?”老周问丁离裳。

  丁离裳抽着烟想了想说:“不知道,那种东西现在还值钱吗?”

  小李听了说:“应该挺值钱的,我们做了调查,古琴的价格最近越来越贵,这些年经济形势好,大家有钱了,而且古典文化复苏,所以搞收藏的人很多,过去那些老东西都开始涨价了。”

  “是吗?”丁离裳不大相信,“也许,古琴的涨价会有通货膨胀的原因,这些年通胀也很厉害的。”她按照自己财务总监的思路想。

  “您的父亲在离世前给您留下过什么吗?有没有古琴?”老周又问。

  丁离裳听了老周的话,仰着头又想了想,然后慢慢地摇摇头。

  “他会不会留给别人了,如果您不了解,能帮我们问问吗?”小李说。

  在壶瓶山,有个关于壶瓶世界的悠久传说。据说,世界的一切都肇始于一个仙人。

  仙人一直在一个混沌世界中旅行,他带了一个瓶子,瓶子中装满浑浊的水,水中有一半是沙子。某一天,仙人来到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地方,他坐下来,把瓶子放下。

  这一坐就是几百年——

  仙人等水安静下来,让瓶中的沙土一点点沉淀下去之后,他才把水倒出去,不紧不慢地开始创造瓶子中的一切,空气,阳光,河流,山峰,森林,草原。为了美观,仙人还在瓶子四周刻画出各种迷人的云,又在地上种植花朵,最后,他开始细心地建造丝丽川小镇,他把它当作一件工艺品来完成,小桥流水,白墙灰瓦,巷陌人家,歌舍酒肆,一应俱全。小镇完工后,如果从瓶子外面看进去,整个壶瓶山就像一个鼻烟壶里的世界,那个世界应有尽有,美丽无比。

  从古琴的造诣上来说,丁秋山应该是那个时代的绝顶高手。

  他自小家学渊源,跟父亲习琴十载。成年之后他走遍各种名山大川,求师学艺,访亲问友。由于虚心好学,又天资聪颖,他颇得各位古琴名家青睐,所学甚为广博,各种门派的经典之作几乎都一一参研过。

  丁秋山游学有年,思考徘徊了很长时间,决定走自己的路。他遍寻大江南北,某一日来到壶瓶山,此地风景如画,他信步走入山中,在云雾之中偶然发现了丝丽川这个桃花源一般的所在,丁秋山于是在此定居下来,他立志在这里终身习琴,参悟人生大道。

  丁秋山一住就是几十年,偶尔他会去山外,跟各位琴家谈琴论道。虽说各个门派各有优势,且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丁秋山确实是不世出的高手,他的领悟能力、参研能力、以及创新能力都非同辈所能及,多年潜心钻研之后,丁秋山的琴艺如大鹏展翅一般一飞冲天,众人只能仰望,再有傲骨再嘴硬的人也都在心下服了,自此江湖上公推丁秋山琴艺天下第一。

  丁秋山年轻时琴风刚劲,琴音如奔雷激荡,嘈杂迅疾,年纪渐长,琴风变得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如同江流广布,绵远徐延,老年时丁秋山则谨慎了很多,每每弹琴,都是先沐浴焚香,在琴前枯坐半晌,方才入手。他的琴声与过去决然两样,时而沉郁,时而喑哑,时而跳跃,时而残破得只剩弦外之音,令人深思又令人犹疑。

  丁秋山后来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施与尘,一个叫涂笑。施与尘自小温和老成,为人品行端正,颇有名门正派的风范,涂笑则丢三落四,不拘小节,却异常聪明,往往能理解弦外之意。两人在老师的栽培下,都慢慢成为了青年高手,他们不时出山比赛,两人因技艺绝佳,不断斩获各种比赛的大奖,名声逐渐为山外众人所熟知。

