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林 来源:  本站浏览:281        发布时间:[2018-07-10]

  话说威虎山区夹皮沟小镇住着一个收购山货的老板,外号张大善人。张大善人夫妇有个女儿叫妮子在众多求亲的小伙子中,张大善人看中了赵虎子。这赵虎子是两年前来到夹皮沟跑山货生意的,生意做得不大,但小伙子虚心好学,经常拜访张大善人,讨教生意经。

  开始时,张大善人对这个年轻人表面上礼节有加,心里并没有真的看得起。可是后来慢慢地被这个年轻人的精明能干打动了,两人虽然年龄相差很大,却很谈得来。赵虎子就成了张大善人家的常客,经常向张大善人请教收购山货的诀窍。最后,张大善人决定把自己掌上明珠妮子许配给赵虎子,妮子也满心欢喜。婚后赵虎子也很疼爱妮子,对张大善人夫妇也是处处关怀,心细得比女儿都好,周到得比儿子都强,生意也越做越精,张大善人心里乐开了花。

  这天,赵虎子向张大善人建议:二老年纪渐渐大了,应该再招个男伙计。男伙计要能写会算,帮张大善人记记账,最好还能料理些家务杂事,不让岳父晚年太劳碌。张大善人想想也是,便点头同意了。在五六个应聘者中,张大善人和赵虎子看中一个叫二顺子的人。此人面相和善,读过几年私塾,写算不成问题,因家里穷苦,早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习惯。

  使用了半个月,二顺子果然能写会算,做事勤快,为人忠厚老实。赵虎子对张大善人说:“父亲大人以后只管出谋划策,其他琐事就交给二顺子办吧。有二顺子在您身边,我也好多用心去跑跑外边的事。”

  白天,张大善人和赵虎子各自经营自己收购山货的生意,妮子则带着孩子陪母亲聊天,日子过得其乐融融。眼看清明节就要到了,二顺子向张大善人请假,要回老家给爹娘添添土,三五天就回来,张大善人爽快地答应了。赵虎子则为难地告诉张大善人,他有些款项要去牡丹江去催一催,打算让妮子同去,也好让她见见世面。这一去恐怕就要好几天,两个店铺就要交给张大善人打理,会不会太累?张大善人听罢摆摆手,表示自己年把还不大,照顾两个店铺还没问题,不就几天的时间嘛。

  张大善人精明一世,做梦也没想到,就在这几天里,有人要来害他了。

  几天以后,赵虎子从牡丹江回来了。带着从山外买回来的好吃的,两口子推开了虚掩着的家门。赵虎子高声叫着:“父亲,母亲,我们回来了!”妮子也叫了两声:“爹,娘!”可没人答应。一进屋,两人吓坏了:张大善人夫妇和女佣都倒在地上,脸色紫黑,七孔流血,已气绝身亡。在他们身边的桌子上,每个饭碗里还都有半碗没吃完的饭。

  妮子觉得眼前一黑,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差点摔着怀里的孩子。她半响才喘过一口气,放声大哭。赵虎子也惊得张大了嘴,说话都不利索了:“快,快……快找土改工作团报案!”

  当时威虎山区正闹土改,夹皮沟刚进驻土改工作团。团里有个叫白茹的姑娘,是个军医。据说她医道挺高,还善于画影图形。只要让她见上一面,既能提笔画下来,栩栩如生;即使没见过面,也能根据别人的描述画的几分像。土改工作团长少剑波带着白茹等人来到现场。

  少剑波发现,三人身上无伤,蹊跷出血,指尖发黑,表情痛苦,死前一定经过了痛苦的抽搐和挣扎,极像中毒而亡。白茹随后的报告证实了这一点,三人死于砒霜,死亡时间在半个时辰以内。少剑波让白茹继续查看现场,屋里没有烦乱的迹象;又让赵虎子和妮子大致看了看,暂时没有发现少什么贵重财物,不太像图财害命;账簿等店铺相关物品也没有丢失,也不像同行谋杀。这时牡丹江军区送来急报,让少剑波速去牡丹江开会,有重要任务。少剑波看了看白茹说:“这个案子就由你来办吧,我去去就回!”

