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林 来源:  本站浏览:120        发布时间:[2018-06-12]

  事情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二妹在离家很远的县城上中学。那时家里很穷,山上却有许多草药,二妹便用假期采药卖到县里的药材收购站。

  记得那是暑假的一天,二妹又上山采药。因为名贵的药材大多生长在人迹罕至、十分险峻的地方,为了能采到名贵药材,二妹来到以前没有到过的深山里。当她穿过一片灌木丛时,猛觉得前方沙沙作响,定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鹿,对着二妹不停地摇晃着脑袋,咪咪地叫着,好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小鹿的腹部不时地抽搐着,分明是刚吃了什么有毒的野草。它张着嘴,好像要呕吐,却吐不出来。二妹恍然大悟:它肯定是吃了不好的东西,想吐出来。

  她来不及多想,赶忙从背篓里拿出几棵狼毒草,朝小鹿的嘴里塞,让它吞咽。小鹿慢慢地咀嚼着狼毒草,很快地咽了下去。狼毒草有强力催呕的功效。果然,没过多久,小鹿把胃里吃的草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二妹仔细观瞧,原来是它误食了一种叫走马芹的巨毒野草。误吃了这种野草过不多久就会麻痹神经窒息而亡的,可能是小鹿感觉不对劲,才想把刚吃的走马芹吐出来的。

  二妹又给小鹿喂了些镇静的草药,这些草药有很好的消炎、解毒的作用。小鹿吃了这些草药后安静下来,朝二妹点了点头,便蹒跚地向榛子丛中走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榛子丛中。

  过了半个多月,老婶生病,老叔带老婶到县里看病,让二妹一个人看家。老叔家位于一个山坡上,那时的狼特别多,晚上狼的叫声闹腾得人无法入睡。大约半夜时分,二妹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跳过篱笆来到院子里。二妹突然想起厨房的窗子没关,刚要去关,猛然见一个黄乎乎的东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吓得二妹大叫一声,以为是野猪蹿进院子,赶忙关上窗子,跑进屋里,用被蒙上头,躲在被窝里听动静。过了一会儿,听院子里没动静了,才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往院子里偷看。这回她看清了,不是野猪,而是她半个月前救的小鹿,可能是被狼群追得无路可逃,才跳进院子里躲灾的。二妹想打开房门把小鹿唤进屋里,又怕惊动它,只好作罢,就这样隔着窗子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大约后半夜时分,小鹿侧耳听了听院外的动静,便一跃蹿出院子,那优美的跳跃动作,就像跳高运动员似的,在空中定了个格儿,便一闪不见了,让二妹有些恋恋不舍。

  老叔和老婶一个星期没回来,小鹿每晚都到二妹家来,二妹非常高兴,渐渐的,她跟小鹿混熟了。她知道小鹿对她充满善意,也很聪明,你对它好,它是知道的,它也有情感,只不过不会用语言表达罢了。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走进它们的世界,和它们成为朋友……

  老叔老婶回来后,小鹿就不到二妹家来了,二妹的心里空荡荡的。一天,她不知不觉又到了与小鹿初次相遇的地方,想起那一幕幕,心中百感交集。突然,她听到前方的榛子丛沙沙作响,啊!小鹿竟然出现了,二妹激动得轻轻抚摸它,和它轻轻地说一些安慰的话,像老朋友似的。

  小鹿渐渐地长大了,出息得像个“美男子”。一天,它正在吃草,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声鹿的嘶鸣,它听出是一只母鹿的叫春声,立刻回应起鹿群的回应声,嘶鸣声此起彼伏。“美男子”听到母鹿的叫春声,便春兴大发,飞奔到目的地。“美男子”的自信和得意让鹿王很不爽,自以为是所有母鹿的占有者,现在“美男子”竟公然来抢它的“妃子”,便横刀立马地挡在“美男子”的面前。瞬间,“美男子”和鹿王搅在一起。几个回合后,“美男子”占了上风,它飞起一蹄,踢在鹿王的鼻梁上,鹿王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美男子”闪电般地扑过来,将爬不起来的鹿王压在身上,用头撞,用脚蹦,眼看鹿王就要死在“美男子”的蹄下。

  当时,我和小弟正好赶上,便合力拽“美男子”的尾巴,想把它从鹿王的身上扯下来,却不起丝毫作用,“美男子”就像焊在鹿王身上一样。我用鞭子狠命地抽打“美男子”的鼻梁,也无济于事,“美男子”仍死死地压着鹿王,撞击着,踢打着。我见这一招不管用,就喊小弟:“快喊你二姐来,或许她有办法!”

