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50        发布时间:[2018-08-02]

  曹禺中国杰出的现代话剧剧作家,原名万家宝,汉族,祖籍湖北潜江。1934年曹禺的话剧处女作《雷雨》问世,曹禺先生也因此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

                                                                       

   《雷雨》节选

  第一幕

  开幕时舞台全黑,隔十秒钟,渐明。

  景--大致和序幕相同,但是全屋的气象是比较华丽的。这是十年前一个夏天的上午,在周宅的客厅里。

  壁龛的帷幔还是深掩着,里面放着艳丽的盆花。中间的门开着,隔一层铁纱门,从纱门望出去,花园的树木绿荫荫地,并且听见蝉在叫。右边的衣服柜,铺上一张黄桌布,上面放着许多小巧的摆饰,最显明的是一张旧相片,很不调和地和这些精致东西放在一起。柜前面狭长矮几,放着华贵的烟具同一些零碎物件。右边炉上有一个钟同话盆,墙上,挂一幅油画。

  炉前有两把圈椅,背朝着墙。中间靠左的玻璃柜放满了古玩,前面的小矮桌有绿花的椅垫,左角的长沙发不旧,上面放着三四个缎制的厚垫子。沙发前的矮几排置烟具等物,台中两个小沙发同圆桌都很华丽,圆桌上放着吕宋烟盒和扇子。

  所有的帷幕都是崭新的,一切都是兴旺的气象,屋里家俱非常洁净,有金属的地方都放着光。屋中很气闷,郁热逼人,空气低压着。外面没有阳光,天空灰暗,是将要落暴雨的神气。

  开幕时,四凤在靠中墙的长方桌旁,背着观众滤药,她不时地摇着一把蒲扇,一面在揩汗, 鲁贵(她的父亲)在沙发旁边擦着矮几上零碎的银家俱,很吃力地;额上冒着汗珠。

  四凤约有十七八岁,脸上红润,是个健康的少女,她整个的身体都很发育,手很白很大,走起路来,过于发育的乳房很明显地在衣服底下颤动着。她穿一件旧的白纺绸上衣,粗山东绸的裤子,一双略旧的布鞋。她全身都非常整洁,举动虽然很活泼,因为经过两年在周家的训练,她说话很大方,很爽快却很有分寸。她的一双大而有长睫毛的水凌凌的眼睛能够很灵敏地转动,也能敛一敛眉头,很庄严地注视着。她有大的嘴,嘴唇自然红艳艳的,很宽,很厚,当着她笑的时候,牙齿整齐地露出来,嘴旁也显着一对笑涡,然而她面部整个轮廓是很庄重地显露着诚恳。她的面色不十分白,天气热,鼻尖微微有点汗,她时时用手绢揩着。她很爱笑,她知道自己是好看的,但是她现在皱着眉头。

  她的父亲--鲁贵--约莫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神气萎缩,最令人注目的是粗而乱的眉毛同肿眼皮。他的嘴唇,松弛地垂下来,和他眼下凹进去的黑圈,都表示着极端的肉欲放纵。他的身体较胖,面上的肌肉宽驰地不肯动,但是总能卑贱地谄笑着,和许多大家的仆人一样。

  他很懂事,尤其是很懂礼节,他的被略有些伛偻,似乎永远欠着身子向他的主人答应着“是 ”。他的眼睛锐利,常常贪婪地窥视着,如一只狼;他是很能计算的。虽然这样,他的胆量不算大;全部看去,他还是萎缩的。他穿的虽然华丽,但是不整齐的。现在他用一条布擦着东西,脚下是他刚擦好的黄皮鞋。时而,他用自己的衣襟揩脸上的油汗!(喘着气)四凤!

  四 (只做听不见,依然滤她的汤药)

  贵 四凤!

  四 (看了她的父亲一眼)喝,真热,(走向右边的衣柜旁,寻一把芭蕉扇,又走回中间的茶几旁听着。)

  贵 (望着她,停下工作)四凤,你听见了没有?

  四 (厌烦地,冷冷地看着她的父亲)是!爸!干什么?

  贵 我问你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了么?

  四 都知道了。

  贵 (一向是这样为女儿看待的,只好是抗议似地)妈的,这孩子!

