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匪我思存 来源:  本站浏览:186        发布时间:[2018-07-12]

   《当年明月在》节选

   KAO!什么鬼天气!

  八月,故乡本是赏桂花吃月饼的好时节……啊,对不起,码贴的人可能忘了在大宋朝还没有月饼,月饼那种东西要到元未明初才出现哩。反正,八月是秋高气爽,适合出游,适合野餐,适合打打野兔,围围小猎的好日子。

  没想到一过阴山,老天爷竟沉下脸,开始下雪。有没有搞错,下雪!

  更祸不单行的是迷了路!

  迷路耶……

  整整一个月了,不是下雪便是刮风。太阳从来没有升起过,所以东南西北,晕头转向。

  到如今,弹尽粮绝。雪却越下越大,一丝晴的意思都没有。

  一想到如花似玉的杨九小姐就要饥寒交迫,冻死在这茫茫草原里,号称胆儿贼大的杨九她也禁不住要梨花一枝春带雨——若不是想起此时流泪会冻在脸上好难看,真是要放声大哭。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偷偷一个人出京。千不该万不该,更不该一路向北,想追寻嫂嫂姐姐们去军中。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忘记带上那件玄狐大氅。那件好温暖,好时髦的玄狐大氅……

  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理应有位盖世英雄,风度翩翩,脚踩五彩祥云,像紫霞仙子描绘的经典场面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振救她于水深火热……不,是饥寒交迫中呀!

  咦!前面那是什么,好像是马蹄印……真是马蹄印!

  太好了!这样的大雪里,能清晰看到马蹄印,说明这马儿才过去不久……

  一下子来了精神,策马扬鞭,追着蹄印往前。前面的英雄,等等我!

  又看到一路马蹄印,咦!这样杂乱,不止一匹马呢!

  兴致勃勃,继续前进!

  马蹄印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到最后密密迭迭,根本分不出蹄印来了。天哪!这样的大队人马,不会是强盗吧!

  正思忖间,突然惊天动地一声:“呜——”

  号角!惊天动地的数十号角齐鸣。策马奔上山头,山下一切尽收眼底,天哪!

  背风的山坡下,密密麻麻,全是营帐。一个连一个,像夏天被蚊子咬出的包包。不对,是像厨房里晒在筛子里的绿豆,一颗挤着一颗。

  又惊又喜身子晃一晃,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不会否极泰来,正好碰上咱大宋朝的大营吧!

  这运气也太好了!好了,从今后就有吃有穿,可以解决温饱问题,顺便上上战场杀杀敌,立个功建个业什么的。

  心花怒放,策马一路狂奔,嫂嫂姐姐,我杨九也来啦!

  咦!等等,那辕门上高高飘扬的旗,怎是黑色的九旄大纛?这旗儿古怪的很,是哪一国友好邻邦?

  糟糕!辽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辽人!

  拉转马头,逃之夭夭!

  一口气跑出二三十里,应该比较安全了吧。一想到棉衣热饭全成了镜中花,水中月。垂头丧气,任马儿一路慢慢往前。

  天妒红颜!天妒红颜啊!

  难不成果真要死在这冰天雪地?听说冻死的人像干尸,难看死了!她才不要这么个死法。

  前方影影绰绰有个黑点,是匹马,马上有人。

  奄奄一息……用最后的力气向他挥挥手。

  他也向她挥挥手。

  近了,近得可以看清他皮衣皮帽,一张脸全藏在了毛皮里,背着弓箭。看那模样,倒似个哈萨克猎人。

  他腰里那把佩刀可真漂亮,她模糊的想,“咚!”一声栽下马去。

  饿晕了……

  堂堂杨家九小姐竟然饿晕,实在是天大的笑话。幸运的是遇上了救美的英雄。糟糕的是,忘了问这位英雄高姓大名。

  等想起来时,已是吃掉整整一只羊腿之后。唉!那只羊腿真是她吃过的、世上最美味的东西。直吃得两手油光发亮,兀自吮指。这才想起来那位英雄就坐在火塘对面的地毯上瞧着,惨!这幅模样全让他看去了,想她杨九小姐,也是大家闺秀,京师名媛。以后还怎么见人?连忙问:“贵姓?”见势不对,要么威逼利诱,要么重金收买。总之不能让他将这一幕说出去,以免名媛清誉毁于一旦。

  他一怔,也用汉语反问:“你是谁?”

