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9        发布时间:[2019-09-11]

  

  这回来的是老七家。

  我赶到时老大早坐在老七家的沙发上了。

  我注意到沙发是仿皮的,玻璃茶几有些窄小,下层堆了些药盒、改锥、纸扇之类的杂物。对面的电视柜,明显是贴了层皮子的低档板材,颜色和沙发、茶几都不搭调。地面铺的是常见的浅色瓷砖,白色的墙面光秃秃的,哪哪也不见一点装饰。我把抱在胸前的一束鲜花插在自个儿带来的玻璃花瓶里,悄悄放在电视柜上。客厅里一下子像是亮堂了不少。

  老大每回来得都早,她和老七盘腿坐着,手里拿了件已织到领口的毛衣,几根竹针在她手下不紧不慢地穿来穿去。毛线是红颜色,一个拳头大的红线团不知为什么滚到了地上。我弯腰捡起线团递到老大跟前。老大抬眼见是我,一张圆脸立时生动起来,眼角嘴角的皱纹里都堆满了笑意。她笑起来要好看得多,我早说过她要多笑,她笑和不笑会差上十岁。

  老七放下腿来,冷眼看着我,说,老三呀,打进门你就看这看那的,说吧,我家这新房你给打几分?

  老大、老二、老四、老五,她们的家我都去过了,每去一家我都给打个分数。老四家打得最高,七十五分,其他都在六十分以下。我们几个,是每隔半年就聚上一次,开始是去饭店,后来各村房屋改造住上了楼房,便将聚会从饭店挪到家里来了。我们相互间的叫法从生产队时期就开始了,不分辈分,只论年龄,虽说结婚后来往少了,但除了我和老六、老八住在城里,她们几个都住在市郊,之间的路程,骑自行车没超过一小时的。老八家没去是还没轮到,老六家没去是人家只到场过一次,后来就再也请不来了。大家估计绊脚石是她老伴儿,因为她老伴儿自从炒房发了财,就再不跟寻常人来往了,按他的话说,不是一个阶级了。大家说,有俩钱儿阶级就不一样了?老六也是个没脑子的,忘了自个儿穿鞋露脚指头、穿衣补十八个补丁的时候了。

  我不理老七,自顾挨屋看呀看的。老七呢,仍坐回沙发陪老大聊着什么。

  其实,除了老四家,她们几家的新房大同小异,家具都是中低档的板材,墙壁、房顶都只做了刷白,厨房、卫生间也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有的甚至把从前平房的旧家具都搬来了,漆掉得一块一块的,陈年的污垢擦都擦不掉,摆在新房子里就像一个帅小伙穿了件叫花子的破烂衣裳。老四家虽说要好得多,家具是实木的,客厅房顶做了灯池,地板是仿古瓷砖,可都不是老四的主意,是她老伴儿一手操办的。老伴儿一辈子都想出人头地,却又一辈子一事无成,这时手里有了拆迁补助款,装修不用更待何时?他要让舍不得花钱的人们看看,他和寻常人是不一样的。不过,我也只给她家打了七十五分,因为书架只是装装样子,空荡荡的没几本书;墙上也一片荒芜,连幅照片都见不到。

  我看到老七家的卧室里也有件旧家具,一只七十年代时兴的衣柜,双开门,底部俩抽屉,橘黄色的油漆,板材深一块浅一块的,使油漆很显出薄气,怎么遮掩也遮掩不住。我看出这是老七当年的陪嫁,衣柜做好时我去看了,当时好羡慕,就觉得那衣柜比照得房子都矮小了。可现在,衣柜显然是配不上房子了,这差别,老七难道看不出来吗?