  四 (回过头来,脸正向观众)您少说闲话吧!(挥扇,嘘出一口气)呀!天气这样闷热 ,回头多半下雨。(忽然)老爷出门穿的皮鞋,您擦好了没有?(拿到鲁贵面前,拿起一只皮鞋不经意地笑着)这是您擦的!这么随随便便抹了两下,--老爷的脾气您可知道。

  贵 (一把抢过鞋来)我的事不用不管。(将鞋扔在地上)四凤,你听着,我再跟你说一遍,回头见着你妈,别望了把新衣服都拿出来给她瞧瞧。

  四 (不耐烦地)听见了。

  贵 (自傲地)叫她想想,还是你爸爸混事有眼力,还是她有眼力。

  四 (轻蔑地笑)自然您有眼力啊!

  贵 你还别忘了告诉你妈,你在这儿周公馆吃的好,喝的好,几是白天侍候太太少爷,晚上还是听她的话,回家睡觉。

  四 那倒不用告诉,妈自然会问你。

  贵 (得意)还有?啦,钱,(贪婪地笑着)你手下也有许多钱啦!

  四 钱?

  贵 这两年的工钱,赏钱,还有(慢慢地)那零零碎碎的,他们……

  四 (赶紧接下去,不愿听他要说的话)那您不是一块两块都要走了么?喝了!赌了!

  贵 (笑,掩饰自己)你看,你看,你又那样。急,急,急什么?我不跟你要钱。喂,我说,我说的是--(低声)他--不是也不断地塞给你钱花么?

  四 (惊讶地)他?谁呀?

  贵 (索性说出来)大少爷。

  四 (红脸,声略高,走到鲁贵面前)谁说大少爷给我钱?爸爸,您别又穷疯了,胡说乱道的。

  贵 (鄙笑着)好,好,好,没有,没有。反正这两年你不是存点钱么?(鄙吝地)我不是跟你要钱,你放心。我说啊,你等你妈来,把这些钱也给她瞧瞧,叫她也开开眼。

  四 哼,妈不像您,见钱就忘了命。(回到中间茶桌滤药)。

  贵 (坐在长沙发上)钱不钱,你没有你爸爸成么?你要不到这儿周家大公馆帮主儿,这两年尽听你妈妈的话,你能每天吃着喝着,这大热天还穿得上小纺绸么?

  四 (回过头)哼,妈是个本分人,念过书的,讲脸,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叫人家使唤。

  贵 什么脸不脸?又是你妈的那一套!你是谁家的小姐?--妈的,底下人的女儿,帮了人就失了身份啦。

  四 (气得只看父亲,忽然厌恶地

  )爸,您看您那一脸的油,--您把老爷的鞋再擦擦吧。

  贵 (汹汹地)讲脸呢,又学你妈的那点穷骨头,你看她!跑他妈的八百里外,女学堂里当老妈:为着一月八块钱,两年才回一趟家。这叫本分,还念过书呢;简直是没出息。

  四 (忍气)爸爸,您留几句回家说吧,这是人家周公馆!

  贵 咦,周公馆挡不住我跟我女儿谈家务啊!我跟你说,你的妈……

  四 (突然)我可忍了好半天了。我跟您先说下,妈可是好容易才会一趟家。这次,也是看哥哥跟我来的。您要是再给她一个不痛快,我就把您这两年做的事都告诉哥哥。

  贵 我,我,我做了什么啦?(觉得在女儿面前失了身份)喝点,赌点,玩点,这三样,我快五十的人啦,还怕他么?

  四 他才懒得管您这些事呢!--可是他每月从矿上寄给妈用的钱,您偷偷地花了,他知道了,就不会答应您!

  贵 那他敢怎么样,(高声地)他妈嫁给我,我就是他爸爸。

  四 (羞愧)小声点!这没什么喊头。--太太在楼上养病呢。

  贵 哼!(滔滔地)我跟你说,我娶你妈,我还抱老大的委屈呢。你看我这么个机灵人,这周家上上下下几十口子,那一个不说我鲁贵刮刮叫。来这里不到两个月,我的女儿就在这公馆找上事;就说你哥哥,没有我,能在周家的矿上当工人么?叫你妈说,她成么?--这样,你哥哥同你妈还是一个劲儿地不赞成我。这次回来,你妈要还是那副寡妇脸子,我就当你哥哥的面不认她,说不定就离了她,别看她替我养女儿,外带来你这个倒霉蛋哥哥。

  四 (不愿听)爸爸。

  贵 哼,(骂得高兴了)谁知道那个王八蛋养的儿子。

  四 哥哥哪点对不起您,您这样骂他干什么?