  白茹领命后心里没底,但职业的敏感使她想到了是否有人饭里投毒的可能,便来到厨房查看,见饭锅里的饭还没凉。她让人从锅里取出一点饭,扔给院里一只鸡。那鸡吃过后挣扎了几下就死了。她又让人将水缸里的水给一只鸡灌上,这只鸡却安然无恙。白茹顿时断定,毒一定是下在了锅里。

  派出去走访四邻的民兵回来报告说,张大善人并不是夹皮沟的老住户,而是三年前从外地搬来的。一来就买了这个四合院,后面用于居住,在临街的一面开店铺做山货生意。张大善人做生意很讲究,以善为本,没听说有什么仇家。白茹向赵虎子和妮子打听张大善人平时的生活情况,得知都是女佣做好饭后把饭菜直接送到堂屋,然后共同用餐的。看现场情况,三人均是第一碗没吃完就中毒身亡,女佣自己也中了毒,她下毒的可能是没有的。张大善人来夹皮沟后为人谨慎,一向门户很紧,每晚睡前住人的屋务必插好窗户闩好门,不住人的屋包括厨房也都要插好窗户锁好门。白茹仔细看过厨房的门,没有发现撬动和摘卸的痕迹,窗户也关的极严。除非用了超出人们想象的方法,外人夜间潜入投毒的可能性极小。

  “一定是二顺子干的!”赵虎子脱口说了出来。能随便出入的,出了张大善人夫妇和女佣,只有二顺子了。而且按约定,二顺子应该在赵虎子前回来,可现在一家人都中毒死了,唯独少了二顺子。他是一直在老家,还是早已回来,投毒之后潜逃了?

  白茹认为,二顺子确实是重点怀疑对象,可断定是他害人也为时尚早,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他。白茹马上吩咐,按二顺子当初报给张大善人的地址去找二顺子,务必把他带回来。

  第二天,派出去找二顺子的人回来了,向白茹报告说,二顺子的那个地址是假的,根本没有那村子!白茹断定,二顺子有重大嫌疑!说罢她即刻让赵虎子描述,画下了二顺子的长相,然后下令四处张贴,并派出民兵四处监视异常情况。

  画影图形贴出去不久,果然捉到了二顺子。当时二顺子压低了狗皮帽子,正坐在小镇的一家酒馆里喝酒,被巡逻民兵逮个正着。白茹开始审问二顺子:“你为什么要害死张大善人?”二顺子面露喜色:“他真的死了?他总算死了,他该死!”说罢,二顺子的招供却大出白茹的预料:“那你和张大善人有什么冤仇?”“正是!”接着,二顺子讲出一段往事来。

  几年前,有个年轻人见别人贩卖山货很赚钱,于是动用了家里的全部积蓄,走街串巷地收了一批皮子,然后他顾了个车夫,把货拉到牡丹江出售。有个中年人带着账房先生,看中了这车皮子,谈了半天最后成交。

  中年人说他的库房钥匙在一个伙计手上,这伙计正好出去办一件急事,得一个时辰才能回来。他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说:“要不这样,我先让我的账房先生陪你到附近的饭馆里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会儿,一个时辰后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咋样?”年轻人爽快地答应了。车夫要看着东西,中年人一摆手叫来一个伙计:“你来看车,让这位老弟去饭馆歇会儿。”

  几个人在饭馆里吃饭,少不了喝酒。年轻人初次买卖,心里警惕着,没敢贪杯。大约一个时辰后,年轻人打发车夫去看车。车夫很快就慌慌张张地回来了:“不好了,车还在,货不见了!”年轻人跌跌撞撞地跑去一看,果不其然!他跑回饭桌旁,咬牙切齿地一把抓住了正在低头吃菜的账房先生的脖领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账房先生一把推开年轻人:“什么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给了我这身衣服,又雇我陪你喝酒,别的事。我怎么知道?”年轻人眼里喷着火问:“雇你的那个人叫什么?”账房先生一晃脑袋:“我根本不认识他,我只认识他雇我的钱!”年轻人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幸亏车夫把他救醒,二人狼狈地回了家乡。年轻人越想越窝囊,忧郁成疾,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年轻人有个弟弟,发誓要为哥哥报仇。他不顾父母劝阻,自身来到牡丹江,费尽周折,找到了那个假账房先生,软硬兼施地让他找到了中年人当时的铺子,才知道铺子早已易主,那个中年人已经搬走了。年轻人的弟弟经过多方打听,追到了中年人所在的夹皮沟小镇,混进了中年人的家,当上了伙计。这个中年人就是张大善人,那年轻人的弟弟就是二顺子。

