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林 来源:  本站浏览:232        发布时间:[2018-05-13]

  当年的威虎山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只能通过作家曲波的笔下生花领略它的风采了。六十年代,电影《林海雪原》把威虎山搬上银幕,京剧《智取威虎山》更是把威虎山描绘得天花乱坠,让我心驰神往了。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来威虎山,心里总是痒痒的。今年刚进初秋,就接到牡丹江朋友的邀请:“国庆期间去威虎山玩一趟。”我说:“不必兴师动众,我想独闯威虎山。”

  10月1日,我们一家起得很早,6点就开始出发,越走离威虎山越近。就在我们走进两边已经是茂密森林的运材路后,突然在前方的拐弯处发现了野猪,先是1头,接着是2头,3头,最后是30头之多的一大群。“野猪!多可爱呀!”当第一只野猪出现的时候,女儿最先发现的,或许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她只觉得尖嘴如鼠的野猪好玩,不知道它会伤人的。然而当野猪形成群,并把我们团团包围的时候,女儿的赞叹变成了惊叫:“不好了,野猪要咬我们啦!”

  在女儿惊叫和妻子的惊慌中,我还是本能地拿起照相机,给野猪拍了几张照片后,才开始观察突如其来的野猪群。野猪与家猪是有区别的:家猪行动迟缓,做什么都慢条斯理,四平八稳的,很少发出“咴咴”的叫声;而野猪则刚好相反,它们行动迅速,喜欢奔跑,争斗性强。野猪对人总有一种互不相干的距离感,只有在认定有可能受到攻击时它才对人有如临大敌的仇视。根据这些我断定这是一群野猪。

  我们恐惧地背靠背站在中间面向四方,握紧手中的棍棒,防止野猪靠近。野猪围成一个直径50米的圈阵,绕着圈儿跑,没有缩小包围圈逼近我们,也不肯扩大包围圈给我们逃离的间隙。我自然不甘心受困,指挥妻儿试图冲出去。我们向东移动,东边的野猪就后退,而西边的野猪就向前;我们向北移动,北面的野猪就后退,而南面的野猪就凑上来。不管我们怎么移动,都处于野猪的包围位置。面对着焦躁不安的野猪群,似乎无计可施了。

  正当我一手拉着妻子一手拉着女儿做着冲出去的尝试时,突然觉得脚下一陷,三人同时跌进一个深坑。此坑深两米多,狭窄陡立的四壁有锹刮剥的痕迹,我以为误落到猎人猎取野兽而设置的陷阱中,可紧接着又发现阱底没有套子,却有两个洞相连。“不是套野猪的陷阱,倒像个地道。”我做出了判断,壮着胆子钻进一侧比较宽的洞内。爬行约三四米,豁然洞见蓝天,可起身一望还是一个两米多深的陷阱里,阱底仍有两个侧洞相通。我们有些发愣,情急之下接二连三又爬几个洞,每到一处见天的地方仍是高不可攀的陷阱。妻子有些害怕,紧紧地抱着我,汗都吓出来了。我暗想:“这里也曾经打过地道战?”又想:“反正能摆脱野猪的围堵就行,继续往前爬吧!”原来,此处真的是当年土匪“座山雕”挖的地道,如今已闲置60多年了。每年秋天,成群的野猪都爱到这一带猫冬。以前没禁猎时,山民都愿到这里逮野猪。由于洞穴深又拐向不定,人们就隔段打井切洞,跳跃式掘进,天长日久,这里就形成了陷阱群。

  走出了地道,也就走出了野猪的围城。然而危险并没有结束。失去围困目标的野猪也就散了阵。可是当它们发现远处的我们后,又“咴咴”地叫着向我们追赶过来,又形成新的包围。我们在前边跑,野猪在后边追,我俩边跑边掩护女儿,让女儿找地方藏身。女儿攀上一块巨石,惊恐地望着野猪群渐渐地逼近我俩。眼看着一头硕大的野猪瞪着眼睛冲上来,发出挑衅的低吼。暮地,它全身黑毛倒竖,“嗷”地一声怒号,满口腥臭味扑面而来。我拉了一把不知所措的妻子,大叫“跑啊!”便夺路而逃。慌忙中,妻子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回头一望,不得了!这个畜生喘着粗气,“哈哧”“哈哧”地狂追不舍。

