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31        发布时间:[2019-10-18]

  

  梁晓声,原名梁绍生。当代著名作家。1949年9月22日出生于哈尔滨市,祖籍山东荣成市泊于镇温泉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出版过大量有影响的小说、散文、随笔及影视作品。中国现当代以知青文学成名的代表作家之一。现居北京,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

  1968年到1975年曾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劳动。1977年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辑、编剧,1988年调至中国儿童电影制厂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2002年开始任北京语言大学中文系教授。2012年6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2019年7月,获第二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8月16日,凭借作品《人世间》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10月14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国家博物馆隆重举行,梁晓声登上领奖台。

                                                                                     

  梁晓声:玉顺嫂的股

  九月出头,北方已有些凉。

  我在村外的河边散步时,晨雾从对岸铺过来。割倒在庄稼地里的苞谷秸不见了,一节卡车的挂斗车厢也被隐去了轮,像江面的一条船了。

  这边的河岸蕤生看狗尾草,草穗的长绒毛吸着显而易见的露珠,刚浇过水似的。四五只红色或黄色的蜻蜓落在上边,翅子低垂,有一只的翅膀几乎是在搂抱着草穗了。它们肯定昨晚就那么落着了,一夜的霜露弄湿了它们的翅膀,分明也冻的够呛,不等到太阳出来晒干双翅,大约是飞不起来的。我竟信手捏住了一只的翅膀,指尖感觉到了微微的水湿。可怜的小东西们接近着麻木了,由麻木而极其麻痹。那一只在我手中听天由命地缓缓地转动着玻璃球似的头,我看着这种世界上眼睛最大的昆虫因为秋寒到来而丧失了起码的警觉,一时心生出忧伤来。“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的季节过去了,它们的好日子已然不多,这是确定无疑的。它们不变得那样还能怎样呢?我轻轻将那只蜻蜓放在草穗上了,而小东西随即又垂拢翅膀搂抱着草穗了。河边的土地肥沃且水份充足,狗尾草占尽生长优势,草穗粗长,草籽饱满,看去更像狗尾巴了。

  “梁先生……”

  我一转身,见是个少年。雾已漫过河来,他如在云中,我也是。我在村中见到过他。

  我问:“有事?”

  他说:“我干妈派我,请您到她家去一次。”

  我又问:“你干妈是谁?”

  他胹腆了,讷讷地说:“就是……就是……村里的大人都叫她玉顺嫂那个……我干妈说您认识她……”

  我立刻就知道他干妈是谁了……

  这是个极寻常的小村,才三十几户人家,不起眼。除了村外这条河算是特点,此外再没什么吸引人的方面。我来到这里,是由于盛情难却。我的一位朋友在此出生,他的老父母还生活在村里。村里有一位民间医生善推拿,朋友说治颈椎病是他“绝招”。我每次回哈尔滨,那朋友是必定得见的,而每次见后,他总是极其热情地陪我回来治疗颈椎病。效果姑且不谈,某类盛情却是只有服从的。算这一次,我已来过三次,认识不少村人了。玉顺嫂是我第二次来时认识的——那是在冬季,也是在河边。我要过河那边去,她要过河这边来,我俩相遇在桥中间。

  “是梁先生吧?”——她背一大捆苞谷秸,望着我站住,一脸的虔敬。

  我说是。她说要向我请教问题。我说那您放下苞谷秸吧。她说背着没事儿,不太沉,就几句话。

  “你们北京人,知道的情况多,据你看来,咱们国家的股市,前景到底会怎么样呢?……”

  我不由一愣,如同鲁迅在听祥林嫂问他:人死后究竟是有灵魂的吗?

  她问得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是从不炒股的。然每天不想听也会听到几耳,所以也算了解点儿情况。

  我说:“不怎么乐观。”

  “是么?”——她的双眉顿时紧皱起来了。同时,她的身子似乎顿时矮了,仿佛背着的苞谷穗一下子沉了几十斤。那不是由于弯腰所至,事实上她仍尽量在我面前挺直着腰。给我的感觉不是她的腰弯了,而是她的骨架转瞬间缩巴了。

  她又说:“是么?”——目光牢牢地锁定我,竟有些发直,我一时后悔。

  “您……也炒股?”

  “是啊,可……你说不怎么乐观是什么意思呢?不怎么好?还是很糟糕?就算暂时不好,以后必定又会好的吧?村里人都说会的。他们说专家们一至是看好的。你的话,使我不知该信谁们了……只要沉住气,最终还是会好的吧?……”

  她一连串的发问,使我根本无言以对。也根本料想不到,在这么一个仅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里,会一不小心遇到一名股民,还是农户!

  我明智地又说:“当然,别人们的看法肯定是对的……至于专家们,他们比我有眼光。我对股市行情太缺乏研究,完全是外行,您千万别把我的话当回事儿……否极泰来,否极泰来……”

  “我不明白……”

  “就是……总而言之,要镇定,保持乐观的心态是正确的……”

  我敷衍了几句,匆匆走过桥去,接近着是逃掉……

  在朋友家,他听我讲了经过,颇为不安地说:“她肯定是玉顺嫂,你说了不该那么说的话……”

  朋友的老父母也不安了,都说那可咋办?那可咋办?