  丁秋山曾复原过许多古代名曲,到了后来,他不满于复古,开始进行独立创作。他写的曲子并不多,但是首首精彩,既得古人之意,又有现代风采。他这一生中有一首最钟爱的曲子叫作《天外》,这是一个大部头的作品,一共有九章,那是在他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创作的。那个曲子的曲谱,他从来秘不示人,徒弟们也只是约略知道个大概。师父曾经告诉过他们,《天外》每一章的开头是固定的,其余部分则很多来自于即兴,他每一次弹都会有新的版本,只有那些很精彩的版本才会被记录下来。丁秋山创作《天外》时身体已经相当不好,一般白天的时候他都在睡觉,到了晚上,在夜深人静之际,他才搬一把椅子出来,坐在院子当中极慢极慢一点点地弹出来。夏秋之际,山中已显凉意,虫儿不停鸣叫,丁秋山佝偻着身子,在星空下侧耳倾听,他边听边弹边记着什么,那种情形让人看了既觉得有点高深莫测,又有点替他心酸。

  很可惜,丁秋山最终没能完成《天外》的创作就撒手人寰了。

  对于丁离裳来说,她并不太愿意回首过去。父亲丁秋山一生严谨认真,勤奋坚忍,在古琴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求索。丁离裳的母亲本也是古琴世家出身,年轻时很看好父亲,觉得父亲前途无量。但是很可惜,父亲所处的时代令人颓丧,它世俗而商业,没什么人讲求理想,倒是成天到晚都在谈论利益。丁秋山为人清高异常,他选择无视这一切,主动逃离了自己所在的大城市,搬到壶瓶山里的丝丽川小镇居住,两耳不闻窗外事,潜心钻研创作。

  丁离裳的母亲却不以为然,她和丁秋山一样都在经历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她对世俗生活很有兴趣,而对于古琴,她却经历了从信仰,到怀疑,再到动摇的整个过程,经过认真而痛苦的思考,她认为时代是对的,丁秋山是错的,古琴终将没落,她必须要过更现代的也更现实的生活。

  就这样,丁离裳的父亲和母亲在思想上分道扬镳,他们发生了无数次冲突,她小时候最常见的情景就是父母两人大吵之后互不理睬,这种冷漠与相互憎恨的场景给了她非常负面的印象,因此她养成了一种自己独处的习惯。后来母亲再也忍受不了父亲的一意孤行,毅然出走,嫁给了一个现代艺术家,去追寻那种她渴望的生活,而父亲则一直在山中默默坚守,他在清贫之中越来越寡言,只是更努力地投入到古琴研究中。

  父母离异无疑对丁离裳造成了很大伤害,丁离裳被母亲无情抛弃之后,一度非常恨她,她觉得她太冷漠太自私了,而母亲走后,父亲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每天都是心无旁骛地做自己的事情,对她不管不顾。父母的不负责任,造就了丁离裳的孤独和冷静,她必须事事自己想清楚,因为无人可以依靠。

  丁秋山离世之后,丁离裳离开了丝丽川,她放弃古琴,走上了一条独特的生活道路。

  丁离裳上了大学。大学中,她的朋友不多,很少跟别人出去玩,唯一的爱好就是自己出去画画,在一个湖边支开画架自在地待上一天。她小时候就常常这样,父母那时总是悄悄观察她,甚至在背后议论她到底像谁,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她谁也不像,就像她自己。

  丁离裳顺利地大学毕业,由于她学的是财会专业,就在一个公司做了会计。她的入职完全是偶然的,面试那天,公司总经理在座,他先问了她一些基本情况,比如计算机能力、英语水平什么的,她都回答说,还行吧。总经理又问她,你成绩怎么样?一般,她回答,他又问,那你有什么特长吗?丁离裳想想,摇摇头说,没有。总经理一愣,说,小姑娘,你很诚实啊,你这么应试,能找到工作吗?丁离裳听了淡淡一笑,说,我最大的优点是能在一个地方一直待着,直到把每一件最小的事儿做到最好,总经理听了有些意外地笑了,他恰好需要这样的人。

  丁离裳得到了一个会计的职位,她果然是一个特别踏实的人。她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声不响地在这个公司度过了五年,她租的房子离公司只有五分钟,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给自己做饭,偶尔独自去看看电影,她还是没什么朋友。

