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9        发布时间:[2019-12-03]

  

  跑了十年龙套的李天使居然被一颗辰星砸中,获得出演《北漂》女主角花美丽的机会。

  看到这么美好的名字,就有亲近的冲动。花美丽这个角色,是一个草根。她十八岁到北京当保姆,忍受了很多让人无法扛下的屈辱,好不容易当上一家外企的主管,却因参加母亲葬礼后,回北京的路上客死他乡。

  拍摄定在十天后开始,剧本已经被她翻烂。在她十二平方米的房子里,黄色的小贴士正被她严密地排兵布阵,每一张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坐上马桶,对面的墙壁上就有一张,花美丽第一次住进豪华别墅的惊吓;化妆,梳妆镜两边左右各贴有一张,左边是花美丽第一次为大别墅的男人心动,右边是她被男人性侵后的惴惴不安,但也感觉很幸福,祈盼男人真心爱她。

  人有梦想就幸福。李天使现在也很幸福,能演主角,是她十年来的梦想,房子小,更有奋斗的冲动。王侯将相无种,吴谨言还不是跑了十年龙套,最终因一部《延禧攻略》走红,接剧本接到手软?她希望《北漂》让自己一演成名,那样在北漂十年的所有艰辛便都获得了回报。

  她一早起床,还没来得及洗漱,便开始读剧本:

  花美丽突然感到莫名的幸福,能找到工作,每月有固定的收入,比在家乡生活好多了。花美丽感觉无比的快乐,空气透着芬芳,城市充满阳光,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都陶醉了。

  李天使想,这段台词,重点在幸福和快乐上,自己要把一个初进职场非常容易满足的纯洁少女演活,要有一些与众不同的身体语言,用什么来表达呢?干脆跳一段鬼步舞。

  说干就干,她打开电视机,跟着鬼步舞视频,对着梳妆台的镜子,又是踢脚又是甩手。随着屁股的不停扭动,青春的热血正在身上沸腾,一下子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花美丽的内心世界,真正进入了角色。

  跳过后,感觉有些不妥,哪里不妥呢?一阵视频电话的嘟嘟声,她不得不停下来,心想:谁这么讨厌,一早就来搔扰?她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是哥哥打来的,连忙接通。

  哥哥李天爱严肃的脸在视频上有些变形,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她心里咯噔一下,暗暗祈祷,希望听到的不是什么坏消息。

  天使,爸摔了一跤,在医院,你赶快回来。哥,我接了个主角的剧本,几天后就要进剧组,如果爸不是摔得很重,我就不回了。你就吹吧,都十年了,什么时候演过主角?告诉你,如果不回来,可能就见不了爸最后一面了。说完直接关了视频。

  哥哥小时候是自己的保护神,自己做了演员,哥哥从此就不待见自己。十年来,哥哥每次来电话都是乌鸦的叫声,没有一次是报喜的。她莫名其妙就想起了剧本里的台词:

  爱与伤害的距离,也许很近,也许就在毫厘之间,原来满满的爱,过了头就变成了伤害。

  想到剧本,她豁然开朗,原来感觉的不妥,

  是人物的典型性不妥。花美丽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女孩子,让她跳新潮的鬼步舞,很难符合人物身份,得重新设计肢体动作。

  想到花美丽,她下意识地通过微信给哥哥转了五千元。哥哥却回复说,赶快回来,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转出的钱没有接收。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哥哥从来不要她的钱,有时还倒贴。那她为什么要转钱给哥哥?她猛醒,原来自己走火入魔了,以为自己就是花美丽。《北漂》里的花美丽就是一台提款机,家里所有的人打来的电话都是要钱。

