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赵霞 来源:  本站浏览:45        发布时间:[2018-05-14]

三月的暖风一起,似乎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味蕾,在草叶急长的气息中热切地苏醒过来。

放了学,我们疯了似的往山坡上跑。那里一大片一大片的茅草地,正在悄没声儿地孕育一种美食。冬天里,我们拔出枯黄的茅草,把它们长长的根须浸到河水里淘洗,露出洁白的甘蔗似的小节根。放到嘴里嚼一嚼,满口淡淡的清甜。现在,这些微甜的汁液全都顺着新抽的茅草茎叶往上,往上,一直聚集到它最鲜嫩的中心。那里微微鼓胀着的,是紧含着的它的花苞,我们叫作茅针。用两个手指取住它,“啵”地一声,轻轻抽出,剥开来,里面躺着的一枚绒绒软软却又丝光亮滑的芯子,是极可口的小食。这茅针原是淡味的,嚼在齿间,却透出鲜洁的清香,和一丝似有若无的甜意。蹲得累了,我们便跌坐在茅草地上,或者干脆卧着,把一面坡的茅针拔得吱吱响。太嫩太细的不要,嫌芯子还太单薄。太鼓太胀的往往又都老了,吃起来味同嚼絮。最后得的一大把又嫩又肥的茅针,用扎辫子的细橡皮筋绑住,一边剥着吃,一边悠悠地走回家。

不久,茅针从裹着它的叶鞘里钻出来,开花了。那些鲜美的嫩苞,都成了蓬绒绒的尾巴,一片片在坡地上招摇着。

我们抽出几支茅草的绒花,互相往脸庞上挠着,边闹边笑,往高高的后山上跑。那里,野杜鹃开得正热闹。粉色的杜鹃这里一丛,那里一丛,都向我们笑盈盈地招呼。随便摘一枝,扯几朵,抽掉像蝴蝶的触须般颤颤伸展着的花蕊,把花儿捏作一团,扔进嘴里。薄薄的花瓣经不起咀嚼,很快化作一团甜酸的汁液。

但粉色的杜鹃花儿留不住我们的脚步。我们迎着风,继续向更深的山里行进。往往是在巨大的岩石边,深僻的山谷里,甚至陡峭的崖壁上,开着一两丛殷红殷红的杜鹃花。那才是野杜鹃花中的上品。颜色不必说,它的亦甜亦酸的滋味,比粉色花儿也要浓郁得多。我们连花蕊都舍不得丢弃,全嚼进去,虽然听说杜鹃花的花蕊吃多了,夜里是要流鼻血的。

吃着杜鹃花,我们的眼睛早觑着山道两边灌木丛里带刺的公公红了。看它白色的五瓣小花怎样开起又谢落,怎样结成一个个小小的青涩果子,这果子又怎样慢慢地鼓胀起来,由青转黄,由黄转橘,最后熟成一粒粒引人垂涎的公公红。公公红就是覆盆子。我是读了鲁迅先生的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才晓得这果子还有这么个学名。其实,早在它开始褪去青色、露出黄意的时候,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出手了。可惜那味到底是涩的,只好不甘心地吐掉。待果子开始染上橘色,摘一粒再尝,酸意仍在,却已透出点儿鲜甜的意思。终于等到红红的莓果连片成熟的时候,我们携着各式口袋,在山间一路搜寻,边摘边吃。近路的公公红最易摘取,但又大又红的果子总是藏在幽深的叶丛。那些日子,山里的公公红一日一熟,食之不尽。尤其一场阵雨过后,原先早给洗劫干净的灌木丛,又结出一片神奇的红果子。我们爱把最红的一捧果子聚在手里,猛地塞进嘴巴,尝一尝乡间饮食生活中并不常有的那种沁人的蜜甜。

莓果的气味弥漫在山间,虫子们也来分享盛筵。这些小东西大概和我们一样,一早候在那里,专会挑最鲜最甜的果子下嘴。黑色的蚂蚁们循着甜味,窸窸窣窣地爬上枝头,趴在果子上吮吸。恰好我们也看见了,把果子摘下来,抖一抖,照样敢吃。若趴着的是洋辣毛虫,我们便敬而远之。往往那些藏在叶丛里的大公公红,摘下来仔细一瞧,底下一圈白色的印子,据说就是毛虫食过的痕迹。这样的果子再红再大,我们是不敢拿来吃的。然而每年公公红季,总有小孩因吃得太贪太急,第二天出门,嘴唇已肿得不成形状。这个消息很快在全村孩子间传遍,道是某某食了毒虫爬过的公公红,“歪嘴巴”了。不料这“歪嘴巴”的一位,却是照样天天上山,猛吃不误,一刻也不肯错过这个季节的丰盛。