  记得在老四家里,老四老伴儿带了我们挨屋参观,显摆他的成果,最后还是老七将他推了出去。老七说,你在屋我们都不好意思上厕所呢。在大家的哄笑声中,他还不无遗憾地说,厕所还没顾得说呢。不过,我对大家的反应也很不以为然,没一个表示赞赏,也没一个为自个儿家的简陋装修表示懊悔的,甚至老七还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自个儿觉得好就是好。老七还悄悄指了老四老伴儿的后背说,有俩钱儿烧的,忘了住土坯房的时候了。这种情绪很容易就传染给了老大、老二、老五,她们频频点头,以显示自个儿没忘了土坯房。

  老七没忘的结果,是好好的卧室搁了只土坯房时候的破柜子;好好的厨房,用两个做工粗糙的木架子支起了台面;好好的厕所,放了个陈旧的脸盆架,架上方的墙壁上挂了面脑袋大的圆镜,那圆镜周边一摸,都能摸上一手的铁锈……

  我返回客厅,沉了脸子望着老七。

  老七人长得小巧玲珑,一把刷子梳在脑后,看上去一点不像六十岁的样子。当然和她的头发也不无关系,记得她早就是花白头发了,现在却一头黑发。

  老七说,看什么,打小就这样,又不是没见过。

  我说,是,瞧这头发黑的,打小这样,六十岁了还这样,染都不用染。

  老七说,别跟我提六十,谁提我跟谁急。

  我说,那提多少呢?

  老七说,五十,要么四十。

  我说,那多没劲,十八多好。

  沙发上的老大,忽然哈哈地笑起来,止也止不住,线团都让她笑到地上去了。我没笑,再次弯腰去捡线团,老大边笑边说,甭管它甭管它。

  老七说,说吧,哪儿又不对你心思了?

  我说,哪儿都不对。

  老七说,不对就对了,你是谁?我们谁敢对你的心思啊。老四家花了多少钱,在你眼里还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呢。

  我说,要是没钱,我借给你。

  老七说,拉倒吧。你这挣一个花俩的主儿,还借给我?我借给你吧。

  我说,那你为什么?头发还知道染黑了好看……

  老七打断我说,染发才花几个钱?

  我说,钱,钱,钻到钱眼儿里算了。

  老七说,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每月有五千块的退休金,我们才有几百块的养老金,照老四家那干法,补助款全搭进去,往后日子就甭过了。

  我说,人家老四不也过得好好的?

  老七哼一声说,要不是她女婿是村干部,她敢让老伴儿那么花?

  村干部的贪我是知道的,还有养老金,农民和有工作的人到底不一样,但我实在不能容忍把一件旧家具放在新房子里。我说,老七求你了,把那衣柜扔了吧。

  老七说,我早说过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觉得挺好的。像你似的,这儿放个花瓶那儿放件瓷器,照片挂得满墙都是,看了心都乱。老大你说,我这儿是不是挺好的?

  老大应声说,挺好的。

  我看一眼电视柜上的花瓶,瓶里的鲜花傻呵呵地开放着,一点不在意主人的冷落。

  我有点忍无可忍,转身走向了阳台。靠在阳台栏杆上,我看远处的田野,看近处的楼房,看楼下停靠的一排排的汽车,看蚂蚁一样走来走去的人们。老七家住在二十七层,阳光金灿灿地铺满了阳台。有一条微信曾把晒太阳的好处说了一箩筐,我想一会儿要说给老七,不能让她把这阳台浪费了。这么想着我怀疑自个儿是不是有病,一次次地张罗她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却很少得到过她们的回应。

  我听到老大说,老三还真生气了?

  老七说,甭理她,打根儿就这德性,她喜欢的别人也得喜欢。

  老大说,她也是为咱好,就比方说手机,接个电话倒是方便,不过我是老觉得那玩意儿,还不如织几针毛衣实在呢。

  老七说,那是你不会,你呀,比我还不赶趟,如今谁还穿手织的毛衣啊?

  老七这话倒让我有些高兴。从前这几个,大半的人没有手机,聚会一次,得打无数遍座机才能通知到。是我说了句,要是谁没手机,就是不想参加聚会。这才很快做到了人手一部。我还乘兴撺掇她们开通微信,试图通过方方面面的信息让她们体会微信的方便。可除了老八,我从没收到过任何人的回信,也不知是不会操作还是不想理睬。只有老八是我的积极回应者,她已经学会给我发信息了,但她的信息不是养生就是看厌了的心灵鸡汤。

  我听到老七说,不跟你扯了,我得去厨房了。

  老大说,让老三帮你吧。

  老七说,不用,她能干什么?

