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林 来源:  本站浏览:52        发布时间:[2018-06-13]

  四十年前,我和云云结婚。那时三爷正在完达山深处给生产队看人参园子。那年冬天,三爷的老胃病又犯了,要下山治疗。可他看园的窝棚没人照料不行,便委托我和云云去看屋子。云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深山老林是啥模儿样,光听老辈人讲那里是“棒打狍子,瓢留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世外桃园,一听说要进山看人参园子便来了兴趣儿,没等我表态,便点头应允了。

  我略微沉思了一会儿,觉得云云的话也有道理。那时我正是高中毕业,曲波笔下的《林海雪原》早已被我看得滚瓜烂熟,对关东的深山老林更是充满了神秘感,若是能在深山里住上一冬,亲身体验一下“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的好一派北国风光,再实践一下撵狍子、抓野鸡的滋味儿,说不定自己也能写一个《林海雪原》的续篇呢!一这样想,我和云云一拍即合,立即准备向大山里进发。

  那年冬雪下得特大,平地积雪一米多深,要不是坐马爬犁,真是寸步难行。山边子的野鸡成群结队地在丛林里觅食,因为雪已把树下的地面掩埋,野果和草籽已无法觅到,只能啄食长在山杨树上的一种叫冬青的绿色食物充饥。马爬犁一经过,立即打扰了它们的平静生活,咯咯地叫着飞起,霎时眼前一片五彩斑斓,如同一幅美妙的山水画。云云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时不时地大呼小叫。我却故作深沉,以老者的身份教训她:“这算啥?戴草帽亲嘴——差远啦!若真到了深山里,让你感到新奇的事儿多着呢!”正说着,突然发现一个毛绒绒的小动物,不用说,肯定是只狼崽子。那时,家乡的狼特别多,三五成群地在村子周围转悠,却不敢进村,只是坐在树林边往村子里望,并没见它们攻击过人和家畜。所以,云云见到狼崽儿并不怕,不光不怕,反而感到很亲切,时不时地扔些狍子肉引逗它,逗得那狼崽儿竟跟在爬犁后捡拾狍子肉,不肯离开了。我见状连忙告诫云云:“深山里的狼不同山边子的狼,非常凶残,千万不要惹它们,一旦与它们结下仇,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咱千万不能因为一个狼崽儿而引火烧身。”云云却不以为然,白了我一眼说:“看把你吓的,干嘛这样胆小?这肯定是被狼群遗弃的崽儿,不会引狼入室的。”“何以这样说?”“一般情况下,春夏才是狼的繁殖季节,估计是哪条狼没搞好计划生育,才生下了这个小狼。而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小狼是肯定过不了冬的,所以就被老狼抛弃了。”看来云云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再者,我也晓得云云会些武功,根本就没把狼的事放在眼里。记得她刚来我们生产队落户时,小伙伴儿们都欺负她是“山东棒子”,走走路就给她下“腿绊儿”,想出她的洋相。谁知她根本不吃这一套儿,解下缠在腰间的跳绳说:“我让你们五个人一伙儿,我一个人和你们拔河。你们要是赢了,我情愿把跳绳输给你们,要是我赢了,你们以后可再也不许欺负我!”“行!”小伙儿们异口同声地答道。云云把绳子的一端扔给小伙儿伴,自己则用一只手扯住绳子的另一端。等小伙儿伴们拉开了架势,她才不慌不忙地用上了力。只听她说声“过来吧!”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帮了云云的忙,只见小伙儿伴们哧溜儿一声,就乖乖地被她拉倒了。这下子云云的名声大震,伙伴儿们都晓得她有几下子,再也不敢和她动手动脚了。要说云云会武功,还是跟她的母亲学的。别看她母亲是小脚女人,走路像鸭子般的摇摇摆摆,可确实是身手不凡。记得她家刚搬来那年的一天,她去生产队长家去申请救济粮。可一进院,就见两只大黄狗气势汹汹地冲上来,狂叫着要给她来个“下马威”。云云的母亲想,打狗也得看主人,况且咱是来找生产队长申请救济粮的,哪能跟狗一般见识?这样想着,便边走边问:“屋里有没有人?快出来看狗!”谁知叫了几声屋里竟没有人应,这时两只狗已扑到眼前,再不动手就会被它们扑倒了。只见她不慌不忙地弯下腰,两只手同时一叫劲儿,说了声:“我叫你仗势欺人!”也不知怎么搞的,她竟同时抓住了两只狗的前腿儿,用力一甩,竟把两只狗像拎小鸡似的拎起来,再一叫力,说了声:“到屋后待着去吧!”竟把两只狗抛过屋顶,甩到屋后去了。只听得屋后传来狗的哀叫声,再也没见它们出现。这下子云云的母亲在村子里出名了,谁也不敢小瞧这个小脚女人了,她能把两条狗同时抛向屋后,真要是把她惹急了,还不得把人也抛向屋顶?连村里的男人们都敬畏她三分,何况我们这些黄嘴丫子没褪的淘气包子?再也不敢叫云云的母亲叫“山东棒子”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底了:云云愿意咋办就咋办吧,如果真的丢下这狼崽儿不管,在这冰天雪地里,他们的小命十有八九就没了。于是,云云把小狼抱回人参园子的小屋,我也没阻拦。