  按哥哥的性格,天塌下来当盖被,这么气急败坏,看来爸爸这次真的摔得不轻,不回去看来不行了。

  给导演尹尚打了电话,有些不好意思说了请假之事。尹导演说,开工日期不能变,拖一天,剧组就要损失好几万元。你快去快回,赶回来参加开机仪式。

  李天使感觉对不起导演。在千万人之中选中自己,作为导演是担着极大风险的,如果演砸了,投入的钱就打了水漂。说什么也不能误了导演的正事。她发誓说,导演,台词我已经背得很熟了,一有时间,我就揣摩角色,保证不误事。

  她登上飞机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十分。坐在位置上,她才想起,这一天,滴水未进。来不及喝口水,便急匆匆把时间和航班号发给哥哥。不是想着哥哥能来接机,只是告诉他自己已经动身回家了。

  飞机起飞后,她的思绪随着飞机的颠簸而乱纷纷。父亲极力反对自己做演员,他看到太多女演员的负面新闻,不想自己金枝玉叶的宝贝女儿惹一身臊。

  在父亲眼里,自己就是金枝玉叶。李天使出生当天,母亲因羊水栓塞而死亡,是父亲一手把她拉扯大,最终考上一所重点大学。读到大四,父亲为李天使规划的人生道路却出了轨。那时北京有个剧组到大学招募演员,李天使去凑热闹,居然被副导演一眼相中,经过反复面试,结果决定选她演一个丫鬟的角色。从此李天使的命运便向着没有归途的轨道行驶。

  李天使在困顿的时候,感觉自己真的对不起父亲,父亲一心想让她当大学教授。父亲常说,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就是培养人才,多么伟大的人物都是老师培养出来的,没有老师,就没有人类的文明。李天使承认父亲的话大道致简,但和她的志向却不同,她要一个舞台,为人类艺术长廊贡献典型,让所有观众感动。

  她非常爱自己的父亲,很想让父亲得到幸福。但父亲并不幸福,这从他打电话的语气就能感受到。两年前,父亲已经从高级老师的岗位上退休。但在李天使的眼里,父亲还是那么年轻健壮,怎么可能摔倒?她马上就要成为主角,离明星也越来越近。这是她唯一能向父亲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关键时刻,父亲却突然摔倒。她内心有些埋怨父亲,怎么就不能多等几个月?只要几个月她就成功了。

  晚上十点多到达南宁吴圩国际机场,拖着行李箱独自一人穿过拥挤的人潮。天使!一个声音传来,突然眼睛红肿的哥哥一头扎进李天使的怀里,语无伦次地说,我们的爸爸没了。

  这个场景她太熟了,那是花美丽第一次失去亲人,她最小的妹妹,溺水而亡。花美丽的二妹在尘土飞扬的公交车站等她,两人见面的刹那,二妹就这样扑进花美丽的怀里,大放悲声。

  李天使在剧本与现实中不停地变换着角色,她提醒自己,她应该呼应哥哥的悲伤,一定要哭出眼泪。可怎么就挤不出眼泪呢?她急得喊了句,给我风油精。

  李天爱一脸的惊愕,以为她被这消息吓傻了,反而安慰她说,爸爸走得很安详,现在已经被送回老家,我们直接回老家。

  李天使惊觉自己已经进入拍摄现场。

  回到现实,她的心绞痛一阵接着一阵不断地涌来,连手指尖都感觉到钻心的疼痛,她最亲最爱的父亲,说没就没了。她上了车,坐在副驾上,哥哥不停地抹眼泪。她脑子中却是回闪着花美丽的身影。

  忍别离,不忍也要别离。愿来世我们生在富贵家。

  李天使又吓一跳,这可是《北漂》的画外音。偷偷瞄一眼哥哥,看见哥哥沉浸在痛苦中,并没有发现自己走神。

  她脑子中突然有了灵感。好!就像哥哥一样,花美丽在画外音中大步向前,一边不停地用手抹眼泪。

  哥哥说,遵照父亲的遗愿,我们在老家土葬父亲,村里的乡亲都来帮忙,宗亲六叔帮助操持后事,亲戚也派人通知了。六叔说父亲是村里的名人,要念斋一天一夜超度。

  李天使回过神来,负疚地说,哥哥辛苦了,就听六叔的安排吧。

  他们回到村上,已经是凌晨时分。穿过院落,她走进自己的小房间。哥哥给她按亮了电灯,她抚摸着书桌上的书,两行热泪流了下来。父亲总是隔三岔五地回农村老家打扫房子,每次回老家,总是给她打电话。最后一次接到父亲打来电话,是十几天前,那时她刚刚获得《北漂》的角色,一门心思扑在剧本上,她心不在焉地听着父亲的电话。