  呵呵……大家是同胞,这就好说了。

  叽叽呱呱开了连珠炮:“太好了,原来是自己人!嘘,小声一点儿,附近有辽人的营队,军队咧,千军万马非把我们踏扁了不可。这是你的帐篷吗?搭得不错,很有创意,而且这么大一顶帐篷,你一定很有钱。咦,这张虎皮是你打的吗?看不出来,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竟然连老虎都有。对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不若中土人士,而是深潭一样,映着人影,轮廓分明。

  “毂尔格海。”

  “毂尔格海?这名字倒有趣。但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猎场。”

  “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简单,多说一个字会害死老鼠?啧啧……今天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惜言如金。猎场?谁家的猎场这么夸张?野生动物协会不抗议吗?猎场……那么附近一定有城廓喽?你能不能说一个我知道的地名参考一下?”

  他终于吐出四个字:“渤海部郡。”

  “天哪!都要到海边上了,离最近的大宋关隘只怕也有三百里。没想到我迷路之后走偏了这么远。渤海部郡?幸好本小姐我知识渊博,学富五车,还知道渤海部郡是辽国腹地,天寒地冻,人烟荒芜,并无特产。辽帝年年夏未秋初,移驾于渤海部郡打猎行围。辽八部贵族皆随扈东来,那情形一定热闹得紧,可惜本小姐我没空去瞧那个热闹。听说辽国皇帝身高丈二,毛发如炬,碧眼紫瞳?啊……真奇怪,世上怎么还有这种人,长得像妖怪?”

  他竟微微的笑了,别说,他笑起来还挺阳光、挺可爱的。他竟然补充道:“且青面獠牙,状如厉鬼。”

  哈哈……

  一时忘了形,开怀大笑。将奶娘教导的笑不露齿的闺秀准则忘到九霄云外。

  他说:“其实碧眼紫瞳并不是妖,民族不同,眼睛的颜色也会不一样。就像你的黑眼睛,黑也是一种颜色。我的外祖母是高基族人,那个族的人就是蓝眼睛。到了我,仍有一点蓝。”

  呵!总算听到他说这么长一段话。他的汉语说得真不坏,可惜却不是同胞。

  他的眼睛真有一点蓝色,真有趣!“咦!你眼睫毛好长,拔一根量量好不好?”不由分说,扯一根下来。在眼前比一比,男人长这么长的睫毛真是浪费。又瞄准他腰间的佩刀:“这把刀真好,借我看看?”

  “不!”这回他有了防备,一手按住刀柄。

  “小气鬼!”滴溜溜眼珠一转,突然向帐门窜去。他果然上当:“别出去!”伸手就来抓她的肩头。她肩一沉,左手已探出,抓住他那把刀。他的反应倒也不慢,回手便去拿她的左腕。

  可惜,她早就防备。左手挥起格开,右手已握住那刀柄,往外一抽。“呛!”刀已出鞘,他只来得及挡在她的手腕上,刀锋一偏削在帐篷当中那根合抱粗的支柱上。

  “嚓!”如切豆腐,横斩透过,巨木应手而折。

  这是什么刀!这是什么刀!太夸张了吧!这么轻轻一挥,就能斩断这么粗的柱子?这是什么刀?

  “轰!”

  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偌大的牛皮大帐,轰然倒下,直向头上砸下来。

  救命啊!

  千钧一发,亏得这位英雄身手敏捷,一把抓住她将她拖离险境,将她几乎是拎出帐外,帐篷在身后塌下来。

  呜呼!才差点做冻肉,又险些成肉泥。

  “叫你不要动我的刀!”

