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林 来源:  本站浏览:119        发布时间:[2018-07-11]

  民国初年,五爷娶五奶时事先谁也没见面,全凭媒婆一张嘴撮合成的。婚礼那天很热闹,两个新人被村里的小伙子们闹洞房折腾得散了架子,五爷又喝了很多酒,加上这些天连着劳累,五爷迷迷糊糊连五奶啥模样都没看清楚,便吹灯上了炕。第二天一早,五爷和五奶一起回门,两个年轻人坐在马车上,五爷没话找话地逗五奶开心,五奶却羞答答地不敢看五爷一眼。五爷也不理会,便扯开嗓子唱起了东北民歌《送情郎》,那份得意劲儿,逗得五奶不停地哧哧地笑。

  快近响午时,到了五奶娘家。五奶的爹见女儿带着新女婿回来,忙张罗了一席好酒菜,那些请来作陪的亲友这个一碗,那个一碗,不住地给五爷敬酒。五爷平时挺能喝,又不想驳回老亲少友的好意,竟然来者不拒,每次敬酒全喝下不说,还一碗接一碗地回敬。到后来,五爷喝得醉成一滩泥,溜到地上抱着桌子腿呼呼大睡。五奶的爹见状,吩咐众人把五爷抬上马车,再三嘱咐五奶要照看点儿五爷。又叮嘱赶车的赵老板子路上慢点儿走,这才目送着小两口出了村子。

  转眼天就黑了,那时关东的路都不好走,坑坑洼洼的,马车吱吱扭扭地走着秧歌步。五奶见五爷醉得厉害,便让他躺在车上自己坐在一旁。突然,车轮滑进了一个大洼,猛一颠,五爷头上的新礼帽被颠到车下,五奶忙喊:“赵大叔,停下,快停下!”

  谁知这赵老板子也喝高了,加上耳朵背,根本就没听见五奶的喊话。五奶娘家是大户人家,有家教,平日说话就低声细语,不敢大声嚷嚷,见赵老板子不答话,自个儿下车去捡五爷的帽子。谁知等她摸黑捡到帽子时,马车已跑出去很远了。五奶迈着三寸金莲,怎么追也追不上。不一会儿,连马车的影子也看不见了,这样,五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摸黑往前闯,三转两转,把三奶转迷糊,迷失了方向。

  天已经近小半夜了,五爷家门前老老小小早就在等小两口回来。马车一到,便打着灯笼照亮,只等新媳妇下车。往车上仔细一照,只有五爷一人在呼呼大睡,新媳妇竟没了踪影。五爷的爹一见没了儿媳妇,顿时急得火冒三丈,急忙摇醒了五爷。五爷睁眼四下看,自己的媳妇真的不见了,大瞪两眼地说:“这就怪了,明明是上车了嘛,难道半路上叫狼背走了?”

  五爷的爹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给五爷一个耳光,这耳光把五爷的酒打醒了,撒腿就沿原路搜寻,五爷的爹也忙吆喝一群人跟着寻找。可一直找到五奶的娘家,也没寻见个人影。五奶娘家人一听出事了,也忙和婆家人一同寻找。两家人几乎把路上的每一处都找遍了,不仅没找到五奶,连五爷也没了踪影。

  这样一来,五奶的娘家人起了疑心,口口声声称五爷家害了五奶。五爷家人也不示弱,反唇相讥五奶的娘家把女儿藏起来了。两家人都翻了脸,一路嚷着要经官。

  那时,家乡的县官摇身一变当了县长,见两家人都各持一词一时难以解决,正在派警察局调查。又见一个来报案的:“大事不好了,昨晚我家的邻居被人杀了,这老两口都被尖刀刺死,旁边丢着这顶新礼帽,还有一支金钗,请县长快派人缉拿凶犯。”