  父亲可能发觉女儿并不在意他的电话,难过地说,天使,你忙吧,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按时吃饭。如今她和父亲已经是天人永隔。她摸着自己睡过的床,终于哭出了声。

  哥哥说,我知道你对父亲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去看看他吧。

  看到他们兄妹进来,那些帮忙的人都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有人一一为他们兄妹介绍着,有堂姑,有老表,有多位没见过面的本家兄长,一帮穿着红红绿绿衣服的道公佬在布置灵堂。

  四位伏在地上大放悲声的年轻姑娘引起了天使的注意,在他们兄妹踏进祠堂时,哭声达到了高潮。天使的耳朵透过肝肠寸断的哭声,依稀听到:手捧一炷香,香烟升九天,大门挂岁纸,二门挂白幡,爹爹归天去,女儿跪床边……

  她很感动。悄悄问哥哥,那几个哭的是父亲的学生?天爱贴着她的耳朵说,六叔说,你和你大嫂都不会哭,父亲走了没个人哭,很丢脸,专门请了采茶班的要角帮哭的,价钱是六叔谈的,每天三千元,还管饭。

  原来在做戏!她心里像吃了苍蝇。但听着姑娘们行云流水的哭声,就认同了她们。自己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她们呢?十年来,什么样的配角自己没有演过?人家一天拿三千元,还管饭,自己的收入还比不上她们,这四个姑娘十分敬业,是发自内心的悲伤,人家是动了真情的。作为演员,真情还是假意,她还是可以判断的。

  在暗淡的灯光下,天使看到父亲静静地躺在地上的一张草席上,突然脸色变了。

  哥哥悄悄告诉她,按习俗,在入棺前都得躺在地上,由道公佬做主,莫要多说话。

  天使拉开盖在父亲身上的一张薄被,看见父亲就像睡着一样很安详。她不相信父亲真的走了,她跪下来,双手抓着父亲的肩膀摇晃着,爸爸,你起来,我们回县城。

  她把脸贴在父亲的胸膛上。突然意识到这是《北漂》里的一个桥段,祖母在路上被小车撞死,花美丽回家奔丧。剧本里就是这样,花美丽把脸贴在祖母的胸膛上。她突然感觉到屋子里的人都是观众,自己就是在演戏。她为了摆脱演戏的感觉,必须回到自我角色,淋漓尽致地表达痛苦,她提醒自己此时不大放悲声,还待何时?她张开嘴喊了几声,以为石破天惊,以为泪流满面,但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所有的人毫无反应。

  她心里吓了一跳,这戏演砸了。这念头一出,又吓一跳,这哪里是演戏?地上躺的就是自己的父亲。她要重新进入角色,对父亲的死表示最沉痛的哀悼。

  父亲死了,是哪部电影?想起来了,《自谑》里面的配角元元父亲死了,她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投海自杀,结果没有死成。这个桥段这里不适用,得快点想起第二部有父亲死的片断。但老是想不起来,她心里急得不行,想哭,哭不出声,哥哥一个大男人却号啕大哭。

  她感觉自己不像当事人,更像一个看客。她意识到这是对逝去父亲的大不敬,她必须从这种糟糕的感觉中脱身。可她一早起来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按照老家习俗,为亲人做斋,至亲是不能喝水不能吃饭的,她精神上、体力上都处于崩溃边缘,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睡上一觉。她努力回忆,如果是拍戏时遇到这种情况,导演是怎么指导的。耳边似有人在说,知道什么叫痛苦吗?痛到晕倒,痛到猝死。她想起这是《自谑》导演的话。心想现在最好的解脱就是晕厥。她突然有了灵感,两眼向上一翻,人已经倒在地上。