  一个夏天的晚上,由于雷阵雨,丁离裳被耽搁在办公室里。她加了一会儿班,雨一直没停,半途,总经理回来了,他明显是喝了酒,从他乒乒乓乓稍显鲁莽的动作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喝了不少,总经理走到自己的座位,仰躺在椅子上,丁离裳看了他一眼,隔了一会儿,起身倒了一杯水,给他送了过去。

  那天晚上,他们两人搞到了一起。

  这一切不是无意中发生的,是丁离裳想好的。她做事要比她父亲实惠得多,总经理是个离了婚的男人,比她大不少,但总体上看来,这家伙算是一表人才,相当优秀。丁离裳早就暗暗看中了他,可他周围环绕着众多女性,相比之下,她的条件太一般了。为了在竞争中获胜,她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加班,总经理这人是个工作狂,她想,如果多加班就能创造更多跟他独处的机会。果然,这一步棋她走对了,而总经理从内心里也看不上那些叽叽喳喳、相当虚荣的女孩儿,他更喜欢沉稳和安静的性格,所以两人就这样顺水推舟地彼此接纳了。

  不久,丁离裳和总经理结了婚,很快他们就有了一个女儿。

  很多年后,丁离裳过上了一个相当富足的生活,本来岁月足够静好,可由于业务发展的需要,她老公在国外开起了分公司,外面的事情不好搞,他只好身体力行,自己去国外分公司盯着,把国内这摊儿交给她以及他前妻的儿子来管理。可不妙的是,丈夫由于长期在外,身边慢慢有了人,丁离裳得知后,起初也是心里起急,可后来她想,他在异国他乡拼得这么狠,有一个人来照顾也不算坏事,况且她知道他的为人,他不会那么不负责任地抛弃家庭,这里边既牵扯到女儿,也牵扯到财务问题,他不会傻到让他的财产分去一半。

  可是,两地分居的生活确实孤寂,实在寂寞时,丁离裳也会悄悄去夜场玩。她遇到过一些男人,不是乏善可陈,就是特别饥渴,有一回她被一个男人的粗俗给气哭了,对方还觉得她装,骂了她一句,起身走了。某一天,她在一个俱乐部里看到了有人在跳钢管舞,她一下子喜欢上了它,不由分说地练了起来。这种舞很快让她彻底沉浸其中,完全不想其他事情,她的男朋友就是跳钢管舞认识的,他比她小几岁,是她练舞时的舞伴,他英俊帅气,充满着青春的活力,而且还异常喜欢她的身体,她后来开了一家西餐厅,让他来当帮手。

  让丁离裳没有想到的是,警察的到访成了一个契机,它好像一只打火机点燃了屋子当中的唯一一支蜡烛一般,把过去的时光都照亮了。

  一天上午,当她处理完公司财务上的事儿,脑海之中忽然回想起学过的一个古琴曲谱,那首曲子她早就忘了,但是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却突然完好无缺地回到她的记忆中,就如同从未消失一般。丁离裳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慵懒的阳光,她端着一杯茶,茶的热气在阳光下缓缓升起,她觉得这是生活在暗示她什么,但到底是什么呢?

  也怪了,那天上午尤其安静,十点之后,既没有电话,也没有人再找她来办事签字,丁离裳很偶然地有了一块空闲时间,那种无所事事的状态让她有一种隐隐的幸福感。在喝第三杯茶时,丁离裳想起了她的母亲,有一个情形她一直记得,大概是在她五六岁的时候,母亲抱着她坐在院子里,她睁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外面的世界,而母亲正陶醉地哼着一首外国歌,很久之后母亲告诉她,那首歌叫作myway。

  就是在那一瞬间,丁离裳决定去看看母亲。

  丁离裳动了身,她坐高铁去了不远的一个城市。高铁速度很快,到站之后她打了一辆车,直奔母亲的住所。她来到一个老旧的小区,小区环境很差,甚至有点脏,连门卫都是懒懒洋洋的。她找对了楼号,上了四楼,对着一扇没安防盗门的敲了几下,一会儿,房间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门没锁。”