  在对薄公堂的两家人一见礼貌和金钗,都不约而同地惊呆了:原来礼帽和金钗正是五爷和五奶回门时各自戴着的。县长见状二话未说,一口咬定了这事就是五爷干的,派出警察搜捕五爷。结果,不到半天工夫,就在离杀人现场不远的芦苇荡里搜出满手是血的五爷,押回公堂。

  到了公堂,三爷吓得浑身发抖。他说:“昨晚我摸黑寻媳妇,见路旁有户人家,便上前打探。没想到这家的门是虚掩着的,我寻媳妇心切,便推开了门,见屋里漆黑一片,喊人又不见答应,刚一迈腿,脚下就被绊了一跤。伸手一摸,抓了两手粘糊糊的东西,借月光一看,竟然满手是血。再低头细看,地上躺了两个人。我当时就吓蒙了,怕人怀疑我杀了人,就躲了起来。”

  县长眯着眼听五爷叙述经过,硬要五爷交待杀人全过程和五奶的下落。五爷说不出来,县长便喊一声“大刑伺候”,当场就把五爷打昏了,可五爷死也不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

  县长便下令把五爷押进死牢,但又没见到杀人凶器,五奶又下落不明,疑点甚多,五爷又死不招供,便以证据不足为由,把案子拖了下来,这一拖就是一年多。时间一长,五奶的娘家又不干了,要求国民政府为其做主。县长判不能判,放不能放,实逼无奈,便以“重大杀人嫌疑”的罪名,判五爷二十年苦役,发配到下江的佳木斯修江堤去了。

  恰逢张作霖的长子张学良张少帅到佳木斯办理一宗大案,得知五爷的案情后,便知这是一起冤案,加上五爷病得骨瘦如柴,风一吹就倒的样子,就让人叫来副官李歪嘴子。

  李歪嘴子是张少帅来佳木斯的途中,遭遇土匪,是李歪嘴子率领卫队拼命厮杀,才杀出一条血路,救了张少帅的命,也是张少帅的救命恩人,得到重用,视为心腹。李歪嘴子听张少帅这么一说,呵呵一笑:“少帅,我自有办法。”

  李歪嘴子扳着脸把五爷叫进刑房,让五爷趴在地上,亲自操起大板。五爷见李歪嘴子的板子抡得虎虎生风,只吓得他魂飞魄散。哪知板子落到屁股上却一点儿也不疼,只见虚张声势,这才明白李歪嘴子在暗中帮助自己,心里十分感激。

  张少帅又让李歪嘴子照顾五爷休养一些日子,才安排他在府内做些扫地烧茶的杂话。李歪嘴子也不时地支使五爷到他家做些杂话,差不多算是他家的一个雇工。

  这天,李歪嘴子携助张少帅破了佳木斯的大案,回到家十分高兴。见五爷把前后院打扫得干干净净,一时发起善心,便让五爷上桌陪自己喝两盅。五爷告诉他:“若不是喝酒误事,何以到今天这地步,酒是不敢再喝了。恩人今天高兴,我就为恩人唱段二人转《送情郎》吧。”李歪嘴子见五爷能唱二人转,更开心了,说:“好,你就来一段《送情郎》吧,给老子助助兴。”

  五爷想起那次送五奶回门时在路上扯着嗓子唱《送情郎》的情形,忍不住落下泪来。他干咳两声,把《送情郎》唱得悲悲切切,听得人直想落泪。听得李歪嘴子直叫好,抓起半只鸡扔给五爷。五爷刚接过那半只鸡正要啃,便见黑屋的门帘晃动了一下,里面传出轻轻的叹息声。五爷知道,一定是恩人的家眷也听到自己的《送情郎》动了心思。

  这天,五爷又到李歪嘴子家正埋头打扫院子时,忽然觉得旁边有人,抬头一看,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不用说,肯定是恩人的家眷了。他不敢多看,急忙埋头干活。那女人将一杯水放在院子的木墩上轻声问:“你可是吉林伊通人士?你叫刘柱子?”五爷不敢答话,只是点点头。那女人又问:“我看你这人生得挺面善的,咋发配到佳木斯的?”