  朋友告诉我:村里人家多是王姓,如果从爷爷辈论,皆五服内的亲戚关系,也皆闯关东的山东人后代,祖父辈的人将五服内的亲戚关系带到了东北。排论起来,他得叫玉顺嫂姑。只不过,如今不那么细论了,概以近便的乡亲关系相处。三年前,玉顺嫂的丈夫王玉顺在自家地里起土豆时,一头栽倒死去了。那一年他们的儿子在上技校,他们夫妻已攒下了八万多元钱,是预备翻盖房子的钱。村里大部份人家的房子都翻盖过了,只她家和另外三四家住的还是从前的土坯房。丈夫一死,玉顺嫂没了翻盖房子的心思。偏偏那时,村里人家几乎都炒起股来。村里的炒股昏热,是由一个叫王仪的人扇乎起来的。那王仪曾是某大村里的中学的老师,教数学,且教得一向极有水平,培养出了不少尖子生,他们屡屡在全县甚至全省的数学竞赛中取得名次及获奖。他退休后,几名考上了大学的学生表达师恩,凑钱买了一台挺高级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他。不知从何日起,他便靠那台电脑在家炒起股来,逢人每喜滋滋地说:赚了一笔或又赚了一笔。村人们被他的话挑拨得眼红心动,于是有人就将存款委托给他代炒。他则一一爽诺,表示肯定会使乡亲们都富起来。委托之人渐多,玉顺嫂最终也把持不住欲望,将自家的8万多元钱悉数交付给他全权代理了。起初人们还是相信他经常报告的好消息的。但再消息闭塞的一个小村,还是会有些外界的情况说法挤入的。于是又有人起疑了,天天晚上也看起电视里的《财经频道》来。以前,人们是从不看那类频道的,每晚只选电视剧看。也开始看那类频道了,疑心难免增大,有天晚上便相约了到王仪家郑重“咨询”。王仪倒也态度老实,坦率承认他代每一户人家买的股票全都损失惨重。还承认,其实他自己也将两口子多年辛苦挣下的十几万全赔进去了。他扇忽大家参予炒,是想运用大家的钱将自家损失的钱捞回来……

  他这么替自己辩护:我真的赚过!一次没赚过我也不会有那种想法。我利用了大家的钱确实不对,但从理论上讲,我和大家双赢的可能也不是一点儿没有!……

  愤怒了的大家哪里还愿多听他“从理论上”讲什么呢?就在他家里,当着他老婆孩子的面,委托给他的钱数大或较大的人,对他采取了暴烈的行动,把他揍的也挺惨。即使对于农民,当今也非仓里有粮,心中不慌的时代,而同样是钱钞为王的时代了。他们是中国挣钱最不容易的人。明知钱钞天天在贬值已够忧心忧心忡忡的,一听说各家的血汗钱几乎等于打了水漂儿,又怎么可能不激眼呢?兹事体大,什么“五服”内“五服”外的关系,当时对于拳脚丝毫不是障碍了……

  第二天王仪离家出走了,以后就再没在村里出现过。他的家人说,连他们也不知他的下落了。

  各家惶惶地将所剩无几的股渣清了仓。

  从此,这小村的农民们闻股变色,如同真实存在的股市是真真实实的蟒蛇精,专化形成性感异常的美女生吞活嚥幻想“共享富裕”的人。但人们转而一想,也就只有认命。可不嘛,些个农民炒的什么股呢?说到底自己被忽悠了也得怨自己,好比自己割肉喂猛兽了,而且是猛兽并没扑向自己,自己主动割上赶着喂的,疼得要哭叫起来也只能背着人哭到旷野上去叫呀!

  有的人,一见到或一想到玉顺嫂,心灵还会倍受道义的拷问与折磨——大家是都认命清仓了,却唯独玉顺嫂仍蒙在鼓里!仍在做着股票升值的美梦!仍整天沉浸于她当初那8万多元已经涨到了20多万的幸福感之中。告诉她8万多已损失到1万多了也赶紧清仓吧,于心不忍,怕死了丈夫不久的她承受不住真话的沉重打击;不告诉呢,又都觉得自己简单不是人了!我的朋友及他的老父母尤其受此折磨,因为他们家与玉顺嫂的关系真的在“五服”之内,是更亲近的……

  朋友正讲着,玉顺嫂来了。朋友一反常态,当着玉顺嫂的面一句接一句数落我,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无非是说我这个人一向不懂装懂,自以为是,由于长期被严重的颈椎病所纠缠,看什么事都变成了不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云云。

  朋友的老父母也参予演戏,说我也曾炒过股,亏了几次,所以一谈到股市心里就没好气,自然念衰败经。

  我呢,只有嘿嘿讪笑,尽量表现出承认自己正是那样的。

  玉顺嫂是很容易骗的女人。她高兴了,劝我要多住几天,说大冬天的,按摩加上每晚睡热乎乎的火炕,颈椎病必有减轻……

  我说是的是的,我感觉痛苦症状减轻多了,这个村简直是我的吉祥地……

  玉顺嫂走后,我和朋友互相看看,良久无话。我想苦笑,却连一个苦的笑都没笑成。

  朋友的老父母则都喃喃自语。

  一个说:“这算干什么?这算干什么?……”