  “小气鬼,看一下也不准,你要是老老实实让我看,我就不会出此下策去抢,再说,你要不是跟我动手抢,我怎么会削断柱子?还有,你这是什么破柱子,轻轻削一下就断了,一块腐木,亏你还用它来撑帐篷。迟早倒下来砸死你!话说回来,你这把刀确实不错,卖给我算了。”

  “闭嘴!”

  她亦感不对!

  怎么外面有这么多人!

  那列雁字排开,穿着一色熊皮袍子的高大汉子,虽然手握佩刀柄钉子一样排站在那里,却已个个脸憋得发紫。那几个白胡子老头儿,更是一幅憋笑憋到快内伤的模样。哈!这儿有个人长相倒蛮亲切的。

  连忙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一定是汉人吧。”太好了,终于看见一个同胞。

  看他一幅忍无可忍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姑娘,我叫韩德让。”

  “韩德让?叫什么不好,偏和辽国宰相、那个大汉奸韩德让叫一样的名字。啧啧!”连连摇头,忽然发觉他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红得几乎发紫。

  然后泪水潸潸,“咚!”一声跪下,嗑头道:“臣韩德让告退!”起身跄踉而去。

  他对谁称臣?

  一颗心突然跌进万丈深渊!

  疑惑的转过头去,看到那双有着一丝蓝色的眸。

  不信!不信!

  他的声音还是平缓:“毂尔格海,朕的猎场。朕在追一只银狐,你闯进来。”

  大辽天子?

  完蛋了,竟踢到铁板!

  情形,呃……有点诡异。虽说身处囹圄,不过她一向达观。大不了一个死字嘛,她杨九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一旦香销玉陨,肯定令大家扼腕叹息,说上一句天妒红颜啊,正好换大票同情眼泪。而且宋史上也可以写下光辉的一笔:“误入敌营,力战而亡。”啧啧,不会堕了她杨家赫赫威名。有句挺有名的诗怎么说的来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啊……对不起,码贴的人可能又忘了,文天祥是很久以后才会出现的人。

  不过老实说,他们对待战犯的待遇倒还不错,除了有温暖的帐篷充作牢房,还提供酒肉饭食,并且可以点菜。啧,只可惜他们的厨师不会烧大宋名菜,点来点去也不过牛肉羊肉牛奶奶酪之类。最后在她的要求之下,还找来床锦被让她美美的睡上一觉。好温暖好温暖哦……两只眼皮在打架,自打过了阴山,就再也没有在温暖的床上睡过觉了,都是选个避风的地方窝着勉强打盹。这里虽然没有床,不过有兽皮铺地,何况还有这么轻软绵薄的锦被,也就凑和啦……

  再打个呵欠,他们对战犯的态度真是没得挑剔。啊,只是不知道辽宋双方近期有没有交换战俘的意向……没有想下去,合上眼睛见周公去也……

  醒来,一睁开眼突然对上一对大眼睛,真正吓人一跳。

  美女!真是美女!轮廊分明眉宇间英气十足,哇!宋朝小皇帝最宠爱的潘贵妃她也见过一面,追魂夺魄的典型狐狸精美女,可是面前这一个截然相反,真是英气勃勃的阳光美人。

  呵……哈喇子要流下来了,连忙垂涎的问:“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可惜这个时代没有相机,不然合个影什么的更好。码贴的人又在胡说。不过将来总可以大大炫耀一番,吹嘘自己见过大辽第一美人。

  阳光美人扬眉,伸手抓住她的袖子。喂!作什么?

  原来是看她手上的手镯。说起这对手镯就大有来历了,这是太奶奶专门在京城最最有名的金玉堂订做的,杨家女人每人一对,媳妇女儿个个有份,像她手上这对,镶着九颗明珠,因为她大排行里第九。

  “杨。”阳光美人艰难的发出一个音。

  杨?差点忘了,她姓杨耶,他们会不会将她绑上战场,去威胁她的嫂嫂姐姐,令她们心神大乱,打不得仗?后来鼎鼎大名的《神雕侠侣》里不就有这个桥段么?金轮法王捉了郭襄,威胁郭大侠夫妇弃守襄阳。千钧一发时刻幸得神雕大侠杨过赶到,方救了郭二小姐。英雄救美耶,她又不是美人,这会子上哪里找张过王过来救她杨九小姐?