  丁离裳推门而入,那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间,房间中的陈设相当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两个柜子,窗台上似乎还有土,显然是好久没打扫了。

  “我在阳台上——”丁离裳的母亲喊道。

  丁离裳来到阳台,阳台很小,放了一张小桌和两把椅子。桌上有一个烟灰缸,母亲正在抽烟,手边放了半杯洋酒。

  “离离,你来了?”母亲向她扬起笑容问。

  丁离裳盯着母亲看,她黑了、瘦了,身上披了一件灿烂的披肩,耳边吊了两个硕大而夸张的耳环,不过她的精神显得很好,母女俩有着一模一样的笑容,那笑容显示出遗传的神奇力量。

  丁离裳的眼中忽然涌起泪水,她想说什么,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母亲看到她这个样子,就扬扬手说:“别,别那么多愁善感,你妈我很好!”

  丁离裳听了,不得不笑起来,虽然眼中还带着泪花,她有点泄气地说:“妈,你还这么直白?”

  “那怎么了,我不一直在寻求真我吗?”母亲说着,指着另一张椅子说,“坐吧,喝点吗?”

  “不。”丁离裳摇摇头,她坐下,拿起母亲的烟点上。

  “我刚从非洲回来,去看了乞力马扎罗山,那是非洲最高的山脉,它既是火山也是雪山,真美啊——”母亲神清气爽地说。

  丁离裳耐心听着母亲唠叨。母亲后来又离了婚,离婚之后,也有几段情感但都不了了之,目前她是什么状态靠什么生活,她一无所知。

  “你来得正是时候,过几天我还要走。”母亲抽了口烟说。

  “去哪儿?”丁离裳问。

  “去南美,看看热带雨林,看看潘帕斯高原。”母亲说。

  “你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丁离裳不解地问。

  “当然,就这么走下去,这种生活适合我。”母亲说,丁离裳在这一瞬间看到了母亲的白发,她的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一闪而过,她想,是不是只有孤独的人才无法停止脚步呢?

  “你怎么样?现在。”母亲问。

  “我很好,女儿上学了,老公在外面挣钱,我们过得不错。”丁离裳抽了口烟说。

  “那太好了。”母亲宽慰地笑了起来,她伸出一只手,握住丁离裳的手,她的手很有力,但是相当粗糙。

  “找我有事儿吗?”母亲这时又问。

  “有个小事儿,”丁离裳说,“我想问问,我爸有收藏古琴的爱好吗?”

  “有啊。”母亲肯定地说。

  “那他收藏的古琴后来去哪儿了?”丁离裳问。

  母亲想想说:“你父亲确实收藏古琴多年,但是他有一个习惯,只收藏最喜欢的一张琴,其他的都交换出去。他手中最后的一张琴在哪里我不知道,你得问问最后时刻在他身边的人,比如你的两个师兄。”

  丁离裳回到了家,她觉得这一趟是去对了。这些年,她和母亲的联系很少,她的心中从少年时代起就带有对母亲的种种抱怨,怨恨她不负责任的离家出走。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岁月是那么有力量,时间可以使人们变得宽容,不知道从何时起,她把那些伤痛慢慢遗忘了,直到有了女儿之后,她才完全平静下来。这一次她和母亲相谈甚欢,这是很少有的,她第一次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重新审视母亲的人生,其实,母亲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她到了现在,依然对自己的生活充满迷惘。分别时,母亲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紧紧地搂着她,并且由衷地说出“谢谢”两字,她于瞬间就被触动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终于知道了这次出行的意义,与母亲和解,与生活和解,与过去和解——

  在高铁上,丁离裳又想起了她的两位师兄,当年与他们朝夕相处,是那样的亲密无间。但是离开丝丽川之后,她很少与他们联系,顶多是逢年过节相互问候一下。渐渐地,她与他们变得隔膜,之后是遥远进而陌生。丁离裳猜测他们可能还在过着那种不可思议的生活,没有物质基础,只有坚持和信念,她的内心对他们既佩服也疑惑,她不喜欢那种清贫而孤独的状态,那是父亲一生的道路。