  老七往厨房去了,客厅里只剩了老大,我想我得乘机教教老大,不然她的手机就白买了。这时,忽听得门口那边有轻轻的叩门声。

  老七为了迎接我们,早把门大开着了,门开着还规规矩矩地敲门,除了老八没旁人了。

  我回到客厅,果然就见是老八站在门口。老八戴了副眼镜,细高的个头儿,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我说,老八,你傻啊,门口又没门卫,赶紧进来啊!

  老八犹豫了说,要不要换鞋?

  我说,不用,八个人都穿拖鞋老七也得有啊。

  老大说,甭管她,想换就换。

  老大说这话的时候,仍低着头织她的毛衣。

  老八说,八个?老六答应来了?

  我说,不答应也得答应,跟她说了,不来就都上她家去了。

  老八走到老大跟前,叫道,大姐,什么意思啊?

  老大说,叫我“老大”。

  老八说,叫个“姐”还叫错了?

  老大说,没错,叫“姐”多文气,叫“老大”多没文化啊,是吧老三?

  我说,老大你就饶了她吧。

  老大说,她呀,一辈子了,就这么装啊装的,我都替她累。

  老八说,你这么说我也一辈子了,我也替你累呢。

  老八说着,忽然伸手接过老大手里的织活儿,不声不响地织起来了。

  老大说,以为替我干活儿就不说你了?就说你这眼镜,它是花镜啊还是近视镜啊?说花镜吧,走路晕得慌,说近视镜吧,又没见你看过什么书,莫非是弄个镜片子装样子?要真为装样子倒还缺样东西……老大说着,眼睛寻来寻去的,一整个客厅寻遍了也没寻到。老大只好说,这东西你就记住吧,一本书,夹在胳肢窝底下,装个大学教授都绰绰有余了。

  我在一旁止不住地笑,知道老大是逮着话题了,老八就是她的话题。当年在生产队时,她俩最是要好,老八干农活儿不行,老大是个热心肠,没少帮衬老八。可老八心大,一边跟老大好一边还粘着我,要我给她讲书讲电影,还随我去村边上的一所中学看望中学老师。那老师长得文静,说话好听,很是让老八着迷,自从认识老师以后,老八就改说普通话了。当然只跟我们几个说,跟其他人她还不敢。即便跟我们,也得冒了挨骂的风险。骂得最多的就是老大,不仅骂她,还捎带了我也骂上,说,你一人儿去也罢了,还叫上个她,不知她缺心眼儿啊?

  就是这“缺心眼儿”的老八,后来却是嫁得最好的,她的丈夫,正是那个文静的说话好听的中学老师。当时得知这消息的我目瞪口呆,我说,老八呀老八,那是我的老师,嫁给老师的咋也不该轮到你呀。老八则不吱声,只是笑,一脸的幸福。自从结了婚,老八就跟所有的人都说普通话了,在老师眼里普通话再正常不过,可在我们眼里,那就是装,就是二,就是缺心眼儿。

  现在,老八的普通话像是退步了,不少音东倒西歪的,有的甚至彻底回归,跟村话一个样了。我也说普通话,从进城工作就开始了,可我界限分明,和城里人说普通话,和村里人说村话,改得快,音也准,两边的音决不会混淆。老大常以我为例数落老八,看看人家老三,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多清爽,看看你,上不上下不下的,哪边都是个半瓶子醋。老八就说,你看没用,有我们家丁老师看就够了。老大说,呸,自个儿男人,一口一个“丁老师”,装吧你就。

  那边厨房里,老七叮叮当当的,时而也往客厅这边甩过句话来,老八,甭听老大的,她就会欺侮你!

  老大就说,老七你也好不到哪儿,家里连本书都没有,弄得跟个文盲似的。

  老七说,我就是个文盲!

