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袁凌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28        发布时间:[2020-01-12]

  

  1

  “是你害死了他!”

  离开殡仪馆的路上,景伟妈妈忽然冲他的姑姑叫喊起来,神情歇斯底里,我们都吃了一惊。

  姑姑委屈得一言不发。景伟浑身包得严严实实,插着管子在ICU病房里躺到第二十天,已经没有自主呼吸和心跳,脑电波成了一条直线之后,景伟妈妈仍旧不想拔掉管子。是姑姑做主听从了医生的建议。

  也难怪,景伟是独生子女,家里一直领取让人羡慕的每月20块补助费。对于他妈妈来说,接受这个事实是很难的。

  我从小就认识景伟和他的妈妈,一直喊她阿姨。至于景伟爸爸,我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见他们提起过一次,以至于我下意识地觉得景伟是没有爸爸的,直到报考初中时填表格,景伟在父亲那一栏填了“离婚”,被我从他遮住的袖子缝里看见了。我的爸爸妈妈应该是知道景伟爸爸的,他们和邻居们也从来不提起,我想是由于阿姨。

  阿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在市动物园当饲养员,在猛兽区,我们都知道景伟有个喂老虎的妈。虽然她骑车下班回到柏树林以后,只不过是个挎着菜篮子匆匆赶去菜市场的妇女,和我妈妈没有什么两样,我见到她还是有一丝敬畏,似乎闻到一股依稀的凛冽。毕竟喂老虎这么一份职业,就和当腰里别着手枪的警察类似,对于小孩子来说并不寻常。

  有两个周末,我曾经约上个把同学,拉着景伟一起到动物园里去看老虎,暗中也是看看喂老虎的阿姨。有这么一个阿姨,显得我们和其他来动物园游玩的小孩们身份不一样。景伟却没精打采,一点也没有分享我们的兴奋的意思。一路上他都在打退堂鼓,好不容易进了动物园大门,又在猴山和百鸟林磨磨蹭蹭,就是不肯挪脚去猛兽区。他说自己喜欢看猴王和孔雀,不喜欢看老虎。似乎并不是他的妈妈在这里喂老虎狮子,倒像是我们拉着他去看我们自己的妈妈似的。到后来我们只好把景伟扔在百鸟林,自己去看老虎和景伟的妈妈,也说不清我们到底想看的是哪个。

  我们去得早,赶上饲养员提着桶给老虎喂食。隔着铁栅栏我们只能依稀看到影子,不知道是不是轮到景伟的妈妈喂食,我也不敢喊“阿姨”,怕打扰了这个肃穆严重的时刻,闹出乱子,只是把心提到嗓子眼,大气不敢出地听着内室的动静,老虎低沉的嗷呜,有些像猫,或许还有饲养员的轻叱,像喂猪那样轻拍不听话的老虎的脑袋。

  说白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甚至都没有看到阿姨提着空桶从虎山后门出来。去了两次都没瞧见。但离开那里的时候,我们心里仍旧感到极大的满足,似乎参与了一次秘密历险,已经和同班别的小朋友很不一样了。只是景伟不在让我们有些丧气。

  我们回到百鸟林,景伟仍旧待在那里。我发现他仰着头,在对那些鸟儿吹口哨,有一群鸟儿落到了他这方的网罩上来,呼应着他。一看到我们,他立刻住了口,显出有点惶恐的样子来,似乎是被人发现了秘密。

  我忽然想到,景伟不肯去猛兽区,到底是怕老虎,还是怕他妈呢。

  在家里,景伟确实很怕阿姨,比我听话得多。虽然他比我大一岁,个子比我高出半个头,胆子却很小。我们常常去碑林一带玩耍,从柏树林的老街坊走几步就到了城墙根。那时候西安的城墙还没有重修,砖都被扒光了,只剩下光溜溜的夯土垛子,带着大大小小的洞,像蜂窝。大洞大都是河南过来收破烂的人掏出来的,他们在城墙根搭窝棚,城墙洞就成了储藏废品最好的地方。城墙半腰上的洞则可能是筑城时自带的,好多鸟儿在洞里筑巢,成了孩子们觊觎的目标。城墙有点斜坡,手脚利索的男娃可以爬上去,在干着急的大鸟眼皮底下掏出毛茸茸的小鸟,小心翼翼地捧下来,小鸟骨肉没有长全,在手心里软弱无力地叫着。女娃大多只能望着。

  有些男孩子们会玩弹弓,在碑林附近高高的槐树下仰着头闲转,“嘣”的一声石子发射出去,偶尔打下一只鸟来。他们也对着城墙上的鸟洞瞄准,趁着母鸟回巢哺食,无暇分心的时候,一弹弓把母鸟打下来。这样一窝小鸟也就慢慢饿死了。

