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5        发布时间:[2019-12-27]


  一、

  哄孙子每天面对的是无数次的帮助孩子收拾玩具,现在的孩子玩具也太多了,好多我都叫不出名字。现在的孩子们真幸福。我出生的时候共和国才几岁,那时候人民的生活还不富有,特别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孩子们,从小就在土里泥里玩耍,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在跌跌撞撞中成长,回忆一下童年的生活,想起了好多有趣的事。

  1、滚铁环

  滚铁环是我童年玩的时间最多的玩具。说是玩具,其实就是将一根60厘米长的粗铁线的一个头弯成一个u字型,一头弯成一个手柄状,握手柄端用u字型推一个直径30多厘米的圆铁环。不用学,玩上就会。玩法很简单,推着跑就可以了,伴着粗铁线与铁环间摸擦发出清脆的哗哗声,特别是多人在一起的时候,犹如一曲流行的钢管舞曲。

  熟能生巧。玩铁环久了,我们也玩出不少的新花样。

  考验个人的平衡能力,在操场上比谁推得最慢;为考验综合素质,向后退着推,还可分为快退和慢退两种形式.现在想想真挺好玩.

  童年山区没有那么多的铁环,铁环的来源多是做木桶的铁箍,但一家一对木桶6道箍缺一可,为了能有一铁环,儿时还真的干过一件坏事,将邻居王家放井旁的木桶铁箍给砸了下来一个,为了怕被人家发现,埋在我家的柳树下,过了好多天,我感觉没事了,才拿出来玩,父亲看到了,问我铁环的来历,我支支吾吾,父亲生气了,给了我脖溜子,我说出了实情,父亲拽着我去王家给人家陪礼道歉。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干过损人利己的事。我也常常用我挨打的故事教育我的孩子们。

  2、打尜

  打尜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比较多的玩具.不过打尜有一定的危险性,在学校老师不让玩.谁上学带尜被老师发展挨批评是在所难免.

  打尜说起来也很简单:尜是用木头做的,三寸来长,两头尖,中间粗,鸡蛋粗细。嘎板是一寸左右厚,一尺多长木板或木棒,木板手柄那端窄一点.玩法就是在一个平坦宽阔的场地边上划1米见方的框为城,把尜放在城中央,打尜尖,当尜蹦起来用力击打,尜飞出的距离越远越好。好象是现在的棒球.通常伙伴们要分为两伙.依石头、剪子、布为确定攻防。攻方在打击的时候被防守方将尜在空中接住攻击者就为失败.要换下一个攻击手。落地后,攻方要要帐,所谓的账就是尜落地的地方距城边有多少尜板,一板为一尺.自己估数,攻方出的数守方认可就为成绩,而为了惩罚守方的选手,要在尜落地的地方单脚蹦,另一个腿的腋窝里夹着尜,蹦到城里,半路上尜掉了要罚用头顶着单脚蹦,再掉要罚将眼睛蒙上头顶着蹦,攻方还可以用尜板打抬着的脚的脚心.尽可能多的惩罚对方.以双方累计得丈多为胜.如果守方不认可,可用尜板量,够,攻方得分,不够,攻方选手为失败者,出局,换人,一方的选手全部出局换攻防队.要账时防守方认可,防守方向城里掷尜,如果进城,攻击方选手出局,反之,攻击方继续打,要账。

  打尜时常出事:一是在空中快速飞行的硬家伙落地时不注意打在防方人的头上脸上,常常是出血起包,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差,人们的自我保护意识也不强,出血不多的时候抓一把土往上一抹就是最好的包扎;美其名曰:土能止血。不少的时候,较为顽皮的小伙伴出点血不再乎,你出你的,我玩我的.玩完了,多数的时候是天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才散伙,而散伙的时候受伤的小伙伴常常是满脸都是血,再加上点汗水冲刷,东一块、西一块,活脱脱一个五花脸。

  有时候稍不注意,攻方还可能尜板出手或用力过猛,收不住手,尜板打在周围看热闹人的身上、脸上,也会出大事。一次邻居满上因大安的一尜板现在说是打休克了好一会。要是在现在,非得打120,去医院不可。可是那个时候,谁都没招急。醒了,爬起来。晃了晃身子。说了声:没事,继续玩。

