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48        发布时间:[2019-10-22]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又渐老在农村,这一生这一世,注定与土地打交道。而下田地当农民干农活,就成了无法推脱不得不为的一件事。这不,在间隔了多年未打药水后,又不得不再次背起喷雾器药水箱,复读起打药水的农活。

  这是一个高温酷暑中的周末,恰逢水稻打药水的临期。早上五点未到,我就悄悄地起床,轻脚轻手的从加夜班、仍在熟睡中的妻子身边走过,慢慢开门、细细关上,踩踏铺、下楼梯地来到厨房,灯却已亮。原来,赤膊着上身的老父,正汗流浃背地在煮着早饭,早饭锅子上的白铁皮盖子,在渐渐掀动,热气钻出锅盖的缝隙,往外直冒窜。

  我不声不响地打开场院东西两扇大门,先是端起早上刚从灶膛里扒出来的大半畚箕的隔夜草木灰,送到老园倒到灰堆上。后又漱嘴洗脸,换穿上长衣长裤和高筒雨靴,又称高帮子套鞋,全副武装后,对已经煮好早饭,正待把烧透的开水灌到热水瓶里的老父说:“我去打药水!”

  “愕、我来打。反正又不急!”老父忽然撂下灌开水的塑料水舀子和塑料漏斗,奔出了门外,到东边的堆房里,拎出电动喷雾器、垫蹲喷雾器背上肩的高脚凳和昨天上午我去买回来的农药,忙过不迭地剪袋口拧盖子,把所有应用的农药,全部倒入塑料泥桶中,稀释浸泡并搅拌均匀,配制出一泥桶药液,然后再根据应打几桶药水,来均匀分配到喷雾器的应该喷施多少桶的药箱中。

  昨天晚上的天气预报说,今天午后有雷阵雨,但却提前来到。夜里就下下了一场短暂的雷阵雨。晒得滚烫的场院地坪上,只见几块湿斑。天空中,依然飘着几片浮云,却无风。太阳还是顽强地钻出云朵,放射出灼人刺眼的光芒。我在老父七手八脚的紧密协助下,终于背起一桶沉甸甸的药水,走向稻田。

  说实话,自打稻种下田落谷后,我就几乎未走到田里过。一则父母顾及我有一份工作在做,不让我沾手,他们虽然腰背渐驼又疼痛,但还是勉强坚持着下田;二则习惯了岸上走的我,除了收种大忙非下田当主力外,平时的田间培管,能躲懒就躲懒,好避让就避让,所以,落谷后的灌水、间苗、拔草、补缺、施肥、治虫等等,一应俱全必不可少的如刚生下来的婴儿,需悉心呵护的培管细活儿,全由七十四五的父母俩包揽了。勤力的妻子倒在晚上六点下班后的时段里,下过几趟稻田,而我则是一直袖手旁观,岸上转悠。而今,密疏均衡分孽匀称正在旺长的水稻,只需临期打打药水,适逢下田看看长势,对症下药地施肥治虫,进入了平平常常的培管期。但我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心血来潮的下田打药水呢?

  原来,日渐佝偻的老父亲的背影,在一次次下田的打药水中,触痛了我的心神与灵魂,让我久久不得安宁。七十五岁的老父亲,背驼又瘦削,似排骨,轮廓分明,肩膀也瘦得削尖,背上三四十斤重的药水桶,头更低埋,腰背更弯曲,硌着骨头的痛和摇摇晃晃的走路的难,挂满了他那张既瘦削又蚯蚓般皱纹的脸,虽然他强烈地坚韧着,从不言语一句,但总如一根针一样,扎在我的心上,疼痛中注满了酸楚辛辣与不忍。好多次,看着他这张负重的背影,我就不自然地产生了负罪的感觉。我该接班种田了,尽管心底里有着一百个的不愿和骇怕,但面对老父背起喷雾器后的蛇行身影,与其心灵时常的不安,不如忍受皮肉的一时之痛。

  田埂上,湿润软滑,稻叶上,露珠点点。我一手握紧喷棒,一手打开电源开关,旋大喷水按钮,便传出“滋滋沙沙”的药水挤压喷溅下的流淌声,药水如细密的雾气,随着喷射的推力,弥漫到稻叶子上、茎节间,原先站立着的露珠,纷纷逃离似地滑落进稻田的水面上,而躲藏在稻叶、枝茎间,滋生病虫害的蛾子,则纷纷扑闪着翅膀,腾飞换地盘。农药喷射到那里,藏匿的飞蛾就连忙先是飞出飞走,继而又纷纷跌倒落下消亡。

  太阳越过我家东边老园一棵长了40多年的钉子槐树头,把全部的热切目光,亲睐般地洒遍了我的全身。单薄的衣裤,早已汗水淋漓,湿成一片。一亩半的水稻,在近6桶药水的突击洒遍消毒下,终于完成了临期必做的功课——打药水治病虫保生长。

  满载着一身的湿色、一脸的汗珠返回。我卸下背上的喷雾器,要用清水清洗一下。老父立即阻止:“别洗了,吃了早饭我还要给黄豆打药水。”原来,多年一直长水稻的尾头两块田,今年改种了旱作物黄豆,没想到地力肥厚,垩得黄豆叶片黑根茎粗,一直疯长。如不控制生长,结果就是只有高大的秸子,难见挂出多少豆荚,势必减产少收。听了老父这么一说,我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衣裤湿了身上赃了,吃完早饭后继续下田,打一次完整的药水,不要老父再下田了。于是,匆匆扒拉完盛了多时早已凉了的稀饭,便背起喷雾器走进尾头的黄豆田,给疯长的黄豆,喷施了两桶控制疯长的矮壮素药水,又一次地完成了打药水的任务。

  就是这样又一个平平常常的周末早晨,虽然有点与往不同,紧张匆忙,大汗淋漓,湿透一身,也较劳累。但我觉得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踏实干净,灵魂似乎也变得祥和安康了许多。而这一切,都缘于我主动复读了不能丢不好误的农事——这一久违的功课!“并且,得由此开始,自觉、主动、时常地温习熟练打长桩。”我在心底里默默地告诫自己。 


 
第二届「怪谈文学奖」征文及笔会邀你参与!
2020“重庆杯”《中国最美游记》第四届文学艺术大赛征稿邀请函
辽宁文学馆2020年度“夏天好书”暨小学生暑假书单揭晓
《浔阳晚报》“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2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书稿的通知
“巴山夜雨诗歌奖”全国征稿活动启事
《中国诗歌》2020年度“民刊诗选"征稿启事
《星星·散文诗》“圆梦小康”全国散文诗大赛征稿启事
儿童杂志征集适合小学生的主题综合策划类稿件
“美哉千岛湖” 第一届旅游故事大赛征稿启事
“万里茶道”全国文学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安小童之家”小学生作文征文启事
“我家的端午”2020年端午节主题征文活动
“助残脱贫·决胜小康”征文启事
《北京晚报》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即将截稿!
第四届“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征稿启事
关于举办“讲繁峙故事,品滹源味道”作品征集大赛的启事
端午“粽情诗意”诗歌征集活动启事
“我爱古鲁板蒿,情系古鲁板蒿”为主题的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故事等征文大赛
更多...

臧克家

石评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恒昌创始人兼CEO秦洪涛:我们正处于科技创新的战略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