  老八穿错了一针,老大很快发现了,接过织活儿纠正她。老八乘机从包里掏出水杯喝了口水。谁知又让老大逮着了,老大说,来老七家还带个水杯,你是自个儿有传染病啊,还是嫌老七家的杯子脏啊?老八说,我是习惯了,包里永远得有水。老大说,装吧,当初脑袋埋在水桶里喝凉水,拽都拽不起来,是谁来着?

  我便笑,由了她们斗嘴,自个儿则去了厨房。

  我看见老七正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料酒瓶子,眼睛则不离闪着亮光的手机。她身前的台面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盘子,盘子里盛了待炒的青菜或是肉类。

  我悄悄站到老七身后,见她手机上是一做菜的视频,视频声音很小,听不清在说什么。

  我说,看个手机还偷偷摸摸的呀?

  老七猛地回头,手机本能地扔到了灶台上,她说,哎哟,吓死我了!

  我知道老七是不想让我看见,因为她一直说对上网没兴趣。

  老七老伴儿早过世了,唯一的女儿又跟城里的公婆一起住,她把拆迁得到的三套房子送了女儿一套。风水轮流转,如今城里人的日子还不如城郊农村好过了,城郊房屋一改造,家家房子都住不清了。不过老七也没见多高兴,她见人就说,房子多了地就少了,得少种多少地少打多少粮食啊。

  我不想放过老七,随手就给她发过去三条微信,一条是肉沫炒冬瓜,一条是京酱肉丝,一条是醋熘白菜。

  老七不屑道,就这菜还用看它?

  我说,越家常的菜才越该学习,鸡鸭鱼肉你也不天天吃啊。就说这醋熘白菜,你是怎么个切法?人家是抹刀切成斜茬儿;还有调汁,一勺糖两勺酱油三勺料酒四勺醋五勺白水,再加少许味精、盐和淀粉搅拌;最后是翻炒,葱姜蒜片自是少不了的,要紧的是小火煸炒辣椒,大火炒调汁、白菜,更要紧的是出锅时滴上几滴醋,就如同画龙点睛,这道菜才算一下子完美了。你就看人家这一步一步的,哪一步你是做过的?

  老七先还是一脸的不屑,听着听着,不由得惊奇道,行啊老三,你这从不下厨房的人,知道得不少啊。

  我晃晃手机说,还不是靠了它……

  老七说,又来了,打住打住。

  我不想跟她计较,看看台面上一盘切好的肉丝和葱丝问,还真有京酱肉丝啊?

  老七说,你最爱吃的,敢没有啊?

  我说,肉丝可是用料酒、蛋清腌过的?

  老七没吱声。

  我说,甜酱、黄豆酱可是都有?

  老七仍不吱声。

  我说,姜不离酱,用姜泡过的姜酒可是有了?

  老七开始朝我翻白眼儿。

  我说,彩椒丝、笋丝、洋葱丝、蘑菇丝、胡萝卜丝可都切过了?

  老七说,我看出来了,你是不把简单的事弄复杂不罢休啊。

  我说,人活着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个“好”字。

  老七说,复杂就一定好啊,这菜我是没法做了,今儿还是你来吧。

  我说,甭不信,照人家说的做上两道,一吃就知道好不好了。

  说完我转身就走。我认为老七会悄悄按我发的微信做的,我得给她留出机会。

  谁知老七叫道,慢着老三,我有话跟你说。

  我回身看着老七。

  老七却不看我,目光停在她面前五颜六色的菜上。

  她说,知道我为什么不想上网吗?

  我说,为什么?

  她说,一看心里就闹得慌。

  我说,习惯了就好了。

  她说,没法习惯,就像做菜,太复杂了心里就慌,我这人天生简单,复杂不来。再说都这年龄了,我可不想整天心里不得安生。

  她说,你看我盘里的菜,什么就是什么,很少有混在一块儿的,两种菜混在一块儿我心里都慌。

  我看一眼那切好的青菜们,果然一盘盘清清爽爽的,什么就是什么。

  她说,就像如今这世道,也不清爽,不要说你发的那些经济、娱乐一类的信息,就是电视我都懒得打开了。哎,你说,咱们那会儿一斤西红柿多少钱?才三分钱啊,它怎么就变成五块钱六块钱了?比魔术变得还快呢。照这么变下去,我那点存款将来还不变了废纸啊?