  3、捉迷藏

  其实,捉迷藏是我童年玩的最多的娱乐项目。玩捉迷藏是我的强项。在冬天为了逃避小朋友们追赶,趁其不备,偷着钻到生产队的草屋子里,将自己用草埋了起来,草屋子是不让进的,要是让饲养员发现轻则是一顿骂,重了得挨一顿料叉子.小朋友们怎么也没想到我能藏那,找了好长时候,最后是集体喊话让我出来,他们认输才罢休。

  4、“偷桃”

  桃儿熟了的季节,在儿时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其实农家家家都有桃树,都有桃儿,谁都不缺桃儿吃,但在那个年代,没电视、没广播,每天晚上为了取乐,要上演“偷桃”的把戏。“偷桃”有不少的时候是对某些小心眼人家的惩罚。

  晚饭后的我们10几个岁数差不多的小朋友聚到一块,商量当晚吃谁家的桃儿。这个时候有人会说谁家的桃儿好吃,但主人心眼小,不让吃。我们会分工,几个人去其家以借东西或有什么事为借口先去,分散主人的注意力,其他人乘机偷偷爬上主人家的树上,天黑后下手。有时候主人感觉纳闷,这几个孩子平时不来,今天怎么来这么多,会加重对桃树的看管,这时我们就会在树上静静的藏着。只到主人回屋为止。当主人在树下时最怕“水箱开锅”,实在不行就在树上方便,要是浇着主人,一顿臭骂在所难免。但那个年代不实行计划生育,谁家都有一帮孩子。又有谁家的孩子不淘气?骂一顿也就算了。

  那个时候“偷桃”也是纯扯蛋,上一回树根本也摘不了几个。主要是没地方放。如果是偷一个黄瓜、香瓜什么的可以把上衣扎在裤子里,往里装.桃儿有不可能往衣服里装的,不然桃毛会将你痒痒死。

  5、拾柴草

  拔蒿子:蒿子,北方一种常见的野草,植株有药用,屠呦呦研制的青蒿素就是从蒿子中提取的。在我们地区有民谚:三月茵陈四月蒿,五方六月当柴烧。立秋之后,将能做烧柴用的荒山野地里的蒿子等拔下来,晒干后背回家。好多家庭都垛成很大的垛,在山村好多时候谁家的柴禾垛大小,从一个方面告诉世人这家主人是否勤劳。青蒿植株比较高大,根系很发达,很搞旱,那玩样旱年头拔着很吃力;再有就是往家背的时候背少了觉得不够本,背多了嘞得肩膀子都是沟,很痛。

  拖大笊:可不是个好活。就是待野草枯黄的时候,用肩拖着一个用由20根8号铁线纺织串联成的近一米宽、一米多长的大笊子,笊杆上还挂着一个用高梁秸纺织的大网兜,俗称笊帘子,将笊子收集到的杂草落叶等放入笊帘子内,直到装满为止.

  拖大笊每搂一帘子少说也得走上1--2千米,一天都得搂10—20帘子.一到晚上真有点上不去炕的感觉。

  现在好了,党的改革开放开放政策让老百姓真正的富了起来。再看看孩子们每天吃的、穿的、玩的,那一样还有我们那个年代的影子?我们的童年故事只能成为现在孩子们的笑料。通过孩子们的笑声,更让我们感到党的伟大光荣!

  二、

  童年有说不完的故事,童年快乐无比。

  我的童年,由于当时我们的国家综合国力还不十分强大,人民的生活水平还比较落后,但谁家都孩子一大帮,用现在的民谣说:高粱米饭,南瓜汤,媳妇一个,孩子一帮。大多是大的哄小的,在父母的呵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

  在我的记忆里,有小孩不冷,酱缸不冷的民谣。那个年代孩子们可没有今天这么多衣物,4——5岁还穿开裆裤子不足为奇。但孩子们的天性——玩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

  玩是孩子的第一要务,但我们的童年缺少玩具,当时的许多玩具都是自己做的,许多玩法现在讲起来都是很有趣的故事。

  我们童年时候,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老师老师别生气,你的学生爱淘气,弹弹球,打“啪叽”,练好弹弓打玻璃。从顺口溜中告诉人们我们当时在玩什么,但怎么玩可不是一句两句话说完的哟!