  待二妹赶来时,浑身血淋淋的“美男子”仍在没命地撞击着鹿王。二妹拽着“美男子”的鼻子,试图拉开它,可“美男子”杀红了眼,仅仅是刹那间的迟疑后,又投入到战斗中。二妹的眼泪急出来了,对着“美男子”喊:“你怎么不听话?我算是白疼你了!”“美男子”仿佛突然听不懂二妹的话了,理都不理了。

  这到底该怎么办?我和小弟的目光都投向二妹。二妹的脸突然红了,小声对我说:“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你让小弟把四秃子找来。”我知道,四秃子是个光棍汉,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便喊道:“你疯了,我们都没用,找四秃子来干啥?来看笑话?”二妹含着眼泪说:“你别问那么多,照我说的做,把他找来或许管用。”我只能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态度了,对小弟喊:“快去把四秃子找来,就说我给他找了个小媳妇,要他来相亲。”

  小弟蹬蹬地跑开了。不一会儿,小弟真的拉着四秃子赶来了,四秃子的脸兴奋的红扑扑的,大老远就喊:“林子哥,我来了,小媳妇在哪儿?你瞧我,没顾得准备,新买的手表都忘了戴呢!”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没女人亲你会死啊,是二妹找你有事,你问她。”四秃子更来劲了,嬉皮笑脸地走到二妹跟前颤声说:“二妹,你找我啥事?快说,你四秃子愿意为你效劳!”

  二妹没理四秃子,转身来到“美男子”的眼前,拽它的角让它看。这时,四秃子也来到二妹面前,笑嘻嘻地拉住二妹的手说:“你说呀,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急死我了!”就在这时,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美男子”突然停止了攻击,“呼”地站起来,瞪着眼睛警惕的看着四秃子。四秃子一下子从亢奋的情绪里醒过来,转过身抱头鼠蹿,“美男子”则挑衅似的朝着四秃子的背影扬蹄嘶鸣着。鹿王得救了,我和小弟目瞪口呆,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小弟问低着头的二妹:“这是怎么回事?‘美男子’看见四秃子怎么就……”二妹低头不语。小弟终于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问:“你知道个啥?”小弟闪着亮眼说:“我估计呀,‘美男子’对它的主人有感情,看不得他那酸溜溜的样子,一直在保护它的主人呢!”

  小弟没有说错,四秃子早就垂涎二妹了,趁她上山采药的当儿,就找机会套近乎,动手动脚的。说来也怪,一旁的“美男子”好像通人性,知道二妹的苦衷,只要看见四秃子来到二妹的身边,就红着眼睛朝他又叫又踢。刚才,它看见四秃子又来骚扰女主人了,这才从狂怒中回过神来……

  二妹说:“‘美男子’一晃已经十五岁了,已经确立了鹿王的地位八年了。对于它来说,已经步入了晚年,鹿王的地位正受到其它公鹿的挑衅。”

  真让二妹说对了。我亲眼见一个长得高大雄壮的公鹿竟敢踏上“美男子”所拥有的茂密如水草大吃大喝。虽然“美男子”给挑衅的后生狠狠的教训,但它也累得汗流浃背,之后两天中它连草都吃不下去了,明显的力不从心。这时,已经一天没有喝水鹿群,向着前边一条弯弯的小河加快了脚步。几个年轻的公鹿嫌“美男子”走得太慢,好几次要超越它提前到达水边。“美男子”都用凶狠的目光阻止了,它不希望纪律遭到破坏,纪律就代表它的尊严。临近河边时,几个年轻的公鹿再也无法忍受炎热的折磨,纷纷从“美男子”的身边跑过,跳进水里。“美男子”第一次受到如此狂妄的轻视,便冲向那些公鹿面前,挥动粗壮的犄角把一头公鹿顶个四蹄朝天。当它向一头公鹿发起攻击时,腹部却被一双有力的犄角戳进去,一阵剧痛传遍它的全身,它感到天旋地转,踉踉跄跄地走上河岸,伴着疼痛,羞辱的泪水顺着它的脸颊滑落。