  景伟从来没有玩过弹弓,他远远躲开那些男孩。他都没有到爬到过城墙顶,这连我都做到过,顺着城门旁边的登城斜坡上去,虽然城墙顶上也只是黄土,远近一望都是灰蒙蒙的,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他也不敢去河南人的洞口探险,顺手偷个瓶子盒子之类。他说是阿姨不让他这样。在外面玩的时候,他总是在担心着妈妈什么时候到家,每一串经过城门洞的自行车铃的“叮当”声,都会让他的眉毛有些跳起来,担心是阿姨骑到了。有时候我觉得景伟很不好玩,不想跟他一起玩;但因为两家住得太近,在学校课桌又挨着,到后来我们还是在一起玩。

  我乐意跟景伟一起玩的原因还有他会吹口哨,学各种鸟儿的鸣叫,惟妙惟肖,让我想起课本里学到的“公冶长”,鸟儿似乎把他当成了同类,忽略了他的外表,被声音逗弄着落到地上,吃我们搁的东西,甚至飞到他的手上来吃食。而我一旦伸手,鸟儿就受惊飞走了,景伟也从来不让我用手拿鸟儿。有时候景伟会站在城墙根下边,吹口哨逗墙洞里的小鸟,逗得它们圆圆的小脑袋在洞口挤成一团,嘴里急切地鸣叫,以为老鸟衔食归来了。

  有一天我们在东方朔墓对面的城墙根下玩,景伟这样做的时候,有只小鸟过于急切,头往洞外伸得太长,加上小鸟头重脚轻,一头从城墙上栽了下来。好在它的翅膀已经长出来一半,一路扑腾着抵消了重力,顺城墙斜坡滑下来,没有受伤。小鸟毛茸茸的,正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两条微红的细腿支撑不起身体,在地上扑棱。

  我走过去拿起了小雀,小雀在我的手掌下瑟缩,能感觉到它火柴一样细小的骨头在发抖。景伟伸手过来接过小雀,小雀在他的手掌里平静下来,他摩挲着小雀,仰头看着城墙的斜坡,上面有一些小洞和别的男孩攀爬蹬出的依稀脚窝。忽然景伟说,他要把这只小鸟送回去,就开始往城墙上爬。

  我呆呆地看着他往上爬去,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行为,简直超出胆大的层次,到了老师在课堂上说的“勇敢”,没想到这个词会落在眼前的景伟身上。他把雀儿揣进衣兜里,手脚并用贴着城墙往上爬,干土扑簌簌地滑落下来,冒起尘烟。我能看到他绷直了踩紧墙窝的脚弓,和露出青筋的手背。他就这样爬到了离地面两个大人高的鸟窝附近,小心翼翼地缩回一只手,从衣兜里掏出小鸟,送到头顶的鸟洞里去。

  景伟准备原路退下来的时候,忽然响起一阵呵斥:“干啥哩!”伴随着一阵自行车铃铛。

  这是阿姨的声音。她通常是从和平门进城的,今天她不知为何,绕道城墙根骑车过来,正好赶上这一幕。

  我有点吓傻了,随着阿姨的呵斥,景伟从城墙上滑落下来,也近于跌落,刮擦出一股浓烈的尘灰,人到了城墙根就摔倒了,蜷缩在地上。

  阿姨的自行车“哐啷”一声摔在地上,赶过去抱住了景伟。景伟的身体弓缩着,抱住自己的一只腿。脸上和身上都是城墙土,黏合着血迹,但看起来小腿更严重。阿姨唤着景伟的小名,景伟没有哭,也没有出声,身上像刚才那只在我掌心里的小鸟一样,微微发抖。

  送到医院检查,景伟脸上和身上擦破的伤不要紧,小腿骨折了。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撂下了不少课程。本来景伟的学习还可以,从那以后就落到后边去了,一直没赶上来。三个月后来上课的时候,他的腿还上着夹板,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去掉夹板之后,腿看起来完全复原了,但我总觉得他走路的时候有点和过去不一样,又看不出是哪里不一样,后来有天一起玩时,我在身后看他走路,忽然明白,受伤之后,他的右腿稍微缩了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除非在身后用心观察,否则根本看不出来。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再也没有开口召唤过鸟雀,甚至不再到城墙根去玩儿了。我上五年级那年,西安城墙重修,包上了青砖,那些鸟窝和人踩出的脚窝儿全都消失了。城墙变得让人有点儿不认识,但不能不说比起先前要洋气一些了。

  2

  景伟上了一所普通高中,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高三毕业之后,景伟没有考上大学。阿姨办理了病退,让景伟进动物园顶了她的班。

  景伟并没有去接她的班去喂老虎,猛兽区的饲养活计,阿姨交给了一个她手把手教出来的姑娘。景伟分在了百鸟林。动物园从东郊搬到了秦岭脚下,变成了野生动物园,景伟平时住在单位宿舍,回柏树林的日子就更少了。

  我只去野生动物园玩过一次,特意去百鸟林看了一下。这里和在东郊时一样,仍然有一张很大的蒙住天空的网,鸟儿们在大网底下时飞时落。在一排隔成单肩的小平房里,两个饲养员正端着脸盆进出,给这些比较珍贵的热带鹦鹉或者红尾雉鸡分发午餐,盆里是切成片的水果和碗装的杂粮。其中一个是景伟,他分发食物的动作不紧不慢,那些鸟儿不远不近地跟他保持着距离,似乎彼此全不相干,只是被动地完成各自的角色。