  在我们那个时候玩的最多的游戏是打“啪叽”。“啪叽”是用纸叠成有一定厚度的三角形或方形的卡片,或是用硬纸板剪成的圆卡片。放在地上互相击打,被打翻者为输。这种游戏只所以叫打“啪叽”(paji)。只是“啪叽”这两个字,很像游戏时发出的声音,因此,称这种游戏为打“啪叽”。其实,文雅的叫法,似乎应该叫打纸牌,但和民间的纸牌游戏又相混淆。所以,打“啪叽”这样的称呼更贴切。

  在印像里,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那个时候,全球还没开始变暖,家家生炉子,谁也没有羽绒服,大棉袄,二棉裤这样的越冬装束。整个冬天就是一身棉衣,大多还是用大人的衣服改做的。有的是上年的,袖口等易损部位补一下,或接出一些,不露棉花就可以了。一进入十一月份,真正的冬天就拉开了序幕,那时候的雪也特别多,常常一觉醒来,推不开门了,因为雪太厚将门堵上了。那年月住的是土屋,房子不高,窗户不大,铺天盖地,沸沸扬扬的大雪,将天与地混为一体,严重的都看不见门窗,只是一个大雪堆。为了保险起见,屋内必须得放一把铁锹,有了一把铁锹不管多大的雪也不怕了。现代好多建筑为了防火都规定门窗必须往外开,而那个时代的土屋门窗都往里开,现在想想就是为了防止大雪封门出不去。那天我记得父亲打开窗户,从窗户挖个洞出去的,爸爸从窗户出去吸引了好奇的我,我穿上衣服也同爸爸一起挖门窗,那是我第一次遇那样大的雪,边干活边背诵毛主席诗词:好一派北国风光.

  那个年代没什么玩具,下大雪天堆雪人、打雪仗可是不错的选择。

  雪停了,体力好的朋友还要结帮去撵野兔,一是大雪天野兔食物不足体力差,另一个原因是雪地上野兔可留下清晰的足迹,可以码踪。还有一个原因是在雪地里长时间的奔跑,兔子的蹄头由于兔子的体温高融化的快,外界寒冷可以冻成一个个大冰坨,跑起来会耗体力.再有就是兔儿有围着一个山头转的习性,从一个地方出发,转了一个大圈还跑回起点,往往在多数人追着跑的时候,在出发点藏着几个人,待兔子再跑回来,再继续追,往往这伙人就可能是兔子的真正杀手。

  那个时候,天气太寒冷了,所以小孩子也常常流鼻涕,打”啪叽”还必须在外面玩,那个时候没有手帕,更没有面巾纸,当鼻涕太长无法控制的时候,袖口就成了现成的手绢,慢慢的许多小朋友的棉袄袖口就会发黑发亮了,但是家长们也没有办法,因为那个时候棉袄无法洗,只能拆,那也需要时间,做一次棉被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我的记忆里,许多孩子都是脏兮兮的,包括我自己,袜子常常是脱了之后就顺手放在枕头底下,第二天再接着穿.洗了第二天干不了,只好光脚丫。在那个年头,光脚丫是没人笑话的,因为大家都心照不宣。心知肚明。哪像现在的孩子们,女孩白雪公主似的,男孩也与小王子差不多。一天是三脱三换。那时候是“梅花鹿去赶集——来去一身皮”.

  虽然记忆中的冬天很冷,没有零食,但是冷的是身体,温暖的却是身心。那个年代的孩子们身处寒冷中,身心却格外温暖快乐!放了学,书包一扔,唤上左邻右舍的小伙伴,打一场热闹的雪仗,堆一个丑陋却又可爱的雪人,打一阵子滑溜儿,再打一阵子冰尜,还有的小朋友在冰上打“啪叽”,用不了多久脑门上的汗水会顺着脖子流下来,结成小小的冰花.尽管北风呼啸,雪花飞舞,寒冷中的孩子们没有一个被冻得发抖,欢笑声却不断地在空旷的大地上荡漾。

  那时的冬天真的很冷,常常出了门,身上就透了,寒风总是从裤腿,脖子无孔不入的伸入到根据地,但打一阵子”啪叽”,功夫不大就忘记了寒冷的存在,那时的孩子是自由的,运动的自由,幻想的自由,也许冬天越寒冷,心里还越高兴呢!因为冷到极致的时候,就要过大年了,那对孩子们而言,是足以战胜一切严寒的寄托和向往.年三十的一盘花生米,一盘排骨土豆就足以让余味绕上一年.所以,孩子们期盼着冷些,再冷些,冷到过年,可穿新衣服,放鞭炮,吃年夜饭.这些在今天孩子看来,已是不值得有丝毫喜悦的东西,每天过着比我们当年过年还要好的日子,对于从那个时代走来的我们。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幸福时光了!