  一下子,满屋的人都紧张起来,她听到哥哥哭喊着说,天使,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有人掐她人中,有人往她嘴里塞救心丸。她躺在地上却狠狠地骂自己,演过头了,这残局如何收拾?她感觉自己很不地道,在父亲的遗体前居然做出亵渎神明的事,而后她又对自己宽心说,我不是故意亵渎父亲,只是太执着演戏了,既然都躺下了,就干脆就地休息吧。

  六叔赶来了,翻开眼睛看了一下,对天爱说,天使是伤心过度晕倒,歇一会就没事了,天爱,你扶她回去休息吧。

  哥哥横抱着她,一步步离开了祠堂。当她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想到自己给已经够悲伤的哥哥添了很大的麻烦,心里很难过。也好,既然离开了祠堂,那就继续装吧。

  躺在床上,她静静地叩问内心,自己心中很痛,祠堂里躺着的是自己亲爱的父亲,从今以后,她就没有父亲了,可为什么要表达自己的痛时,演戏的感觉就不约而来?难道自己真的已经没了真情?不不不,我是深爱父亲的,过往所有的痛苦比起失去父亲,只不过是头皮屑。她在自责、负疚中辗转反侧,刚在疲惫中入睡,又在痛苦中醒来。哥哥还在守着她。从今以后,她心里有些瞧不起的哥哥就成了她唯一的亲人。

  早上五点,哥哥推醒了她,昨晚你吓死我了,现在感觉怎样?好些了吗?如果没事了,我们赶紧去祠堂,奠酒马上就要开始了。没事。没事就好,我扶着你过去。哥哥从这刻起,代替父亲履行保护人角色。她振作起来,和哥哥一起走向祠堂。

  祠堂外已经站了很多人。哥哥告诉她,这些都是来为父亲奠酒的乡亲。她心里感叹,乡亲们的感情真是朴实,父亲这样一无钱二无权的教书匠,还有这么多乡亲来送行,如果自己死了,除了哥哥可能都没有第二个人了。

  有人给她戴上孝帽,有人对她说,快给父亲叩首。她便像鸡啄米一样连连叩首。

  那四个姑娘又开始哭丧。在嘹亮的哭声中,她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如泣如诉。是道公佬在喃斋,喃得太好了,如果编剧都能把台词编得如此节奏分明,还担心收视率?她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又走神了?

  偷偷窥视了周围,看见乡亲们分成两排给父亲奠酒,道公佬在绕棺作法,姑娘们哭声再次掀起高潮。

  各人都有自己的事忙,根本没人注意她,她悄悄放下心来。她把帽子前沿尽量向下拉,遮挡了自己的脸,让所有的人都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可以透过薄薄的孝帽观察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唉,这不是《大宅门》里的一个场景吗?该死,怎么又想到了电影。她在心里说,现在你要表现出痛不欲生,比任何人都要哭得起劲,发挥平时练成的声起泪涌效果。天啊,又想着演戏!她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当痛通过心的传导,指尖有了感觉时,她警告自己,此时此刻,如果你不能真正哭出来,那么平时你心里埋藏的所有对父亲的爱都是假的。怎么可能是假?她是多么深爱父亲啊。

  喃斋重新开始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已经没有放在父亲身上,而是聚集所有听力在听道公佬唱那些动听的歌谣。

  她正听得入迷,一声“起灵”的声音传来,立即有村里的两个大娘一边一个夹了自己的胳膊,将自己扶起来,其中一个说,孩子,你就大声哭吧,从今以后,你就是没爸没妈的孩子了。