  我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一下就扯到了西红柿上,只好说,老七你真是老了,可你比我还小三岁。

  她却求之不得似的说,老了老了,求求你了老三,别再难为我们了,我们就是老了。

  我说,我们?我们是谁?

  她说,老大、老二、老四、老五。

  我说,她们都不想上网?

  她说,都不想上。

  我说,可你刚才不是还看菜谱来着?

  她说,刚才我是想找简单的菜谱,可没找到。

  她说得认真、诚恳,使我不得不相信。我说,你把我叫住,就是为了说这个?

  她说,我是想给你提个醒,呆会儿她们来了,就少说手机的事吧,省得没人吱声你心里不痛快。

  我说,我已经心里不痛快了。

  她忽然“扑哧”笑道,活该,你就尝尝不痛快的滋味儿吧,不能光让我们不痛快。

  我沉了脸转身就往客厅走。

  老七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

  我猛地回过头,惊奇地望着老七。老七却一转身,给了我个后背。

  我说,你要保守的心是什么,说得清不?

  老七说,要简单不要复杂。

  我说,生产队那时候倒是简单,生产队长一人儿说了算,傻瓜也能混。

  老七说,强迫别人做不想做的事,比生产队长也好不到哪儿吧?

  我说,行啊老七,懂得不少啊。

  老七回过身,看了我一会儿说,不要以为手机上的知识才是知识。

  老七说话的语气并不生疏,我们之间从没客套,令我生疏的是她那一脸的自信和淡定。我想,老七,淡定,哪跟哪的事啊。

  客厅里,老八和老大正小声说着什么,隐约是在说老八的丁老师。说着说着老大的声音就高起来,不行,不能让他这样!老八说,小点声。老大说,看把你吓的,他又没在跟前。老八说,好像人家把我咋着了一样,人家可没有。老大说,还没咋着呢,让老三说说,一书架的书不准老八看,他自个儿倒整天埋在书本里,话都跟老八说不了几句,这日子过的,搁我早跟他打十八回了。

  老八满脸通红,一只手不停地拽老大的衣袖,好像后悔说出来似的。

  印象中丁老师笑眯眯的,一副随和相。我说,为什么不准你看?

  老八说,没有不准,他只说过我不是看书的料。

  我说,那你自个儿觉得是不是呢?

  老八说,不知道。

  我说,那你想不想看呢?

  老八说,想看啊。

  我说,那就看啊。

  老八说,都看谁带孩子?谁买菜做饭啊?

  我说,那你还是不想看,一辈子都这么过来了,还说想看。

  老大说,我看也是,你想的不是书,想的是外看好,瞧,我男人,中学教师!

  老八说,大姐,你嘴下就留点情吧。

  老大说,顶看不上你这没囊没气的性子,多少年了,这会儿才说出来。

  老八说,我这不也好好的?

  老大说,好个屁,夫妻讲究个平等相待,不平等叫什么夫妻啊?

  在我眼里,老大最是传统的一个,从她嘴里说出平等不平等的话来,倒叫我刮目相看。我不由冲老大伸出了大拇指。

  老八看着我的大拇指,一张脸更红起来,忽然就手指了老大问道,我倒想问问,大姐夫粗声大气地对你吼过没有?又指了我问,三姐夫呢,吼过没有?

  我和老大,竟然被她问住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老八说,看看,不敢说了吧,可我就敢说,丁老师没有,丁老师一辈子都没跟我吼过,一辈子跟我说话都柔声细气的。你们说,这叫平等还是叫不平等?

  我故意说,这不叫平等,这叫虚伪。

  这么说着我同时想起丈夫的吼,他一吼我就说要跟他离婚,总说总说的,他也习惯了,愈发地不肯改他的吼了。我知道老大丈夫更是爱吼的,不仅吼,有时还冲老大挥拳头。可我也真不觉得柔声细气地说话就叫平等。

  老大说,还是老三水平高,“虚伪”这词儿最合适不过了。

  老八却说,我宁愿他虚伪,也不想他对我吼。

  老大说,要是二十来岁说这话我信,都快六十岁了还这么说,八成就是装了。

  老八说,我真这么想的,谁装谁是小狗!