  听到这里,白茹一拍桌案:“你是怎么害的张大善人?”二顺子招人了杀害张大善人的全过程:他混进张大善人的家后,每天想着如何为哥报仇,自己能安全脱身之计。终于,他发现张大善人每天急着要搬着账本记账,而且每天不管账目多少,哪怕只有一项交易,也要占用一页。他还发现,张大善人有个习惯,翻帐页时总是用食指沾唾液。二顺子借口打扫屋子,把从老家带出来的砒霜兑了一点水,抹在离开张家那天后的第四页上,又把这一页和下一页稍微粘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二顺子离开张大善人家后的第四天张大善人就会在记账时,因翻不开帐页而反复蘸唾液,最后普导致中毒身亡。把这一切做好后,二顺子并没有远离,而是潜伏起来,只等着听张大善人死亡的消息。第四天,他用棉帽子遮着脸,到饭馆里想听点消息。一旦听到张大善人已死的消息,他就装作从来家上坟刚回来,大摇大摆地回张家,一点杀人的嫌疑也没有。没想到消息还没探听到,却被巡逻民兵逮了个正着。

  白茹微微一笑道:“还大胆,竟敢胡言!按你所说,你是能害死张大善人一人,可现在却是张家夫妇和女佣都中毒死了,这你能给我说的通吗?”听白茹这般说二顺子瞪大眼睛惊呼:“都死了?绝不可能!我只想杀死张大善人为我哥哥报仇,我不想滥杀无辜。我的这个办法只能杀死张大善人,夫人和女佣从来不碰那账本的!”白茹马上派人取来了账本小心地翻看着,有两页稍微粘了一点儿。白茹仔细检查后,发现这一页上果然有砒霜,但上边没有文字,看来张大善人还没来得及用这页就死了。在锅里下毒害死张大善人的,一定另有其人!

  白茹不得不改换思路,从毒源查起。她吩咐民兵调查最近五天所有卖砒霜的药店,因为砒霜有剧毒,又无色无味,极易误食,所以山民们药野鸡时都是随用随买。白茹当天就接到报告,最近五天各药店都没有出售过砒霜。

  案情陷入了僵局,白茹苦苦思索,夜不能寐。她坐在书案前翻阅外地的土改工作经验汇编,希望能受到启发。翻得累了,却一无所获。她叹了一口气,端起水杯正要喝,突然从房顶上落下一撮灰,不偏不倚,正好掉进杯中。看到这撮落在杯里的灰,白茹不觉眼前一亮。会不会有人从锅台上面的房顶向下投毒?

  第二天天刚亮,白茹就带领民兵感到张大善人家,先到厨房看了看锅台上方房顶的位置,然后搬梯子上房。令她失望的是,房顶上的瓦没有任何翻动的痕迹,这条路又堵死了。白如再次来到厨房,让民兵抬来桌子,她要认真检查锅台上方的屋顶。她一根椽子一根椽子地仔细检查着,突然发现有一个小瓷瓶口朝下卡在两根椽子的缝隙里,瓶口下方正好是锅。白如一阵狂喜,但她一点也没表露,悄悄取下瓷瓶放在口袋里,从桌子上下来,摆摆手回到工作团住地。

  白茹对小瓶子研究了一晚上,对案情终于有了七八成的把握。于是,她下令到各药店调查最近一个月买过砒霜的人,要从这些人中排查!排查结果,目标锁定在一个叫赵光棍儿的身上。据卖砒霜的药店老板讲,二十多天前,赵光棍儿声称家里有老鼠,要买砒霜,当时药店掌柜的和他开玩笑:“你都吃不饱,你家老鼠吃啥?”可那赵光棍却什么也没说,拿了砒霜就走。

  白茹即刻派人把赵光棍儿传来问话。赵光棍被这场面吓坏了,很快供出买砒霜不是为了灭鼠,而是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大胡子逼他买的。那个大胡子找到他家,给了他双倍的钱,让他立刻去买砒霜,那个大胡子在他家坐等,并警告他不得对外人乱讲。

  白茹很快画了张相,拿给张光棍儿看:“是他吗?”赵光棍儿看了半天,还是摇头说:“不是他。”白茹给这长相画上大胡子,再让赵光棍儿看。此时的赵光棍儿立刻露出惊喜之色:“是他,就是他!”打发走了赵光棍儿,白茹沉思不语。案情已经基本明了,但是手中还缺少有力的证据,怎样让凶手就范呢?