  她这才明白,父亲的棺材就要送到李族的坟地,就要埋了。她想到这里,内心狂喊道,不不不,不能埋了父亲。但她的表情却是水波不兴,连眼泪也没有落下一滴。

  她在两个大娘的搀扶下,跌跌撞撞走向坟地,她看到捧着父亲遗像的哥哥走在最前面,也有两个大叔搀着。

  祠堂离坟地有五公里,走出村外,她被两个大娘将头按在地下,并命令,双膝跪下。她糊糊涂涂照做了,原来父亲的棺材要从自己和哥哥头顶经过。当她再站起来的时候,心里有些厌烦,这冗长的葬礼何时才能结束?想到这些,又吓了一跳,连忙将孝帽又拉了一下,将脸全部躲在孝帽下。到达坟茔,道公佬教她用衣服包土,分别在父亲坟墓四个角放进去。她机械地做着,听到有人在议论,天使傻了,父亲死了都不会哭。

  仪式结束后,她原路返回,踏进家门刹那间,听到一个声音在喊美丽!她吓了一跳,这不是父亲的声音吗?父亲刚刚是自己亲手下葬了,怎么可能还会叫自己。接着又听到一声美丽。她才想起,这不是父亲叫自己,而是花美丽母亲在叫花美丽。

  花美丽在埋葬最后一个亲人母亲后,整个人已经疯癫了,回到家,头脑中全是幻觉,也正因为出现了幻觉,在回单位的路上走向死亡。

  机票已经订好。第二天,她就要回北京了,哥哥和六叔都希望她等父亲过了头七才走。她告诉他们,剧组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担搁,必须在拍摄前赶回。

  行李已经准备好,哥哥明天开车送她去机场。哥哥忧伤地说,天使,父亲和我都反对你做演员,现在父亲走了,我也说服不了你,以后你就自求多福吧。她信心满满地说,哥,这次我肯定出名,你就在家等好消息吧。哥哥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好吧,听天由命。

  晚上她睡得很踏实,还做了一个梦,梦中父亲拉着她的手,在乡间行走,父亲指着村中的坟地告诉她。这里埋葬着李族的先人,凡是李族后裔,死后都得埋在这里,我们在此出生,在此老去。以后我死了,也要埋在这里。

  她吓出一身冷汗,醒来后便没法入睡。她看了一下时间,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她突然很想念父亲,想着要和父亲说说话。于是,她起床,向着父亲墓地走去。

  天上有一弯明月,洒下淡淡的亮光。她站在父亲的新坟前,想着地下的父亲将慢慢化作尘土,很恐惧,她还有很多话要对父亲说,但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她抬起头,望着天上逐渐落下的月亮,心中突然亮堂起来,她跪在父亲坟前,大声喊,母亲,我已经成功了,你要好好看看我。喊过后,又突然猛醒,不是母亲,而是父亲,母亲死了三十多年了,她从来没见过母亲,对于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人,母亲只是一个符号,停留在她的生命中,那么,自己为什么喊母亲呢?想着想着,她吓得跳了起来,原来她不是喊死去的父亲,而是喊《北漂》里的母亲。

  她要疯了。她得赶快离开这里。她急匆匆地往家里走去,走着走着,她又转回头,走到父亲坟墓前,赌气地喊,父亲!幸好,这次没有喊错。但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还是在角色中,好像身后就有导演在监视她,整个坟地的小草、虫儿、星星都成了观众。

  她又喊了一声父亲,然后就口不择言地对着坟墓乱说一通。说着说着,又念起《北漂》的台词,自己又成了花美丽,最终她逃离了坟地。

  回到北京,她病了一场,不吃不喝,整天昏昏欲睡。导演过来看她,看到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关心地说,你得尽快振作起来,马上就要开不拍了,千万不能掉链子。

  导演走后,她好像打了鸡血,立马精神抖擞起来,又开始拼命背台词,对着镜子揣摩角色。可是镜子中不时就冒出来父亲的形象,老在耳边说,你已经浪费了十年,早点回家吧。她只好逃离家中,在街上慢无边际地瞎逛。