  我敲着玻璃跟景伟打了个招呼,他抬起头来,认出我之后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有点尴尬。我摆摆手走开了,让他安心干活,心想这应该算一份适合他的工作,阿姨的这次安排还是不错的。只是他身上那种说鸟语的天赋,似乎完全消失了,或许是从城墙跌下来那一次吓忘了。

  阿姨的下一次安排是景伟的婚事。她介绍给景伟的对象是当年自己的徒弟——那个猛兽区的女饲养员。

  在景伟的婚礼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她。那时刚刚时兴长裙曳地式的婚纱,在头纱和首饰包裹中,她的脸搽得微红,看起来和别的新娘子没有什么不一样。景伟穿上西装也还像模像样的,我有些下意识地去看他的右脚,经过这么多年终于完全恢复了,没有任何让人担心的地方。倒是阿姨显得有点拘谨,作为家长她只是一个人,而新娘子那边有两个,在家长发言的时候她啰啰嗦嗦地说了几句,听不出什么条理,一点没有童年的我心目中那种风采。似乎她身上那股凛然的气息大半减退了。

  听说景伟是在长安区买的婚房,这样两口子上班都能近一些,价钱也便宜。几年之后,景伟难得地回了一趟柏树林,和母亲大吵了一架,从屋里一直吵到街道上,整个街坊都听见了。原来景伟那个当猛兽区饲养员的老婆出了轨,景伟想要离婚,阿姨不让他离,因此吵翻了。

  老婆出轨的对象是野生动物园的一个保安。饲养员需要轮流在园区值班,保安也要值班巡逻,百鸟林的轮换值班时间和猛兽区不一样,慢慢地就有风声传出来。有一天景伟特意晚上回到了野生动物园,在老虎笼子后面的值班室里捉到了叠在一起的老婆和保安。景伟正要扯那个保安,谁知道老婆把被子一掀,光着身子在单人床上站起来说,吴景伟,你就配养个鸟,有啥资格来捉奸,自己的鸟不行,占着窝进不了洞,还不让别人来了。

  景伟只是浑身抖动说不出话来,这一幕正好被巡查的其他保安看见了,事情弄到不可收场,保安被园区开除,景伟也提出离婚。阿姨不同意的理由是,保安已经被开除,跟媳妇不可能有啥来往了,自己好不容易给景伟相中这么个媳妇,不能落得人财两空。母子俩吵得很凶,阿姨又恢复了当年凛然的气概,声音完全盖过了儿子。但是向来顺从母亲的景伟这一次铁了心,非要离婚,最后愤然离去。

  这件事情和古城内迟迟未来的拆迁一样,一段时间成了街坊的谈资,很多在偏远的野生动物园里发生的细节,被人们一点点地还原出来,似乎大家都曾亲眼目睹。景伟的鸟到底行不行,成了最让人感兴趣的话头,除了女饲养员的那句话,他结婚几年没有孩子,似乎也成了一种佐证。这些闲话又随时光一点点地消逝,因为景伟离开了野生动物园,再没在柏树林出现过,长安的房子也卖掉了,连阿姨都搞不清他去了什么地方。他不跟母亲、同学和任何人联系,完全从世上消失了。

  好几年以后,我在西咸新区坐一趟很偏远的无人售票公交车,上车后发现司机很像景伟。他体型瘦了不少,从后面看去,鬓角脸颊的线条也有一些变化,但我仍旧确认是他。和那次在百鸟林参观一样,我没有跟他打招呼,他忙着开车,也许刚才上车时他也没有瞧见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一行的,公交车开得匀速平稳。下车的时候前车停得有些急,他也跟着踩了一脚刹车。这时我忽然感觉,他腿部的毛病并没有完全好,这一脚刹车的力道开始有些轻,后来又稍重了一点,我在车门边稍稍晃了一下,他从监控里可能也看到了。一个人照顾一辆车,不是个轻省活。

  ……

  


 
真实故事计划第三届非虚构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全民故事计划主题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首期全国网络作家在线学习培训班的通知
“小康中国·美好江苏”全国诗歌征集启事
《检察日报》绿海副刊征稿启事
“前海十周年原创诗文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开展2020年省作协会员发展工作的公告
“爱不孤读——青少年文学素养提升计划”第二期中小学生征文启事
首届“黑龙江省文学艺术英华奖”评选启动
《延安日报》“家有老物件”散文征稿启事!
《珠江时报》文艺专版长期征稿启事
塔读文学第二届校园征文大赛
《泰兴日报》“我的书屋·我的梦”征稿启事
第三届中国徐霞客诗歌散文奖征文启事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巴山夜雨诗歌奖”全国征稿活动启事
更多...

琼瑶

闻一多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黄奇帆新论招商引资创新方法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