  老八再次涨红了脸,鼻子上都沁出细汗来了。

  我边笑边看手表,已经十点半了,那几个也该来了,说好的十点半到十一点。

  我跑到阳台上望了一会儿,下面的人太小了,望也是白望。

  我听到老大说,老四性子慢,老六没个准谱儿,可老二、老五走路一阵风似的,早该来了啊。

  老八说,老二、老四、老六她们仨顺路,没准儿约好了一块儿来呢。刚说完就听老大叫道,老五啊老五,你可真经不得念叨,我这儿话音还没落呢!

  我返回客厅,见老五早已坐在沙发上了。老五长得小巧玲珑,和老大肥胖的身躯挨在一起,越发显得瘦小了。她是一头花白短发,脸却黑得泛光,一看就是常年下地晒成的。我们都知道她离不开菜地,不讲吃穿,也不讲养生,一天到晚耗在菜地里。可她种的菜我们谁都没吃过,不是她舍不得,是我们嫌弃,胡萝卜只有手指头粗,大白菜一半的心都是空的,黄瓜则又小又弯,也不知她迷的是什么。

  老五刚坐下却又跳蚤似的蹦了起来,也不说话,各屋看了一圈才问,老二她们没来啊?

  我说,还没来。

  老五立刻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说,那她们就是直接上去了,不行,我得去找她们。

  我说,“直接上去”什么意思?

  老五也顾不得答话,径直就奔门口去了。

  老大说,问你话呢老五?

  老五说,一会儿再说,一会儿再说。

  我们听到老五上电梯的声音。

  老八忽然冲出去,忽然又返回来,神秘兮兮地压了嗓子说,三十三层,五姐去的是三十三层。

  我跑到厨房去问老七,三十三层有跟老五她们认识的人吗?老七说,不是跟她们认识,是跟我认识。她说得不急不慌,早知根底似的。我说,那她们去干什么?她说,听课。我说,听什么课?她说,《圣经》课。

  我立刻有点傻,望了老七,不大相信地问,老五、老二,莫非还有老四、老六?

  老七竟然点了点头。

  我说,又不是做了伴儿赶集,这事也一窝蜂啊?

  老七看着我说,你要不要也去听听?

  我说,你不是不要复杂吗?

  老七说,信了才不复杂啊,一个心眼儿地信一样东西,只会越来越简单,还高兴,不信你就试试。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

  老七说,你要不去,那我可就去了,弄菜弄的,差点都给忘了。

  我说,你今儿可是主人。

  老七说,不碍事,饭蒸上了,回来把菜一炒就得。再说有你们仨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时,老大、老八也过来了,她们一定听见了老七的话,抢了问,听什么课?信什么呀?

  老七说,想听啊?想听就跟我走,信不信的,听听也不是坏事,无非是劝人向善吧。

  老大立刻表示想听,老八一听是《圣经》课,则跟我一样摇了头。

  我冷笑着说,这可是简单了,伸伸手指按按电梯的事,比坐车进城都简单。

  老七不示弱地回应说,还真说对了,要是坐车进城才能听课,我兴许至今都没缘呢,这叫简单,也叫随缘。

  老七和老大离开后,屋里显得空荡荡的,我和老八你看了我我看了你的,一时间竟想不出要说的话来了。

  老八端起她的水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在我的印象里,老八是个懦弱的随波逐流的人。我问老八,为什么不想去听?

  老八说,也不是不想,都去了,不就剩你自个儿了?

  我便笑了。老八还是那么可爱、善良,丁老师看中她的,也许正在于此吧。

  我说,没事,你想去就去,不用管我。

  老八说,我想去也不是想信,就是去看看。

  我说,明白,就像街上不知为什么围了群人,想到跟前看个明白一样。

  老八说,就是就是,大姐还不就是这样,五姐她们兴许也这样呢。

  我说,去吧去吧。

  老八说,要不咱一块儿去吧,你就不想去看看吗?