  在外边疯够了,回到家,妈妈早就把炕烧得热乎乎的,生炉子的时候,顺手在炉膛底下放几个土豆或豆包,在炉火下边烤的土豆或豆包有特殊的滋味,土豆熟了的时候,那叫一个甜,豆包热的时候,那叫一个粘.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比萨,汉堡这些东西。但我知道回到家吃上妈妈烤的美食心里那是真美。

  “啪叽”奢侈一点的是有图案的。这里边也有两种,一种是软一些的,把图案直接印在软纸片上;一种是硬一些的,把图案印在薄纸上,再贴上硬纸壳。软的,由于容易折,扇起来轻飘飘,所以不被孩子喜欢,不流行。

  硬纸板“啪叽”都是圆形的,多数直径是一寸左右,大的直径在二寸左右,我们通常都玩小的。

  我们很喜欢“啪叽”上的图案。图案一般都是古典小说上的人物。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三国演义》里的关公、曹操、周瑜;《水浒》里的宋江、鲁智深、武松;《封神榜》里的姜子牙、土行孙、商纣王;《三侠五义》里的包公、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女人物不多,只有铁扇公主、貂婵、扈三娘、孙二娘、顾大嫂、妲己少数几个。

  “啪叽”简单一点的是用纸叠的。一般用厚一点的纸。有从图画本撕下来的;有用过的练习本本皮的;更讲究的用画报纸。叠成元宝形(其实是梯形)或三角形。这种“啪叽”打起来,“啪叽”、“啪叽”更响更好玩。

  打“啪叽”,一般是两个人玩。

  先用“剪子”、“石头”、“布”来决定谁先打。

  后打的,把自己的一个“啪叽”放到地上。为了增加打的难度,可以用脚抿一个窝,把“啪叽”放到窝里。

  打的用自己的“啪叽”打对方的“啪叽”。

  决定胜负可以用“翻、钻、压”三个字概括。

  翻:就是把对方的“啪叽”打翻,原来图案朝下,现在让它翻过来,或者相反。

  钻:就是把自己的“啪叽”钻进对方的“啪叽”底下。

  这两种方式是打者胜,赢,得到对方的“啪叽”。

  压:就是自己的“啪叽”压在对方的“啪叽”上。压就输了,压的代价就是将打的那张做为赌资送给对方。

  为了能赢,小朋友们想了很多方法。

  比如改进”啪叽”,其实就是改进工具。有把“啪叽”涂蜡的;有把”啪叽”加厚的,甚至几个“啪叽”贴在一起;有把铁片剪成“啪叽”的大小,再将“啪叽”上的图案小心地揭下来,贴在铁片上。

  这时“啪叽”已经不是“啪叽”,而成了“啪叽”头或者称宝。因此,大家用头比试起来,输的,给普通的“啪叽”。

  再比如玩赖。当打“啪叽”的时候,用长袖子带风;或者干脆结开衣扣,用衣襟带风;很容易地把对方的“啪叽”打翻(其实是扇翻的)。当然,这样的结果,是被对方指责为玩赖,或者不玩了,或者弄不好两个孩子打起来。

  “啪叽”、“啪叽”,在学校的操场上,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在田野里,到处能听见这悦耳的声音。“啪叽”打到哪里,孩子们在哪里。胜者欢呼,输者也不气馁。好胜的心态,使孩子们玩个热火朝天。

  那年搞运动,“啪叽”上的图案在四旧之列,因此,有图案的“啪叽”消踪灭迹了,简单的元宝“啪叽”、三角“啪叽”火了。

  现在,有图案的“啪叽”又出现了,不过换了卡通人物。前些日子,我在院里看见有小朋友在玩。我凑了过去,仔细看了看,我熟悉的人物没有了,大概是《哈理·波特》、《机器猫》里的人物,反正我不认识。