  三爷叹口气,仍是没作声。那女人停了半晌又说:“那天我听你唱《送情郎》,让我想起一个人,你能再给我唱一唱吗?”五爷摇摇头说:“那《送情郎》是我陪媳妇回门时,唱给她听的。哪晓得她从娘家回来时就再无踪影。这调子唱起来伤心,你就别让我唱了。”

  那女人拿去五爷手中的扫帚,将那杯水端到他手上说:“我这人爱听故事,你就把你的事情细细地说给我听听吧。”

  五爷快两年的工夫,从未被人如此细致地关心过,再也忍不住,就把自己的遭遇从头到尾说个仔细。还没等说完,李歪嘴子的家眷已是泪眼涟涟,她边哭边对五爷说:“这都愿你那个新媳妇,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五爷说:“我知道我媳妇是本分人家的好人,她不会无端的离我而去的。半路上她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才走散的。要恨只恨我喝酒呈能,把她丢了。她受的罪只怕不会比我小,唉,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每想到这儿,我的心里就像刀子剜的似的。”

  那女人一听,哭得更厉害了,边哭边问:“要是哪天你又见了她,你还要不要她?”“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我咋能不要她?”说到这里,那女人放声大哭,把怀里抱的孩子往五爷手里一塞说:“你抬起头细看,这孩子像不像你?”五爷一看,这孩子还真有几分像自己的模样,但他不敢多想,只是说:“大嫂,你可不要乱说,我是个有罪之人……”

  可那女人根本不听五爷在说什么,一把将五爷抱在怀里。这时,大门突然被人“咣”地一脚喝开,李歪嘴子闯了进来,霹雳般一声怒吼:“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竟敢调戏我的女人!今天不打断你的腿,我就不姓李!”

  五爷见恩人回来,当时就吓个半死。他看看那女人,希望她能帮自己说话。谁知那女人竟然猛地将自己的衣服撕开一个口子说:“你这个畜牲,见我在难处,竟敢对我强暴!”还没等那女人把话说完,李歪嘴子一拳把五爷打倒在地,拿根木棒便朝五爷的头上砸。那女人见了忙说:“不要把他打死在家里,快把他送上公堂,让少帅审问后,你再乱棒把他打死!”李歪嘴子觉得媳妇的话言之有理,便将五爷押到少帅的公堂。

  少帅见李歪嘴子绑来五爷,又听他说了情由顿时勃然大怒,喝道:“好个大胆囚犯,本念你有病在身,让我的副官对你百般关照,谁想你以怨报德,竟想图谋不轨,快快如实招来!”此时的五爷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来,只得用头往砖地上嗑,嗑得咣咣响,额头上的血把砖地都染红了。少帅见状顿生疑惑,厉声道:“这囚犯不肯招,快去把你家眷传来对质,看他招是不招!”

  少帅话已出口,李歪嘴子也不好阻拦。不一会儿,李歪嘴子的家眷抱着孩子来到大堂。她一来就跪下,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哭,少帅被李歪嘴子的家眷哭烦了:“你不说话光哭个啥?快把事情说清楚!”只见她重重地嗑了个头,才满含泪水地说:“少帅,我有天大的冤枉,你要给我作主,就先把害我的贼人绑了!”少帅不解:“害你的贼子不早已绑上了吗?”谁知那女人竟摇摇头,指李歪嘴子说:“他才是害我的贼人!”

  李歪嘴子闻听此言,脸上顿时变了颜色,张口骂道:“你这贼人,莫非是气糊涂了?看我回家不打死你!”