去摘公公红,若能寻见一棵金钩果,那是极大的运气。这种果子,形似缩小的草莓,味道比公公红更佳,却最为罕见,常常遍寻而不得一株。还有银钩果,一长就是一大片,粒大饱满,味儿却比公公红粗糙。只有一种蛇公公红,是真吃不得的,那是匍匐在坡底的一种草本植物,结的果子乍看去,与公公红几乎一般无二。大人们告诫,这种果子是蛇的食物。

野桑椹在公公红的季节里成熟起来,做了不起眼的佐餐。我们晃晃荡荡地走在田梗边,往矮矮的野桑树上揪两粒果子,嚼一嚼。熟透的紫色桑椹早给下田干活的大人们顺便吃走,留下的总是半青半黄的酸涩小果。还有酸针针,学名叫杠板归,三角形的叶子,叶背的主脉漫生小刺,连片长在村路边,篱墙上。把它嫩头上的叶子小心地掐下,用叶面团住叶背上的小刺,填进嘴里,磨碎,也是酸的,却勾起人的更强烈的食欲。

终于,我们的目光落到了人家园子里那些种着的桃树和梨树上。茂密的枝叶间,仔细看去,垂结着的青色果子已是累累。每个园子的园门总是紧闭着,我们只好顺着墙根,一路走,一路看。有一次,看见一株倚墙而栽的梨树,枝叶稀疏,独挂了满满一树梨子,在篱墙上方轻轻地晃悠。我们抬头看了一会儿,终于按捺不住,几人合力,居然爬上高高的石头篱墙,踮脚将够得到手的梨都摘了下来。那些小梨才有乒乓球大小,各人拿衣襟兜着,匆匆忙忙地躲到远处,一尝,全是涩的,又不舍得丢掉。直到晚饭时,妈妈嘟哝起几个小鬼把谁家的青梨给摘了,我才慌忙趁着夜色,把梨子全丢进了河里。

然而果子对味蕾的诱惑是巨大的。我们村子西北面有个果园,是拿一整座小山开垦出来的。山顶上出的大西瓜,甜得方圆几里闻名。更有三月的花季里,一面坡上遍开粉嫩的桃花,一面坡上尽是雪白的梨花,走过去,整个人仿佛都给带着甜意的花香兜住了。为了防人来偷果树果子,四下里的山脚都挖成了深深的沟堑,堑上再竖起高大的灌木篱墙。得了沟堑里泉水的滋养,这一带长起连片的公公红,还有一大株繁茂的金钩,高高倒挂在一处山脚壁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一得空就爱往那儿跑,为的自然不光是去采公公红和金钩。从山脚下望上去,眼看着园子里的果桃越长越大,由青而白,由白而泛出微微的粉红。我们早发现北边的篱墙有一处洞眼,足够一个小孩钻进钻出。有一天,趁着午后人少的时间,我和两个女伴偷偷从那个洞眼钻进园子,想去摘桃吃。我们不知道的是,看守园子的女主人早发现了我们的行踪。一行三人才刚下手,这位农妇一声大吼,赶将上来,吓得我们落荒而逃。记忆里唯一一次进园偷果子的冒险,就这样仓皇而终。

不久,公公红也落了。我们四处游荡着,继续寻找新的食物。把美人蕉的大花朵掰下来,吸食花冠底里的一点花蜜。把野地里的玉米秆子折断,当甘蔗似的咬得咔咔响。但那样鲜美丰盛的味觉,注定已是一个季节的回忆。初夏的风吹过去,带起一丝燠热。我们的春天的筵席,就在这日益逼人的热气里,渐渐走向了尾声。


 
纪念徐世珩先生诞辰100周年征稿启事
北海城市精神”征稿启事
《陇东报》副刊大学生文苑”征稿启事
《阿克苏日报》征稿通知
《甘孜日报》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环境报》家风故事”有奖征文启事
《创新》杂志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浙江)廉政故事大赛征稿啦
《文学新淄川》征稿启事
《今晚报》和平杯端午诗歌大赛征稿
世界华语微型小说年度系列评选公告
《三峡商报》端午诗词大赛征稿启动
第七届扎龙诗会征稿启事
《新晨报》有话直说”版征稿启事
第二届天降花雨·美在雨花”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艺海之春杯”海内外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新晨报》老年大学”版征稿
家书抵万金”红色家书征文启事
《甘肃日报》生活版征稿启事
《吉林日报》生活的足音”——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征文启事
更多...

荣荣

陈忠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他是爆款网剧的幕后推手,BAT抢着招揽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