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72        发布时间:[2019-12-27]


  我的父亲是一位极普通的农民,没进过学堂,是真正的文盲。但父亲心地善良,中国农民的优良传统在他的身上全部体现。

  我母亲去世的早,母亲去世的时候我12岁,弟弟7岁,5岁,是父亲又当爹又当娘将我们拉扯大。在那个物资还不丰富的年代,一个大男人要面对上有老(爷爷),下有小(我们哥仨)老少三辈,五条光棍的生活局面,付出的心血及艰辛是难以用文字叙述的。

  我出生在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的小山村,我20岁的时候才通电,没电的地方可以想像生活贫困的程度。在我的记忆中,白天父亲不论在生产队干什么样重的农活,晚上到家吃过晚饭都得抱碾杆碾出第二天一家人吃的米或面,用人力推动几百斤重的碾砣子,每碾10斤玉米用时得30分钟,现在我一想那情景腿都打飙。抱碾杆碾面可是一项累人的活。

  父亲虽然自己没进过学堂,却十分支持我读书。在当时,人们对读书的认识还不高,好多家庭的孩子都早早失学了,我母亲去世后曾有乡亲给父亲出主意:“你家老大别念书了,12了,也不小了,在家给你们做点饭,看家,一家人也都省事了。屯子里自古到今没有谁家的孩子靠读书出息了?(乡亲说的也有道理,在我上大学之前,我们村没出过大学生。)不论在哪儿读书,早晚都得回来顺垄沟找豆包。”父亲的回答让那位乡亲无地自容:“我这辈子没上过学,睁眼瞎,我可不让我孩子像我一样,我不但要供他上小学,中学,他要是能上大学,砸锅卖铁我都供。”父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年代的冬天不知道怎么那样冷。滴水成冰、北风呼啸等好多词语现在的孩子都没有体现。其实想想原因很简单:就那时候穿的太单薄,有一件棉袄就不错了,那时候买什么都得用票,一个人一年发21.5尺布的票,2斤棉花票,谁家也不能多买。父亲心疼我,为了我不挨冻,连续多日几乎通霄地给皮匠出苦力——铲皮子。第二天眼窝凹陷,眼球布满血丝。为的只是让皮匠用边角余料给我做一副羊皮套袖子,我冬天从没冻过手。在我身上,父亲的心比针都细。

  那个年代家家都很困难,虽然我家没有女人,但父亲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哥仨个穿得干净体面,每年都是早早地求姑姑为我们做好冬装。我和弟弟从没出现过因棉衣不及时而挨冻。天刚冷我就能穿上新棉衣。我多次听多位邻居夸父亲:看人家这光棍堂家的孩子,总都穿得体统的,多少有妈的孩子都比不上。

  那个年代好多同学会因家长不给钱买笔、本等学习用具哭鼻子。我从没有过。只要我的学习用品用没了,父亲总会及时给我钱,父亲利用为生产队牧牛的机会,通过刨药材、捡羊毛,尽可能的创收,父亲的小箱子里总都会有我学习用的零花钱。

  父亲有一双让人羡慕的大手,但他在呛人的煤油灯下曾为我和弟弟补过鞋。那双大手,拿起针来真不知道有多别扭,也不知道被扎过多少次,直到我们睡着了他还在忙碌,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流。日子久了,那双大手也练得灵巧了。

  在我们家,父亲同我们说话从来都是慢声慢语的,好多的时候非常像妈妈。听邻居讲:父亲说:没妈的孩子心焦,要是总同他们喊叫,会吓着孩子。

  父亲打过我一次,让我记一生,现在想想那次我实在是该打,父亲打的对。

  其实还真的不是因为什么大事。那是一个初冬的早晨,学校头一天要求每人带10斤柴禾引炉子。放学回家我与同学们一起玩打尜就将拾柴禾的事忘了。要上学走,收拾书包才看到带柴禾的纸条,我是班长,如果班长不带头带柴禾那显得多没面子,我还不好意思从家的柴禾垛上拿,老师号召的时候也要求同学自己捡。老师说的话就是圣旨,没有孩子敢违犯,不听老师的话感觉就是大逆不道。没有柴禾我背着书包在大门口站着不走了,想从家拿还怕父亲生气。在大门口站了好一会,父亲出来看到了我,感觉很稀奇,每天都按时上学的我今天怎么没走。父亲来到我身边,问我没上学的原因,我没好意思说没捡柴禾不好意思上学了,我没说话,只低下了头。父亲说:快走吧,再不走就迟到了。父亲进屋了,过一会,父亲从屋里出来见我还没走,父亲这次可来气了,走到我近前,大声的问我怎么没上学,我说:我没捡柴禾,学校让带柴禾,父亲一听来气了,这这么点小事,你还在这站着,柴火堆的柴禾你随便抱。我站着那没动。父亲信手拿起柴禾堆旁边的笆子,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下子,我一下子就趴那了,一股尿尿到裤子里了。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也是唯一一次,父亲的一笆子,让我从那天起养成了每天上床前都要想一下这一天还有哪些事没办,是什么原因,如果是懒惰造成的,就是不睡觉也要做完。

  没读过书的父亲最能理解读书的重要。我没按时上学挨过一笆子,疼在肌肤,记在心里。我也养成了办事利落的好习惯。在父亲精心教导下,我成为了我们屯第一位大学生,那时候父亲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父亲70岁时,他老人家突然患病与世长辞了。我们失去了一个好父亲,我们都非常怀念他!

  几番梦回,“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悲凉之感,偶尔充斥我的内心,父亲节到了,天国的父亲,您可好?

  爸爸:我多想让您再打我一笆子。您打的笆子让人清醒,让人认清方向,特别是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今天,你的笆子就是指路明灯,照耀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会快马加鞭不停脚,齐心协力永向前。

  如果有来世,您还做我的父亲,在我犯错误的时候,您还打我,我会永远感谢您!我的好父亲!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草堂》诗刊: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 全国抗疫诗歌征稿启事
第二届广东省优秀电影剧本开始征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70周年社庆征集启事
“我与《北京文学》”主题征集活动启事
第三届草堂诗歌奖启动,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启事|寒假了,可写的事情还真不少!
《科幻画报》征稿启事:我和新年有个约会
更多...

朱自清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晨鸣一举拿下150家大客户,明年产量或突破600万吨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