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4        发布时间:[2019-10-28]


  初夏的早晨,天上飘着浮云,地上刮着阵风,凉凉的气温中,夹杂着股股彻骨的寒气。但62岁的乔大嫂,却在自家的场院上,四肢乱蹬,打滚翻圈,眼泪双飞,口吐白沫,不住地嚎啕。声声撕心裂肺,悲惨之状震撼耳目和灵魂,让人不忍听和看。

  家中在建房子、砌围墙、做场地,田里又要打油菜、收小麦,可谓忙得不可开交,这大清早的,她怎么忽然发疯似地躺倒地下哭泣的?既没有羊癫风的病史,又未听到和看见与一向不和的前后左右邻居吵架,而且在家中一直是居于领导地位,是个说一不二的作大主的角色,怎么独自一人在满是黄砂、水泥等建筑灰尘与杂屑的场院里嗥叫,更不见独生的儿子、媳妇和长得与她一般高的孙子来劝慰?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因界址纠纷而积怨10多年、刚刚和好但依然是面和心不和的东邻安儿嫂,端了盆脏衣服放到自家的场院里,一边拿出扒儿凳、洗衣粉,坐下来慢悠悠地搓洗起衣服来,一边熟视无睹地向西抬头瞟瞟望望。因为仅有一路之隔,乔大嫂在场院上打滚哭嚎做独角戏的一举一动,她看得最是真真切切。“又是怎么了?”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乔大嫂在场院上哭嚎已经有10多分钟了,嘶哑的声音越来越衰弱,捶胸蹬腿的频率越来越小,泛着泡沫的白色口水,粘贴在上下嘴唇上,并如一条蚯蚓爬挂在左嘴角的下方,脏兮兮粘乎乎的其景其状,真有点让人惨不忍睹作呕反胃。只见矮她一头、走起路来脚踝骨“嘎吧嘎吧”直叫,猪肝色的脸、人称“老鳖头”的丈夫,不时地弯下腰来,低声下气地在劝她:“不要哭了,不要难过了,气坏了身子,还是自己受害。快起来吧!地上这么冷,又很脏……”边说,边用手去摇晃她的手、她的身子,还一一拭去她嘴角上残渣剩饭似的唾沫。低三下四的其形其状,如乞丐饿得饥肠辘辘不得不讨饭时的哀求,似稚童不谙世事天真懵懂中的玩耍,可笑可怜可叹亦可悲!

  “快起来!好吗?让人家看了,多不好啊!”“老鳖头”的丈夫又是一阵嗡嗡语。

  乔大嫂终于止住了嚎啕。忽然回光返照似的精神焕发,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及掸掉浑身上下斑斑点点的灰尘,转身拔腿就往场院外走。脚步急急匆匆,不留片刻空闲。

  “你又去哪里?快回屋里歇着吧!”“老鳖头”的丈夫,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她。任她腾挪乱晃,依然既抱又拖地把她生硬硬的拉回到屋里,关上了外门。

  不指望、也没有其他人来劝说与安慰。乔大嫂的人,终于被“老鳖头”的丈夫,死拉硬拽的抱进了房间,嚎啕的风波终于止息。但关于她突然发疯般的痛哭流涕这个谜,却象晨雾一样,很快地弥漫开来,并闹得沸沸扬扬的。

  “头一天还颐指气使得两手叉腰的指派着谁在家监督砌围墙、谁下田忙抢收,浑然一个领导者的派头,怎么隔了一夜就换了一个人似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夫妻拌嘴?与子女呕气?跟做工的老板争执?都不会吧,从没听说呀!”

  “那是为什么呢?肯定有原因。否则,不会发这么大的野!”

  ……人们暗底里与私下里悄悄地泛滥似的猜测着,议论着。

  也就是乔大嫂嚎啕后的第三天早上,人称“包打听”的陆泉嫂,突然急匆匆的奔到安儿嫂家,象探得天大的秘密似的,神神叨叨的对又正坐在场院里洗衣服的安儿嫂说:“你个晓得,那个‘千人怨’前天是为什么哭丧?”陆泉嫂因一小事与乔大嫂也已积怨多年,一直是见面如路人,相互不搭理。所以,她一直随大流的称乔大嫂为“千人怨”。

  在这个30来户的庄子里,乔大嫂与18户闹过矛盾产生了隔阂,所以,至今一直不说话、不往来。因为有一半的户子与她不和睦,所以被大家称为“千人怨”。

  “我不懂。你打听到了?”手不停顿地搓着衣服的安儿嫂,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打听到了”、喜不自禁又有点急不可奈的陆泉嫂,似乎要把这一消息一下子全部说出来,但由于过于兴奋激动而不得卡壳般的打了个愣,稍稍缓缓了口气才继续说道:“我打听到了,是被儿子骂的。儿子说她贩是非,是个挑拨离间的祸害精,芝麻大的事,被她说成盘篮大,弄得家里不和邻里不睦,无法做个正常人。”

  一向言听计从于她的独生儿子,今年36岁,娶妻生子,自己的儿子也已14岁了,即将小学毕业。与她共同生活了30多年,却从未对母亲的她,发过火耍过脾气扔个狠,说句毒辣刺心的话。但这次却破天荒地不光骂了她,更揭了她的短,戳到了她一直沾沾自喜引以为荣的痛处:为人蛮横霸道,说话刻薄尖酸,做事促狭龌龊,乐于飞短流长,习惯挑拨离间。孝顺的儿子,这次为什么要行大逆不道,做忤逆儿呢?原来,儿子的妻子在近邻的好言相劝下,把她故意放到1米的公共路上、阻碍邻居下田收种行车运送粮草的6大捆菜籽秸秆,悄悄地搬离了。本想治他人的路,让别人不好下田收种的她,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儿媳,这回虽然终于识大体顾大局,却与她唱的是反调,使得她的这一计谋很快落空。这便激起了她的极大恼怒,连连责怪儿媳妇太痴呆,胳膊肘往外拐,并拉长了紫黑色的脸,毫不留情面的骂了儿媳妇一通,以解心头之恨。