  打死也不认自己姓杨,头摇得像拔浪鼓一样:“不是不是,这个是我好朋友杨九送给我的。我不姓杨!”

  阳光美人一脸困惑的看着她,问了一句番文。对不起,她听不懂。言多必失,跟大美人也不能多说,免得露出破绽。任凭大美人问了又问,反正听不懂,任她在一旁说去好了。

  正气闷处,有人进来了,缓带轻裘长身玉立,和大美人站在一起正是一对璧人。俊男美女,果然比较有看头,怪不得收视率最高的就是偶像剧。等一等,这位帅哥好生面熟,倒长得有三分像捡她回来的那位大人物。而且,他裘冠上嵌着尊贵身份的黑玉。以她杨九这么绝顶聪颖的智商,马上就猜出来他的身份。定是辽帝的堂兄,手握重权的大辽北院大王耶律斜轸。说到这里顺便交待一下,码贴的人最中意的就是当当当——乔峰!金庸笔下最悲苦的英雄,可惜这个时代乔峰不在这里做南院大王,不然拼死也要写上他一段文字。

  阳光美人与他说话,辽国话真是难懂,一个字也听不明白。只见斜轸望过来,问:“你是不是姓杨?”

  挤出一脸的笑:“我姓流川,灌蓝高手流川枫你知道吧,那就是我哥哥。我是东倭人士,宋辽交兵,我们是中立的第三国。”冒名顶替侨民,只盼他们真的恪守日内瓦公约,马上释放她才对。啊哟对不起,码贴的人又在胡说八道。

  他却只是看着她微笑。莫不是脸上有灰,扣子扣错,还是牙没刷干净?帅哥一望着她笑,她就心里发毛。

  果然,他“啪啪”两声击掌。一个大汉捧进一轴画,在他面前打开。

  我滴天!竟是她们杨家的“全家福”。从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姑婆姑姑哥哥嫂嫂姐姐甚至姐姐的丫鬟们都在画像上头,当然,也有她。

  好在她辈份最小,站在旮旯里,画像那天光线又不好,谅他未必能认出。他仔细看着画像,而后再看看她。呸!连这幅画像都能搞到手,算你狠。有本事你像美军一样啊,把杨氏满门印到扑克牌上满世界通缉好了。

  他的手指清楚的指向画像上的她,不会吧,画得那么美若天仙也认得出?画像那天她可是出了一百两银子贿赂画师呢,画师答应将她画成天下无双的大美人,结果也是如此。画完后全家人没一个认得出那画的是她,他怎么看得出来?

  “杨九。”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反正让人识破了身份,要杀要剐顺意,皱一皱眉的话本小姐就有愧姓杨。

  大美人望着她粲然微笑,美人笑起来真好看,可惜这花花世界她看不了几天了。在心里连连哀叹。转向帅哥:“可不可以最后满足我一个心愿?”

  大约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缓缓点了点头。

  “我要洗个澡。”已经有一个月没洗澡了,就这样又臭又脏的去见上帝,她真会死不瞑目。

  “洗澡?”斜轸轻挑起眉,仿佛是给他出了个天大难题。


 
奖金8万5千元 | 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一字一元”活动丨本次主题生活”
第二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沈阳改革开放,我们这40年”主题征文活动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启事
150元/千字 | 《萱小说》全国征稿
《北京文学》北漂故事”征文启事
金诚杯”屯垦戍边诗歌有奖征文启事
千钟粟里写丰收”有奖征集粮食字活动开始了,大家快来参加!
我与报告文学”全国征文启事
2018征文征稿大赛启事,稿酬200元/千字
驻马店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山西省黄河、长城和太行的民间记忆”征文
海门市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华传世经典家训品读”征文启事
第三届书城杯”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
九江银行杯”第九届白鹭洲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神秘湘西·古韵浦市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那个不一般的老师
大观杂志社公开招聘编辑人员
更多...

冯骥才

郁达夫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发展蓝莓产业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发展——专访怀宁县政府副县长程从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