  此时的少帅好像看出了门道,笑呵呵地对李歪嘴子说:“你就先受点委屈吧,我断然不会冤枉你的!”李歪嘴子暗想,自己是少帅的救命恩人,这个贼妇空口无凭还能说破天?便不作声。少帅打了个手势,几个卫兵一拥而上,将李歪嘴子五花大绑。那女人见了这才“哇”地一声大哭,边哭边喊:“少帅,你可为民女伸冤哪!”说着,道出一段离奇古怪的事情……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两年前五爷丢的新媳妇。原来,那晚他一个人在黑夜里走了很久,不知不觉地寻到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只有老两口,好心地收留了她,让她跟老妇睡在一个炕上,自己睡在外间。他们刚刚睡下,就听外边有人喊“干娘”。老妇说,这是她的干儿子,姓李,外号李歪嘴子。听说他近些年跟张少帅干了大事,当了大官呢!说着,便让老头子给干儿子开门。来人正是李歪嘴子,闲来没事想到干娘家串个门,顺便给干爹打些酒喝。谁知道他见干娘的炕上躺着个新媳妇,顿生歹念,半夜里悄悄摸进里屋,要强暴新媳妇。谁知那新媳妇没从,竟然呼叫救命,老妇慌忙点亮灯,见是干儿子图谋不轨,操起鞋子照头就打。此时的李歪嘴子已是欲火攻心,竟然拔出匕首朝干娘刺来。老汉在外间听到老伴的惨叫,摸起木棒就要跟干儿子拼命。丧心病狂的李歪嘴子夺过木棒,又把干爹捅了个透心凉。杀了人后,李歪嘴子又把匕首架在新媳妇的脖子上说:“我已经杀了两个人,你要是不从,我只好把你也杀了。五奶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腿早就吓软了,只好顺从了李歪嘴子。临出老两口家门时,五奶故意把三爷的礼帽和自己头上的金钗悄悄丢在炕上,为的是让五爷知道她的下落,好赶来救她。哪知道紧接着五爷也来到这户人家,让那个昏官把屎盆子全扣在五爷的头上。

  五奶开始还图谋着报仇,后来发现自己已有身孕,这才放下报仇的念头。孩子生下后,五奶发现这孩子不像李歪嘴子。恰巧五爷给李歪嘴子家给他唱《送情郎》,才敢认定五爷是自己的丈夫。五奶发现孩子跟五爷长得十分相像,更加确信无疑,本想当场相认,不想李歪嘴子突然回来,这才急中生智,将李歪嘴子和五爷一起骗到少帅的大堂。

  五爷在一旁听了,如梦初醒,方知眼前这女人就是自己丢的媳妇,怀里的孩子也是自己的骨肉,不禁失声痛哭“少帅大老爷,你可得给我做主。”五奶和怀里的孩子也一起哭起来,刹那间大堂里哭声一片。此情此景,让少帅也为之动容,喝道“李歪嘴子,你还有啥话可说?”此时的李歪了如同丧家之犬,低着头任凭少帅发落。

  处决李歪嘴子那天,少帅亲自倒了一碗酒送到李歪嘴子的嘴边说:“你与我有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愿这碗酒洗了你今生的罪孽,来生做个好人……”


 
第二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沈阳改革开放,我们这40年”主题征文活动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启事
150元/千字 | 《萱小说》全国征稿
《北京文学》北漂故事”征文启事
金诚杯”屯垦戍边诗歌有奖征文启事
千钟粟里写丰收”有奖征集粮食字活动开始了,大家快来参加!
我与报告文学”全国征文启事
2018征文征稿大赛启事,稿酬200元/千字
驻马店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山西省黄河、长城和太行的民间记忆”征文
海门市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华传世经典家训品读”征文启事
第三届书城杯”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
九江银行杯”第九届白鹭洲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神秘湘西·古韵浦市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那个不一般的老师
大观杂志社公开招聘编辑人员
第二届温瑞安杯” 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举行颁奖仪式
更多...

冯骥才

郁达夫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发展蓝莓产业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发展——专访怀宁县政府副县长程从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