  狼崽儿成了云云的心肝宝贝,喜欢的不得了。她在娘家时养过狗,有些经验,像对待孩子一样,把它养得特别壮。没过多久,它就长成了一个小圆球,还给它起个名字叫“三丫”,意思是除了我们俩人外,就是它了。三丫特别有灵性,半个月后,只要你叫一声“三丫”,它马上就竖起耳朵,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你。如果它摇尾巴,你一定会以为它是条狗。白天,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它会在阳光普照的院子里跑来跑去;晚上,它可以随便钻进谁的被窝,在我俩的怀里呼呼大睡。

  有一天,三丫把来检查工作的生产队长吓得连声尖叫:“狼!狼!狼!”。他是云云母亲摔狗的老生产队长的儿子,子承父业。生产队长吓得俩腿直哆嗦,当即发话:“必须把它打死,要不就把它拴起来,真要是出了事,你们俩敢负这个责任?”

  生产队长的话就是“圣旨”,我俩不敢不听,但我俩又舍不得打死它,于是,便用了一根铁丝拴住了三丫的脖子。可他毕竟是个充满野性的东西,哪能乖乖的被拴着?它不吃不喝的拼命的挣,直到把脖子挣得鲜血横流还不罢休。我和云云实在不忍心看它拼命挣扎,便只拴住了它的一只前腿。这样一来,它自由多了,也安分多了,几天后也就适应了。

  再待几天就要过小年了,生产队传来口信,说是给我俩冻了两麻袋冻豆腐,让我下山去取。临行前,我再三叮咛云云注意安全,因为我发现三丫近日挣扎的嗥叫声曾引来过骚动的狼群,要不把三丫放掉算了。云云却不以为然,一是她舍不得朝夕相处两个多月的三丫,二是她自以为会三拳两脚,群狼是不敢近身的,只能看着被拴着的三丫着急,却带不走它的。我见云云态度坚决得十头老牛也拉不回,也就没再说什么,匆匆下山了。

  真像我预测的那样,我去的那天晚上,云云果然遭到了不测——群狼循着三丫的叫声来搭救它来了。这些都是云云事后告诉我的:那天晚上天刚擦黑,云云突然发现远处的山上有几个黑点在移动,定睛一瞧,是几只狼向人参屋窜过来。十几分钟后,它们就来到了门前,像排队一样坐在雪地上。云云数了一下,一共是九只狼,可能是三丫的家族成员,

  它的长辈带着它的兄弟姐妹倾巢出动了。三丫嗅到了同类的气息,立刻骚动起来,兴奋得挠首弄姿,但它不会像狗一样汪汪的叫,只会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像个不会说话的聋哑人。但他被铁丝拴着,走不脱,只能焦急地原地绕圈子,不时地向狼群张望。

  云云不敢怠慢,连忙进屋取出红缨枪准备应战。可她出来一看,只有六只狼了,另外三只却不知去向。云云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警惕,握紧手中的红缨枪背靠着南墙垛子四下观瞧。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屋顶上跳下来,在地上打了三个滚儿,张牙舞爪的扑向云云,她的前襟被抓开了两条大口子,白花花的棉絮漏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两条黑影扑下,三只狼同时向云云发起了攻击!云云这才醒过腔来:长辈人都说狼不但凶残,而且特狡猾!这回云云算是领教了狼的进攻招数,它们从屋的后坡爬上屋顶,要给她来个突然袭击!云云来不及多想,“啊”地的大叫一声拉开了架势。她陡然地一叫,把三只狼吓得愣住了,停止了进攻,往后退了退,坐在地上看她到底有多大能耐。