  另一个说:“往后还咋办?还咋办?……”

  ……

  我跟那礼貌的少年来到玉顺嫂家,见她躺在炕上。

  她一边坐起来一边说:“还真把你给请来了,我病着,不下炕了,你别见怪啊!……”

  那少年将桌前的一把椅子摆正,我看出那是让我坐的地方,笑笑,坐了下去。

  我说不知道她病了。如果知道,会主动来探望她的。

  她叹口气,说她得了风湿性心脏病,一检查出来已很严重了,地里的活儿是根本干不了了,只能慢慢腾腾地自己给自己弄口饭吃了。

  我心一沉,问她儿子目前在哪儿。

  她说儿子已从技校毕业了,在南方打工。知道家里把钱买成了股票后,跟她吵了一架,赌气又一走,连电话也很少打给她了。

  我心不但一沉,竟还疼了一下。

  她望着少年又说,多亏有他这个干儿子,经常来帮他做点儿事。问他:“是叫的梁先生吗?”

  我替少年回答是的,夸了他一句。

  玉顺嫂也夸了他几句,话题一转,说她是请我来写遗嘱的。

  我一愕,急安慰她不要悲观,不要思虑太多,没必要嘛。

  玉顺嫂又叹口气,坚决地说:有必要啊!你也不必安慰我了,安慰我的话我听多了,没一句能对我起作用的。何况你梁先生是一个悲观的人,悲观的人劝别人不要悲观,那更不起作用了!你来都来了,就耽误你点儿时间,这会儿就替我把遗嘱写完吧……

  那少年从抽屈里取出纸,笔以及印泥盒,一一摆在桌上。

  在玉顺嫂那种充满信赖的目光的注视之下,我犹犹豫豫地拿起了笔。

  按照她的遗嘱,子乌虚有的22万多元钱,二十万留给她的儿子;一万元捐给村里的小学;一万元办她的葬事,包括修修她丈夫的坟;余下3000多元,归她的干儿子……

  我接着替她给儿子写了封遗书:她嘱咐儿子务必用那20万元给自己修一处农村的家园,说在农村没有了家园的农民的儿子,人生总归是堪忧的。并嘱咐儿子千万不要也炒股,那份儿提心吊胆的滋味实在不好……

  我回到朋友家里,将写遗嘱之事一说,朋友长叹道:“我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希望由你这位作家替她写遗嘱,成了她最大的心愿……”

  我张张嘴,再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序、家信、情书、起诉状、辩护书,我都替人写过不少。连悼词,也曾写过几次的。遗嘱却是第一次写,然而是多么不靠谱的一份遗嘱啊!值得欣慰的是,同时代人写了一封语重心长的遗书;一位母亲留给儿子的遗书;一封对得住作家的文字水平的遗书……

  这么一想,我心情稍好了点儿。

  第二天下起了雨。

  第三天也是雨天。

  第四天上午天终于放晴,朋友正欲陪我回哈尔滨,几个村人匆匆来了,他们说玉顺嫂死在炕上了。

  朋友说:“那,我还真不能陪你走了……”

  他眼睛红了。

  我说:“那我也留下来送玉顺嫂入土吧,我毕竟是替她写过遗嘱的人。”

  村人们凑钱将玉顺嫂埋在了她自家的地头,她丈夫的坟旁。也凑钱替她丈夫修了坟。她儿子没赶回来,唯一能与之联系的手机号码被告诉停机了。

  没人敢作主取出玉顺嫂的股钱来用,都被他那脾气不好的儿子回来了问责,惹出麻烦。

  那是一场极简单的葬事,却还是有人哭了。

  葬事结束,我见那少年悄悄问我的朋友:“叔,干妈留给我的那份儿钱,我该跟谁要呢?”

  朋友默默看着少年,仿佛聋了,哑了。他求助地将目光望向我。

  我胸中一大团纠结,郁闷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同样不知说什么好……

  2011年6月23日

  于北京


 
“看中国、读深圳、走龙华”文学征文启动
第四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启动!
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第三届“金熊猫”全国文学奖征稿火热进行中
“微美文·赞衢州”面向全球征集美文启事
追寻红色记忆、讲述新塍故事主题征文
第三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第三届昌耀诗歌奖正式启动征稿
辽宁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3】
《嘉兴日报》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普洱市“我的创文故事”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中国方正出版社“纪法思维大家谈”主题征文开始啦
长安散文奖征文启事
首届深圳文艺评论大赛征稿启事
“九州杯”首届“山乡巨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启事
第十届松鹤杯“清明感恩”征文活动启事
第一届金沙书院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新京报评论平台开放计划启动
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征稿启事
更多...

路遥

阎晶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海天味业卖酱油卖出2700亿市值 但隐忧已经显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