  几周之后,在一个傍晚,丁离裳决定奔赴一个遥远的当年之约,他们几个人曾经约定,在离开丝丽川之后二十年再相聚。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她本以为这二十年之约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没想到,它如同一颗埋在她心中的种子,虽潜伏很久,却一直活着,遇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母亲的一句话,它就发芽、生长开来。

  丁秋山最终没有能完成那首对他最重要的《天外》,他临去世之前,把两个徒弟以及女儿分别叫进房间,与他们长谈,并嘱咐他们未来一定要分道扬镳。

  丁秋山去世之后,他被葬在了壶瓶山中他最喜欢的一个潭水之畔。那里有一块瀑布,从半山腰落下,瀑布下形成一汪碧玉般的深潭。丁秋山当年很喜欢坐在潭水不远处或抚琴或沉思。如今密林深处的一块空地上有丁秋山的一块墓碑,墓碑上写着:听琴人丁秋山,然后是小字的年月日,听琴人三个字显然颇具深意。

  三个人就此分手,分别离开了丝丽川小镇,天各一方。

  二十年白驹过隙般很快就过去了。壶瓶山的世界却几乎没有变样,依然是小镇宁静,溪流潺潺,白云缠绕,青山永驻。

  在山中的那口深潭旁,一个人走入密林深处,在那块写着“听琴人”的石碑前站定,深深地三鞠躬。山林静默,微风拂动,他回忆着悠悠岁月,眼中不禁泛起泪光。他是施与尘。

  他比原来胖了,面容依然白净。这些年他先在一个音乐学院教书,后来自己出来创办了一个古琴研究会,培养了很多弟子。施与尘不仅古琴技艺精湛,而且为人谦和,很善于和人打交道,他与各门各派常常共同切磋,取长补短,时间一长,施与尘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隐隐有了领袖风范。

  不多久,林中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一个家伙背着旅行包,长发披肩,脸上胡子拉碴地走过来。他是涂笑,手里拎着一瓶酒,走到丁秋山的墓前,他先是三鞠躬,然后打开酒瓶,咕嘟咕嘟把半瓶酒倒进了土地里。

  涂笑蹲在地上看着老师的墓碑,长久之后才说:“老师,我来看您了,您忙不?要不,您先喝两口?”

  “你确定老师爱喝这种酒?”施与尘站在一旁问他。

  “不确定,这是我住的那个小山村里一户人家自酿的,是好酒,想让老师尝尝。”涂笑回过头说。

  涂笑站起身,施与尘走过来和他并肩站着,面对着老师的墓碑。

  “你只差三分钟,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个死约会。”施与尘看看表说。

  “喝酒误事啊,不然我会比你早,这酒,烈——”涂笑晃动着酒瓶说。

  “师妹会来吗?多年没她的音信了。”施与尘叹息一声。

  “随她去吧,来也好,不来也好,只要她过得好就好。”涂笑说。

  “师弟,还弹琴吗?”施与尘这时转过头盯着涂笑问。

  “一天也不敢忘。”涂笑说。

  “太好了,看样子,我们有必要切磋一下了。”施与尘笑着说。

  “愿意之至,我一直等着这一天呢——”涂笑笑嘻嘻地回答道。

  ……

  


 
真实故事计划第三届非虚构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全民故事计划主题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首期全国网络作家在线学习培训班的通知
“小康中国·美好江苏”全国诗歌征集启事
《检察日报》绿海副刊征稿启事
“前海十周年原创诗文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开展2020年省作协会员发展工作的公告
“爱不孤读——青少年文学素养提升计划”第二期中小学生征文启事
首届“黑龙江省文学艺术英华奖”评选启动
《延安日报》“家有老物件”散文征稿启事!
《珠江时报》文艺专版长期征稿启事
塔读文学第二届校园征文大赛
《泰兴日报》“我的书屋·我的梦”征稿启事
第三届中国徐霞客诗歌散文奖征文启事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巴山夜雨诗歌奖”全国征稿活动启事
更多...

琼瑶

闻一多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黄奇帆新论招商引资创新方法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