  丛林里杂草树木交错繁密,想跑快也不容易。前方一棵老椴树挡住去路,眼看着野猪咆哮着逼近,我大叫:“快,上树!”情急之下,妻子也说不上哪来的力气,攀着老椴树的枝桠,手脚并用,三下两下便爬上树冠。我更不敢怠慢,顶着妻子的屁股往上爬,居然也似猿猴般地攀上树顶。望着追到树下的野猪直喘粗气。只见它抱着树干拼命超上蹿,竟能蹿出二米多高,它那长长的獠牙都触到我俩的鞋子了。可情况并不像我俩想象的那样糟,野猪体大笨拙,又不懂爬树技巧,蹿上去,摔下来;在蹿上去,又摔下来。可它不死心,又试了几次,结果都一样。于是它火了,焦躁地围着大树转圈儿,最后干脆趴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盯着树上的我俩淌口水。过了一会儿,或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它向后倒退几步,猛然朝大树撞去。“砰”地一下,大树微微颤动,树叶嗽嗽地震落了。没料到野猪会来这么一招儿。妻子一不留神,刷地一松手,向下坠去。我一手抓住树枝,一手抓住她的衣领。可俩人的重量太大,“啪”地一声,手中的树枝突然折断。慌忙中,我用尽全力紧搂树干,妻子也紧抱大树,终于又一次逃过险境。我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可树下的野猪像中了邪一样,来回不停地猛撞树干,力量一次比一次大。老椴树在它多次猛撞下摇晃得厉害了。吸取教训后,我俩死命地抱住树干,双脚像钳子一样紧紧挟住树身,誓与大树共存亡。就在这时,野猪突然一声呻吟栽倒在地,肚皮猛烈地起伏着口吐白沫。我和妻子惊呆了,不知它又耍什么花招儿。不一会儿,便听到它的鼾声。原来,这个该死的笨家伙用力过猛把自己撞背过去了,没想到一场惊心动魄的角逐竟这样收场。我和妻子窃喜,一声不响地爬下树,夺路向女儿的方向逃去。

  就在这时,一个手拿鞭子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他面迎野猪,叭叭地甩了几个响鞭,然后“喽喽”地呦喝着。野猪停止了奔跑,并安静下来。我们一家三口惊呆了:难道野猪也有主人?一阵寒暄,才知道这个中年男人是威虎山林场的护林员,他的猪是野猪又不是野猪。“5年前,我为了脱贫致富,从哈尔滨野生动物养殖场购回五头人工驯养的野猪精心喂养。运回来没到两个月,五头野猪全失踪了。我踏遍威虎山,连续寻找一个月,连个影儿也没见到。没想到三年后我的野猪却回来了!还不只是五头,而是十五头,可能是它们出走后便和这里的野猪入了伙。时不时就回来串个门儿。可能这帮家伙还没忘记我的养育之恩。时间长了,当地的野猪也跟着它们回娘家,我就拿出玉米粒招待它们。说也怪,就连当地的野猪见了我也不欺生了,一直和睦相处。前些日子,中央电视台来拍《动物世界》,这帮家伙都成电视明星了。刚才追逐你们的那头公野猪,就是威虎山野猪的“王”,可能它误认为你们要伤害它的子孙,才拼死命和你们相斗的。现在这群野猪已发展到30多头了,白天出来觅食,夜里就住在“座山雕”当年修的地道里,一点儿也不用我操心。谁若是想参观它们,我叭叭地甩几个响鞭儿,“喽喽”地呦喝几声,不管它们在哪儿,听见我的呦喝都会往这儿奔,乖得很哩!”

  听了野猪主人的介绍,我确信自己真的与野猪群相遇了,同时也庆幸一家三口逃离了它们的围困。整整大半天与野猪的对峙,我们已经错过了今天爬山的最佳时间。走到威虎山的脚下,已经是傍晚了。望着高高的威虎山,在晚霞中时隐时现,我感到它更神秘了,更深不可测了。于是,我们把希望寄托在明天,明天再去登威虎山的顶峰,再把明天的见闻讲给你听。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