  一向小心翼翼安于本份,也不好抛头露面,只是躲在她的屋檐下过着与外界几近隔绝日子的儿媳妇,自打跨进了她家的门,由于收敛了个性,事事顺从于她,所以,从未受到她的责骂。没想到今朝却遭遇这开天辟地般的委曲,那分难堪与痛楚,真是要说有多重就有多重。更何况儿媳妇并未做错事,她只是想把生存的环境稍为改善一下,免得四边臭转过来了,没有个人来跑跑戏戏说说笑笑,连鬼都不上门。自己14岁的儿子,礼拜天和寒署假,只得独自一人,如同生活在四面环水且无一人的孤岛上,整天关门在楼上,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游戏,没有一个玩伴,生活得相当孤苦。想到这,她满腹的委曲,化作一腔喷射的泪水,滔滔而出,捧着扭曲的脸,奔到楼上,伏倒床头,呜呜咽咽地啜泣不已。直哭得是天昏地暗,泪眼婆娑似葡萄。

  乔大嫂的独生儿子晚上下班一回来,乔大嫂便忙过不迭地向他数落儿媳妇的不是。刚回家的人,路上颠簸下的心情就很不平静,再听到亲娘这一告状,火星直冒,气堵心头,立即里里外外地寻找起自己的妻子来,要立马给予严厉的批评。当他奔到楼上,看到伏在床头,早已哭成泪人儿的妻子,心头的怒火,不由自主地自灭了一半。再听听妻子一声声一句句如诉如泣的事情原委的反映,联想到这10多年来,左邻右舍一个个反目,变得相当地陌生又敌视,自个的家,如同生活在孤岛上,他的思想和心情忽然大彻大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由要说妻子的不好,变成了责怪做母亲的不是,把个原本与邻为善,大家相处得和和睦睦的家,弄得孤单凄凉,无人搭理。越想,他心头的恨和怒,越盛,如锅炉里的蒸汽,腾腾冒,滚滚烫,直往外窜。于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奔到刚穿好衣服正待下床的母亲身边,虎起肿胀得又红又黑的猪头脸,劈头盖脸地痛骂起来,把积压在心中几十年的怨恨,一古脑地砸向她的亲娘。

  在数落了母亲桩桩件件做得不是的事实后,又狠狠的说:“我们只有30来岁,我儿子才10几岁,今后要不要走出去,与人打交道了?就一直象现在这样,回家关门,呆在楼上个人玩?”他连连地责问:“你们这一代与人家积了怨有了仇,还要我们来继承?我们还要象你们那样地过天天与人吵架、人人憎恨、无人理睬的生活?”一句句责问,如一把把锋芒毕露的刀子,直插乔大嫂的胸口,戳得她只有伤口往外淌血的份,而没有半句反驳争辩的词儿。活到62岁的她,从没有受到过这般的奚落、指责、痛骂。即使是跟着老板出去做临时工,处于被别人管制之下,她也是始终昂着高傲的头,尖酸刻薄的说话,拈轻怕重的做事,不时地占个上风,从没有吃过这样的亏?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给予的呢!这样的伤害,于她来说,前所未有,始料未及,更痛彻灵魂,根本无法治疗。唉!

  说完这些,大气未消的儿子,恨恨狠狠地转身离去。扔下了呆呆地愣怔在床边,一直一言难发的母亲乔大嫂,任她手足无措得忿恨、恼怒、惊恐、惶悚,:“反了、反了、娶了媳妇忘了娘”她低低嘤嘤地如蚊吟蝇鸣。许久,才踉踉跄跄地下得楼来,见到早已起来正在场院上忙碌的“老鳖头”的丈夫,一句未说,就“哇”的一声,嚎啕开来,旋即又躺倒场地上,把满腹的委曲,排山倒海的倾泻了出来。一向被她使来唤去,如同仆人或家犬的“老鳖头”的丈夫,这时,还是象以往那样,成了她唯一忠实信赖的倾诉和依靠……

  正如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样,这个伤害了母亲的儿子,尽管承继了她身上太多太多的血统和秉性,要不,众叛亲离的乔大嫂,也不会固执地坚守到今天。但这一次他的所作所为,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背叛和逆反的,也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

  咋办呢?! 


 
《春城晚报》副刊征稿启事
“江山多娇城 龙凤呈祥地”全网小说征文大赛
《人民日报·海外版》华文作品版征稿启事
人民日报“国家助学贷款助我成长”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国际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春满园杯”散文大赛征文活动
全球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聚寿山杯”首届全国散文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豆瓣阅读「社会派推理」主题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大赛截稿在即
第五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征稿
“你追寻诗和远方,我就在嘉峪关等你”主题文学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江苏省作协主办 首届“栖霞胜境”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百度贴吧原创微小说大赛等你来秀
大连出版社第七届 “大白鲸”文学优秀作品征稿启事
新世纪优秀原创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文化生态”杯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雅泰家具杯”全国美居文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神农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启动
首届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流沙河

路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比他低估的核心资产不多了,抄底买入机会要来了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