  开拍当日,她就像花美丽附身,每一个镜头都是一次就过。导演喜上眉梢,由于主角拍摄顺利,比原来提前了近半个月。

  最后一场戏,就是花美丽在上海站稳了脚跟,在外资企业当了主管,正当她准备回家接唯一的亲人母亲来定居时,母亲突然晕倒不治身亡。而重头戏则是花美丽在母亲下葬的那个片断。

  导演一声令下,灯光、摄像,所有工作人员目光都集中在李天使身上。李天使的脸上布满了悲痛的忧伤,泪水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画外音起:

  茶碗里还温存着母亲在我儿时给我浸泡的生命,那透彻的心情还在为我倾诉母亲年久的沧桑,只是我已经遗忘,我来的地方和我将要去的地方。母亲也不在床头陪我睡觉,她带着遗憾离开,去了终究有一天我也要去的天堂。

  天使在画外音中看见乡亲们为父亲奠酒的场景,她在心里哭喊:父亲,不要离开我。

  于是,她开始道白:

  我在,你就在。你在天堂不会孤单。我也会慢慢平静,把对你的思念化作每一天的动力。

  天使读着台词,内心全是对父亲病逝的悲痛。她的悲痛在台词的催化下,越来越纠缠在一起,哪个是天使,哪个是花美丽,她已经没法分开。

  今天,下葬的并不是你。真正的你一直藏在我心里,陪着我一起。

  在念到“真正的你一直藏在我心里”时,悲伤的维度豁然拉高,天使泪如泉涌,在灯光的影照下,一滴滴地掉落,人晕倒在地上。所有灯光都亮了,导演和众人都站了起来,为天使出色的表演鼓掌喝彩。

  杀青宴热烈喜庆,大家都祝贺李天使。导演直言,这部影片一定走红,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好好休息几天,宣传马上就要开始,还有硬仗要打。

  接下来,李天使像个木偶似的被拉到各种不同的场合摆姿势,按导演要求讲一些无伤大雅的花边新闻博版面。

  一年后电影上映,果然一炮打响,好评如潮,《电影艺术报》以一个整版刊出了著名影评家吴虚大师的评论。他以《李天使,无人可及》为题,预示李天使将在影坛上独树一帜,无人可及,世界电影史将铭记一个叫花美丽的角色,并将永载电影史。各地报刊纷纷转载。娱乐记者四处出击,李天使却人间蒸发……

  又过了半年,在北京地铁上,有人看到一则寻人启示事,李天使居然走失了。

  那人看着照片有点熟,突然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演花美丽的那个演员吗?可惜了。

  谢凤芹,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理事,二级作家,钦州市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于《当代》《长篇小说》《散文选刊》《延河》《广西文学》等刊物,作品入选《当代小说家作品选》等。著有长篇小说《欲望的轮回》《大地无言》,中篇小说集《婚姻黑子》《谢凤芹作品选》《叶落地平线》,散文集《静听天音》,文学评论集《字里乾坤》以及北部湾名人系列《国柱冯子材》《虎将刘永福》《大儒冯敏昌》等。

  


 
《春城晚报》副刊征稿启事
“江山多娇城 龙凤呈祥地”全网小说征文大赛
《人民日报·海外版》华文作品版征稿启事
人民日报“国家助学贷款助我成长”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国际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春满园杯”散文大赛征文活动
全球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聚寿山杯”首届全国散文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豆瓣阅读「社会派推理」主题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大赛截稿在即
第五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征稿
“你追寻诗和远方,我就在嘉峪关等你”主题文学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江苏省作协主办 首届“栖霞胜境”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百度贴吧原创微小说大赛等你来秀
大连出版社第七届 “大白鲸”文学优秀作品征稿启事
新世纪优秀原创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文化生态”杯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雅泰家具杯”全国美居文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神农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启动
首届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流沙河

路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比他低估的核心资产不多了,抄底买入机会要来了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