  贵 他哪一点对得起我?当大兵,拉包月车,干机器匠,念书上学,那一行他是好好地干过?好容易我荐他到了周家的矿上去,他又跟工头闹起来,把人家打啦。

  四 (小心地)我听说,不是我们老爷先觉矿上的警察开了枪,他才领着工人动的手么?

  贵 反正这孩子混蛋,吃人家的钱粮,就得听人家的话,好好地,要罢工,现在又得靠我这老面子跟老爷求情啦!

  四 您听错了吧;哥哥说他今天自己要见老爷,不是找您求情来的。

  贵 (得意)可是谁叫我是他的爸爸呢,我不能不管啦。

  四 (轻蔑地看着她的父亲,叹了一口气)好,您歇歇吧,我要上楼跟太太送药去了,(端起了药碗向左边饭厅走)。

  贵 你先停一停,我再说一句话。

  四 (打岔)开午饭,老爷的普洱茶先泡好了没有?

  贵 那用不着我,他们小当差早伺候到了。

  四 (闪避地)哦,好极了,那我走了。

  贵 (拦住她)四凤,你别忙,我跟你商量点事。

  四 什么?

  贵 你听啊,昨天不是老爷的生日么

  ?大少爷也赏给我四块钱。

  四 好极了,(口快地)我要是大少爷,我一个子也不给您。

  贵 (鄙笑)你这话对极了!四块钱,够干什么的,还了点帐,就干了。

  四 (伶俐地笑着)那回头你跟哥哥要吧。

  贵 四凤,别--你爸爸什么时候借钱不还帐?现在你手上方便,随便匀给我妻块八块好么?

  四 我没有钱。(停一下放下药碗)您真是还帐了么?

  贵 (赌咒)我跟我的亲生女儿说瞎话是王八蛋!

  四 您别骗我,说了实在的,我也好替您想想法。

  贵 真的?--说起来这不怪我。昨天那几个零钱,大帐还不够,小帐剩点零,所以我就耍了两把,也许赢了钱,不都还了么?谁知运气不好,连喝带赌,还倒欠了十来块。

  四 这是真的?

  贵 (真心地)这可一句瞎话也没有。

  四 (故意揶揄地)那我实实在在地告诉您,我也没有钱!(说毕就要拿起药碗)。

  贵 (着急)凤儿,你这孩子是什么心事?你可是我的亲生孩子。

  四 (嘲笑地)亲生的女儿也没法把自己卖了,替您老人家还赌帐啊?

  贵 (严重地)孩子,你可明白点,你妈疼你,只在嘴上,我可是把你的什么要紧的事情,都处处替你想。

  四 (明白地,但是不知他闹的什么把戏)你心里又要说什么?

  贵 (停一停,四面望了一望,更近地逼着四凤,佯笑)我说,大少爷常更我提过你,大少爷他说--

  四 (管不住自己)大少爷!大少爷!您疯了!--我走了,太太就要叫我呢。

  贵 别走,我问你一句,前天!我看见大少爷买衣料,--

  四 (沉下脸)怎么样?(冷冷地看着鲁贵…

  贵 (打量四凤周身)嗯--(慢慢地拿起四凤的手)你这手上的戒指,(笑着)不也是他送给你的么?

  四 (厌恶地)您说话的神气真叫我心里想吐。

  贵 (有点气,痛快地)你不必这样假门假事,你是我的女儿。(忽然贪婪地笑着)一个当差的女儿,收人家点东西,用人家一点钱,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这不要紧,我都明白。

  四 好吧,那么您说吧,究竟要多少钱用。

  贵 不多,三十块钱就成了。

  四 哦,(恶意地)那您就跟这位大少爷要去吧。我走了。

  贵 (恼羞)好孩子,你以为我真装糊涂,不知道你同这混帐大少爷做的事么?

  四 (惹怒)您是父亲么?父亲有跟女儿这样说话的么?

  贵 (恶相地)我是你的爸爸,我就要管你。我问你,前天晚上--

  四 前天晚上?

  贵 我不在家,你半夜才回来,以前你干什么?

  四 (掩饰)我替太太找东西呢。

  贵 为什么那么晚才回家?

  四 (轻蔑地)您这样的父亲没有资格来问我。

  p>

  贵 好文明词!你就说不上你上哪去呢。

  四 那有什么说不上!

  贵 什么?说!