  欻嘎拉哈

  嘎拉哈的玩法

  嘎拉哈是满语(galaha),汉语译过来是“骸骨”,也就是膝盖骨的意思。

  欻(chuā)本是象声词,如“欻地一下子”。口语中它变成了动词,而且音也有了变化,变成了chuǎ,形容极快地把嘎拉哈撒开的声音和动作

  满族一般最常使用的是猪嘎拉哈,这是因为满族善养猪,所以比较容易获得猪嘎拉哈,在内蒙古地区较常见的是羊嘎拉哈。

  首先介绍一下嘎拉哈的四个面的叫法。古代称法为:骨分四面,有棱起如云者为珍儿,珍儿背为鬼儿,俯者为背儿,仰者为梢儿。近现代的称呼各地区稍有差异,有的叫珍儿、轮儿、坑儿(凹面)、背儿(凸面),也有珍儿、轮儿、坑儿、肚儿等等吧,大同小异。

  锡伯族“嘎拉哈”的玩法比较正统,花样颇多,并有着美好的传说。史料记载大致有四种玩法。

  (一)歘“嘎拉哈”法

  玩法复杂,技巧难度大。先确定参加人先后的顺序,有连续歘(不犯规连续歘)和轮流(参赛人每人轮流一次),以歘多少为胜负。还有在规定时间内歘多少次决胜负。

  犯规。l、是“动”,即歘时,碰动了其他“嘎拉哈”;2、是“跑”,“头”扔出后,未接住;3、是“漏”,即歘到手的“嘎拉哈”,又从手中漏出去;4、是未按事先规定和技巧歘法等。

  (二)撂法

  先把“嘎拉哈”查出总数或按队、人平均分配后,决定竞赛顺序。场地在居住的炕上。

  第一人先从总数中或平均分配数中拿出三个,用手一撂(即扔),这里就有训练和技巧。撂出一个“增”,收起一个(即赢了一个)。撂出两个“增”,收两个。事先规定,也有撂出两个“增”带“拐”的都可收,叫“增拐”。如撂出三个同样的,叫“宝”,俗称“抱”,可都收。如果先规定带“抢”的,叫抢“宝”,凡参赛的人都可抢收归已,谁抢到是谁的,有时规定撂出“增拐”的也可抢。参赛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以便抢。总数(亦称大堆)“嘎拉哈”撂完了,下一个人继续拿三个撂,不足从自己收的“嘎拉哈”补上。个人所得的“嘎拉哈”补充撂光了,不可再参赛,即自动取消了参赛资格。一直撂到一方输光,或规定时间撂完,以获得多少为胜负。

  (三)指弹法

  弹法,把“嘎拉哈”查清数量后,先确定比赛顺序。每一人双手尽最大能力捧起“嘎拉哈”,撒在场地(炕)上,凡是撂出“增”都可拣出收起来。然后,用手指弹,开始第一把必须选出不同的两个“嘎拉哈”,以后再弹相同的对,弹上任意取一个(也有都收的)。如弹出一个“增”,也叫“增拐”,即全收起来(还有规定必须弹出一对的,否则即为失误),继续弹,一直到未弹上,或弹时动了其他“嘎拉哈”为犯规,或剩余的“嘎拉哈”用手捧起撒在地上,再接第一个人弹法弹。只要剩有“嘎拉哈”,即轮流弹,最后,以获多少为胜负。

  (四)摈法

  摈法,先把“嘎拉哈”放在赛者手中或用“码头”扔起后,用左手心上接住“码头”,再翻手背上,再翻面到手心上,剩多少即收多少。也有的把“嘎拉哈”歘到手心,摈后从手心漏出去了“嘎拉哈”即为失误。还有摈样的,即要“摈”的“嘎拉哈”,在“码头”扔出后,用手搬成同样的若干个起来,再“摈”。

  每队(人)轮流的“摈”,一直到“摈”完。最后,以获得“嘎拉哈”多少为胜负。

  时代在进步,孩子们的玩也有了新的内容,这得让我们感谢我们伟大的党及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让我们为今天的幸福生活歌唱吧!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草堂》诗刊: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 全国抗疫诗歌征稿启事
第二届广东省优秀电影剧本开始征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70周年社庆征集启事
“我与《北京文学》”主题征集活动启事
第三届草堂诗歌奖启动,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启事|寒假了,可写的事情还真不少!
《科幻画报》征稿启事:我和新年有个约会
更多...

朱自清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晨鸣一举拿下150家大客户,明年产量或突破600万吨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