  远处的那六只狼见云云不是凡人,这一招没能把她吓住,便孤注一掷地一拥而上,想四面出击,速战速决。其中

  毛色灰白的老狼显然是只头狼,只见它的尾巴在地上像扫地一样乱摆,九只狼立刻形成了三个战斗小组,从三个方向发起了进攻。此时的云云还真的稳住了神心,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她要先下手为强,捅死个倒霉的刹刹狼群的威风。突然从正面扑过来的三只狼有一只扑的猛了些,竟跃过云云的头顶,就在它那肚皮掠过云云的头顶的一刹那,云云双手一叫劲儿,一枪扎中它的腹部,紧接着一甩,那只狼随着哀叫声,像摔只破口袋一样,把它摔在地上。就在云云紧步上前,准备扎第二枪结束它的性命时,群狼却一拥而上,抢去了受伤的那只狼。

  双方出现了短暂的叫停,只有那受伤的狼在雪地上抽搐着哀鸣。这时,令人吃惊的场面发生了,只见那灰白色的头狼走上前来,在那受伤的狼身上嗅了嗅。接着它竟伸出舌头舔起那只狼的血,然后竟撕扯着吃起了肉。看来它是想不让自己的同类落入敌手才这样做的。宁可让同类被自己吃掉,也不让它惨死在人类的手中。云云亲眼目睹了自残骨肉的血腥场面!那只狼还没有死透,当头狼撕扯着吃完它的内脏后,可能已经饱了,一边舔着舌头一边退到了旁边,那几只狼才  凑上前来对死狼分而食之。但仍有两只狼看着云云,不让她退到几步远的屋子里。云云无奈的想,这样也好,也许它们吃饱了就不会救它们的崽儿了,但愿如此。可一旁的三丫仍在呜呜的低嗥,上下蹿动。

  谁知那些狼把同类吃光后,仍坐在那里不远不近地看着云云,不想放弃解救三丫的计划。只见那头狼又甩起尾巴低嗥起来,几只狼再次对云云形成了半包围。云云想,等我再捅死一只狼让它们吃,等它们吃饱了就不会再打三丫的主意了。

  狼又开始进攻了,三只一组朝云云冲过来。云云沉着应战,虽然将七只狼都刺伤了,却没刺中要害,而自己也挂了彩,前胸和腿上都受了伤,鲜血顺着衣襟和裤管往下滴。她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此时,三丫越来越不安分了,每当狼群向云云进攻时,它都会高声嗥叫拼命挣扎,想挣脱拴住它前爪的铁丝。也不知它是想帮助云云还是想帮助它的同类。但那根粗铁丝它是无论如何也是挣不脱的。就在这时狼群在头狼的指挥下已改变了进攻的战术,采取车轮战的办法,轮番进攻:这三只刚刚被云云击退,另三只又冲了上来,云云只好竭尽全力应战,手中的红缨枪却舞动得越来越慢了。

  突然一个黑影跳到了云云的面前,定睛一瞧,竟是三丫!只见它把云云护在身后,脖子和脊背上的毛全都竖了起来,对着它的同类低吼着。云云的心里一热:我的好三丫,平时没有白疼你!也许是那几只狼见了三丫已挣脱了铁丝的束缚,已大功告成,也许见了三丫已被判了它们,心灰意冷,而不想恋战,在头狼的指挥下,竟悄悄退去。

  狼群终于退去了,云云却瘫坐在屋前再也站不起来了。三丫把头凑过来,在她身边嗅个不停,边嗅边呜呜的低叫,不知它在说些什么。见云云没有反应,三丫停止了叫声,竟向那群狼的方向走去。云云发现它去的很慢,一步一回头,还一瘸一拐的,雪地上印着它的血痕。云云纳闷,三丫是被铁丝拴着的,它是怎么挣脱的呢?便大声的喊:“三丫,回来!”三丫听到云云的呼喊,终于停下来。可它只回头看了云云最后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追赶它的同类去了……

  这一切,都是云云躺在小屋的炕上对我说的。她的前胸和腿上的伤仍在往外流血。她说:“我到现在也想不通,那头狼宁肯带头自残骨肉,也不让它的同类落入我手;我更想不通,三丫竟会舍生忘死的挣脱铁丝,也要追赶它的家族……这也许就是狼的本性吧?”听了云云的话,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