  四 那是太太听说老爷刚回来,又要我检老爷的衣服。

  贵 哦,(低声,恐吓地)可是半夜送你回家的那位是谁?坐着汽车,醉醺醺,只对你说胡话的那位是谁呀?(得意地微笑)。

  四 (惊吓)那,那--

  贵 (大笑)哦,你不用说了,那是我们鲁家的阔女婿!--哼,我们两间半破瓦房居然来了坐汽车的男朋友,找为这当差的女儿啦!(突然严厉)我问你,他是谁?你说。

  四 他,他是--

  [鲁大海进--四凤的哥哥,鲁贵的半子--他身体魁伟,粗黑的眉毛几乎遮盖他的锐利的眼,两颊微微地向内凹,显着颧骨异常突出,正同他的尖长的下巴,一样地表现他

  的性格的倔强。他有一付大而薄的嘴唇,正和他的妹妹带着南方的热烈的,厚而红的嘴唇成强烈的对照。他说话微微有点口吃,但是在他感情激昂的时候,他词锋是锐利的。现在他刚从六百里外的煤矿回来,矿里罢了工,他是煽动者之一,几月来的精神的紧张,使他现在露出有点疲乏的神色,胡须乱蓬蓬的,看上几乎老得像鲁贵的弟弟,只有逼近地观察他,才觉出他的眼神同声音,还正是同他妹妹一样年轻,一样地热,都是火山的爆发,满蓄着精力的白热的人物。他穿了一件工人的蓝布褂子,油渍的草帽在手里,一双黑皮鞋,有一只鞋带早不知失在那里。进门的时候,他略微有点不自在,把胸膛敞开一部份,笨拙地又扣上一两个扣子,他说话很简短,表面是冷冷的。

  大 凤儿!

  凤 哥哥!

  贵 (向四凤)你说呀,装什么哑巴。

  四 (看大海,有意义地开话头)哥哥!

  贵 (不顾地)你哥哥来也得说呀。

  大 怎么回事?

  贵 (看一看大海,又回头)你先别管。

  四 哥哥,没什么要紧的事。(向鲁贵)好吧,爸,我们回头商量,好吧?

  贵 (了解地)回头商量?(肯定一下,在盯四凤一眼)那么,就这样办。(回头看大海,傲慢地)咦,你怎么随便跑进来啦?

  大 (简单地)在门房等了半天,一个人也不理我,我就进来啦。

  贵 大海,你究竟是矿上大粗的工人,连一点大公馆的规矩也不懂。

  四 人家不是周家的底下人。

  贵 (很有理由地)他在矿上吃的也是周家的饭哪。

  大 (冷冷地)他在哪儿?

  贵 (故意地)他,谁是他?

  大 董事长。

  贵 (教训的样子)老爷就是老爷,什么董事长,上我们这儿就得叫老爷。

  大 好,你跟我问他一声,说矿上有个工人代表要见见他。

  贵 我看,你先回家去。(有把握地)矿上的事有你爸爸在这儿替你张罗。回头跟你妈、妹妹聚两天,等你妈去,你回到矿上,

  事情还是有的。

  大 你说我们一块儿在矿上罢完工,我一个人要你说情,自己再回去?

  贵 那也没有什么难看啊。

  大 (没他办法)好,你先给我问他一声。我有点旁的事,要先跟他谈谈。

  四 (希望他走)爸,你看老爷的客走了没有,你再领着哥哥见老爷。

  贵 (摇头)哼,我怕他不会见你吧。

  大 (理直气壮)他应当见我,我也是矿上工人的代表。前天,我们一块在这儿的公司见过他一次。

  贵 (犹疑地)那我先跟你问问去。

  四 你去吧。(鲁贵走到老爷书房门口)

  贵 (转过来)他要是见你,你可少说粗话,听见了没有?(鲁贵很老练地走着阔当差步伐,进了书房)。

  大 (目送鲁贵进了书房)哼,他忘了他还是个人。

  四 哥哥,你别这样说,(略顿,嗟叹地)无论如何,他总是我们的父亲。

  大 (望着四凤)他是你的,我并不认识他。

  四 (胆怯地望着哥哥,忽然想起,跑到书房门口,望了一望)你说话顶好声音小点,老爷就在里面旁边的屋子里呢!

  大 (轻蔑地望着四凤)好。妈也快回来了,我看你把周家的事辞了,好好回家去。

  四 (惊讶)为什么?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