  我说,不想,我要看会儿手机。

  老八好像并不急着走,她喝下一口水说,三姐,其实我对手机上网并不像你那么看重,只因为是你提倡的。就像当初跟你去中学一样,因为你想去,我就陪你。

  我惊讶地望她。

  老八说,我知道我这个人没出息,可谁有出息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老八说,我也知道你为什么在意咱这聚会,不像老六那么三心二意的,你是在意咱姐妹间想说就说想笑就笑想撂脸子就撂脸子的关系。其实我也是,大姐那么说我我一点不生气,因为我知道她心里跟我近。

  我越发惊讶地看她。说实话,我自个儿都没想明白这事,六十多年了,想说就说想笑就笑想撂脸子就撂脸子,还真就只剩了这几个了。

  我却不想接她的话茬儿,我说,老六信上这个就不会三心二意了。

  老八说,老六她是心情不好,听说自打有了钱老伴儿就有别的女人了,这回肯来,多半是为了听课吧。

  我说,你咋知道是为听课?

  老八说,她这人耳朵根子软你应该知道的,老伴儿说跟咱不是一个阶级了,她就可能真认为不是一个阶级了。可她心情又不好,巴不得抓根稻草解解惑,解惑的诱惑肯定是大于聚会的。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她的分析。

  老八说,其实,书啊、手机啊、微信啊、信什么不信什么啊,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人,你跟前的人,你周围的人,你能不能跟他们想说就说想笑就笑想撂脸子就撂脸子。三姐你说是不是?

  我望着老八,终于没能克制住自个儿的惊讶,伸出手臂和老八抱了抱,我说,行啊老八,真没看出来啊!

  老八却一脸的羞涩,说,跟你比还差得远呢。

  然后老八把水杯放在茶几上,转身向门口走,嘴里还连声说着,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屋里越发显得空荡荡的了。不知为什么,我竟鬼使神差地跟了老八几步,意识到已走出门口,才又慌慌地返了回来。

  外面等电梯的老八显然发现我了,我听到她喊,三姐,你要去吗?

  我坚决地答了“不”字,才长长地吁一口气,回到沙发跟前,一屁股坐了下来。

  老八虽说了不少话,却毕竟还是去了,眼下这陌生的空荡荡的房间里,似只剩了我和我的那瓶鲜花了。

  瓶子是浅蓝色,花是红色的百合花。卖花的女孩说她更喜欢白百合,我说我也喜欢白百合,只是这是姑娘们的聚会,又是刚搬的新房,还是红的吧,红的喜兴。女孩说原来是给您姑娘买啊,我说是给我自个儿,老姑娘。女孩便呵呵地笑起来了,她的眼睛弯弯的,嘴角翘起来,声音就像风铃一样清脆……

  作者简介:

  何玉茹,1952年生于石家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河北文学》小说编辑、《长城》副主编、河北省作协创作室主任。已出版和发表长篇小说《冬季与迷醉》《葵花》《前街后街》等6部,中短篇小说200余篇,多篇小说获奖和被书刊选载。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征文启事
“我的平凡的世界”——路遥诞辰70周年系列活动
关于举办“走进中医院,来到养生堂”全国“健康杯”诗歌大赛的征稿启事
「虽然青春」公众号征稿启事
“东华门南巷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青州古城美文征稿启事
“春江印象”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金花茶杯征文启事
第二届杨牧诗歌奖面向全国征稿
《文萃报》特面向社会举行“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为主题的征稿活动。
云南启动“无偿献血•大爱无疆—你就是传奇2019”征文活动
第三届“讲好山东故事”征文大赛启动
第一篇:报告文学、散文、诗歌等
第二届“爱在丽江•中国七夕情诗会”爱情诗接力赛
第二届“杨牧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四届中国天津诗歌节征稿启事
全国首届方志敏文学奖征稿
第三届金熊猫网络文学奖大赛征稿
第三届青年学子品读文学经典大赛启动
《广西工人报》征稿启事
第二届轻之文库“创想物语”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万里云

商国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波司登2018/2019财年营收超百亿,创历史最佳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