  这时,赵虎子来打听案情的进展情况,白茹当众劝慰他,案情有了重大进展,已经查到了凶手是通过赵光棍儿买的砒霜。赵光棍儿虽然不认识那个让他买砒霜的大胡子,可那天大胡子失落在他家的一件重要的物证。明天把物证取来,到时候就很容易抓到下毒的人了。白茹还嘱咐赵虎子回去要好好劝劝妮子节哀。

  当天晚上,白茹没睡,坐在书案前依旧翻阅那本土改工作经验汇编。半夜时分,民兵们押着一个人回来了:“白茹同志,不出你所料,他果然去了,拿刀子要杀赵光棍儿灭口!”白茹走到那人跟前说:“赵虎子,你去晚了,那物证我早就拿到手了!”赵虎子见事情已败露,死猪不怕开水烫,干脆沉默不语。其实,白茹在取瓶子的时候就怀疑赵虎子了。谁能这么从容地把这小瓶子精确地固定在锅台正上方屋顶上?如果是外人半夜潜入张大善人家的厨房,只需把砒霜直接倒在锅里或水缸里,根本用不着费劲耗时再去爬高。白茹画了赵虎子的像让赵光棍认,赵光棍儿没认出来,白茹又在赵虎子的画像上添上大胡子赵光棍儿终于认出来了。

  白茹揭露了赵虎子的作案过程。

  赵虎子先戴上假胡子,逼赵光棍儿买到砒霜,然后把砒霜装进那个小瓶子里,用蜡把瓶口封好,随便找个借口支开女佣,把瓶口朝下卡在锅台上方的屋顶。每次做饭开锅盖时,都有热气上升,封瓶口的蜡就化一些,一天三顿饭就化三次,几天后蜡化完了,里面的砒霜就正好落在锅里。赵虎子提前几天把瓶子放好,然后借口去牡丹江催款,和妮子一起离开家。他早就算计好了,张大善人主仆三人中毒身亡时,他赵虎子还在牡丹江,又有妮子作证,谁能怀疑到他呢?

  白茹问:“只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下这般毒手?”听到问话,赵虎子突然放声大哭,哭得很伤心。哭了片刻,才说出来杀害张大善人的缘由。原来,赵虎子的父母都是被张大善人害死的。当年赵虎子的父亲倾家荡产,进了一批皮货,本想到牡丹江卖个好价钱,不想全被张大善人骗走了。赵虎子的父亲急火攻心,几天后忧愤而死。赵虎子的母亲经不起丧夫的打击,不久也离开了人世。赵虎子一年后查到了坑害他父亲的就是张大善人,便横下一条心杀死张大善人为父亲报仇,所以才挖空心思想出个杀害张大善人全家的毒计。

  至此,赵虎子突然问白茹:“我在赵光棍儿家丢了什么物证?”白茹微微一笑:“你什么也没丢,只是你心里有鬼罢了!”赵虎子一声叹息:“我做梦也没想到会栽在一个黄毛丫头的手里,我认了……”


 
奖金8万5千元 | 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一字一元”活动丨本次主题生活”
第二届温瑞安杯”世界华文武侠微型小说大赛 
沈阳改革开放,我们这40年”主题征文活动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启事
150元/千字 | 《萱小说》全国征稿
《北京文学》北漂故事”征文启事
金诚杯”屯垦戍边诗歌有奖征文启事
千钟粟里写丰收”有奖征集粮食字活动开始了,大家快来参加!
我与报告文学”全国征文启事
2018征文征稿大赛启事,稿酬200元/千字
驻马店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山西省黄河、长城和太行的民间记忆”征文
海门市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华传世经典家训品读”征文启事
第三届书城杯”全国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
九江银行杯”第九届白鹭洲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神秘湘西·古韵浦市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那个不一般的老师
大观杂志社公开招聘编辑人员
更多...

冯骥才

郁达夫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发展蓝莓产业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发展——专访怀宁县政府副县长程从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