  “美男子”没有再去喝水,静静地站在鹿群后面,感到这曾经由它来说一不二的集体对它如此冷漠。当鹿群在新的鹿王带领下继续前进时,它仍呆呆地站着,眼看着昔日的臣民们一个个离开。它觉得当荣誉和尊严扫地时,肉体就成了没有灵魂的躯壳。但它倔强地认为,自己壮实的身体和头上那树枝般的犄角仍可以让它成为鹿群中永恒的孤独英雄,便一无反顾地朝着鹿群相返的方向走去。

  太阳收起最后一丝光芒,“美男子”感到从未有过的寂寞,好几次想回头寻找鹿群的足迹,但鹿群在新鹿的王的带领下走得很快,它再也无法追上了。傍晚时,“美男子”选了一个能遮风的山坡,它需要休息保存体力,但警惕是时时不能松懈的,山林里处处潜伏着杀机,特别是夜晚。半夜里,一个细碎的脚步声惊醒了它,抬头向四周环视。它发现不远处出现两盏绿灯,知道来者不善,立即站了起来,浑身肌肉因恐惧而颤动。再仔细地瞧,确认只有一只狼时,便轻松了许多。那也是一只老狼,在远处不停地徘徊,却不敢向前跨跃一步。“美男子”又卧下了,它知道那孤单的老狼根本没有勇气来靠近它。

  太阳升起来了,老狼仍在不远处徘徊。“美男子”又回到小河边,决定先在那里定居,万一碰到狼群可以跳进河里躲避。老狼远远地跟着它,它走老狼也走,它停老狼也停。终于到了河边。它贪婪地喝起水来,老狼围着它转来转去。就在它低头一瞬间,老狼突然箭一般地扑上来。它感到腿部一阵钻心地痛,便抬腿猛踢,踢中了老狼的后胯,抛出去三四米远。低头看自己的腿时,才发现后腿已被老狼撕开一个大口子,脚下的河水已是血红一片。它不敢再掉以轻心,随着老狼的转动不停地调整身体和角度,但越动血流得越多,渐渐地那只受伤的腿麻木了。它这才明白老狼围着自己转,是想等它血流干时再下口,便卧了下来,尾朝着河水头对着狼。这一招很管用,老狼无法围着它转了,在它面前不停地走动,却始终无法下口,只能失望地离开。

  老狼再也没有出现。“美男子”就睡在河边,仍是头岸尾朝河水。突然,它听到哗哗的河水里有异样的声音。还没等它缓过神来,另一只腿同样在了疼痛中条件反射般地弹出,老狼被抛进小河的深处。它不得不站起来防卫,老狼一次次地扑来时,它挥动着犄角去撞击,但却一次次地落空。大幅度的剧烈运动,它的伤口再次开裂,浓浓的血腥味儿使老狼异常兴奋,猛地蹿起,尖利的牙齿直奔它的脖子。它用犄角再次向老狼撞去,但动作太慢了,身躯重重地摔在地上,老狼死死地咬住它的喉咙……

  又过了一周,我领着二妹再来到小河边时,只见河边有一具骨架,在阳光下泛着苍白的光。二妹望着那狼牙剔过的骨架默默无语,好半天,她抬起头来说:“若是它能面对现实,承认现实,也不至于遭此下场。”说罢她又摇了摇头:“哎,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别说是它,就是人到此境地也难自拔呀!”我听二妹这番话,也只能默默地点头,默默地咀嚼着话的滋味儿。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