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1        发布时间:[2019-08-14]


  周末的清晨,我正在马路上散步,一辆飞驰的轿车“嗄”地一声停在身旁。我注目一看,原来是老耿。

  老耿曾是老街坊。许多年前我搬家时他却巧也搬了家,彼此相隔甚远,往来便中断了。我印象颇深的是老耿于垂钓之道很在行,喜好得近之乎偏痴,每逢休息日常常风雨不避,早出晚归,乐此不彼。

  老耿跳下车,冲着我一笑说:“看来你今天到悠闲,上车吧,咱俩钓鱼去。”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耿还是那么风风火火的,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呀,我不容分说被他拽上了车,一溜烟的朝城外驶去。

  一口气便奔上了一个高高的山头。我定神一看,方知山下便是潍河边的滩子口。但见眼前是一方又一方的鱼塘。早已有“捷足先登者”或站立如塔,或端坐如仪。晚来一步的正绕鱼池踏选“风水”,却很少有人高声的喧哗。

  老耿麻利地拿出半自动钓具,快当地理好坠钩、浮标,利索地挂上饵料,弹指间便将钓竿递在我手上说:“按这个按钮,线就自动甩出去了。”

  说实在的,我不会钓鱼,也没有这方面的嗜好。而今也是好情难却,只好学一回姜太公了。开始倒也专注,总觉得已有鱼上钩,频频起杆,可那些精明的鱼却早吃光饵料溜之乎也。看着别人或大或小已有收获,我不勉急燥起来。而老耿就在我身旁不远处手握钓杆,笑咪咪地瞅着水面,神情是那么地悠然自得,此刻的他不象在钓鱼,倒象一个开心的面壁者。我开始有点心猿意马了,象逛市场似的东张西望起来。

  这地方的景色倒还秀美。鱼塘四周,层层梯田里,蔬菜青翠鲜绿;遥望潍河如带,滔滔北去;高新开发区林立的大厦高耸入云;池水清清在阳光下潋滟生辉。我刚移神欣赏风景,忽闻老耿嘿嘿一笑,我侧目一看,只见他正忙着收线,一条又肥又大的鱼儿一蹦一跳地被银线牵着乖乖地朝池边游来。老耿不愧是个钓鱼的老手,快当地把鱼拉上岸,装进网袋,吊在池水中,那鱼在水中不断地翻腾撞网,然而,既以上钩,那就再也逃脱不了网的羁绊了。

  老耿的得手似乎鼓舞了我,我重抖精神,紧紧盯住浮标。正当我眼睛感到有点发酸的时候,只见浮标忽然下沉。我心一喜,用力一挥,不料又是空钓。我有点气馁,抱怨那鱼儿太滑头。老耿教我上好饵料说,钓鱼不能性急,要心平气和,已静待动,起杆时,用力不要太猛。

  任何一件事情,即使是看起来十分简单,亲手做起来也不定容易。只有亲身实践,才能真正弄懂里面的学问。钓鱼也是如此。

  大半个上午过去了,我除了学会上饵料,还是一无所获。不过有意无意间欣赏别人的垂钓,也是一种乐趣。况且,池畔不乏令人开怀的场景,心情还是很惬意的。

  终于,机会来了,有鱼咬钩,那浮标迅速沉没水面,就在这一刹那,我忙起杆。一个不大的鱼刚被我拉出水面,那鱼儿拼命的挣扎倏忽又滑落水中,溅起一朵小小的浪花,幸然游走了。

  到收杆时,我的“积分”还是零。然而不知何时,一种逍遥而又洒脱的感觉悄悄地萌生心头,这使我体验到那种于繁尘闹市中无法得到的身心的放松与平静。

  听雨

  默立窗前,听都市的雨声。

  小时候就喜欢雨,站在屋檐下,看连绵不断的雨珠像断了线的珍珠轻盈地滑落。我不禁想:城市里的雨声肯定是另一样的吧,一定别具风韵,有着浪漫的情调。

  其实,雨声对于乡村和城市都是一样的,只是聆听的心境不同而已。

  久居城市,住在高楼,似乎很难听到雨声,即使听到,那也是浑浊的、沉重的、好像是从高墙中挤落下来的,毫无韵味。

  如今的城市,很难看到池塘,也很难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拥挤的高楼大厦,已经把属于人的空间,挤到小小的角落。那种一望无际、田畴万里的辽阔,在城市的视野里已经找不到,即使站在高楼上,看到的也是灰蒙蒙的一片。那种清晰透明甚至有些甜丝丝淅淅沥沥的雨声,只有在记忆中才能听到。

  前不久,接到齐鲁先生从青岛打来电话说:“很想回去看看,很想一起去兜兜雨”。齐先生比我低一届,那时我们狂热地爱上了文学,每天都做着作家梦。我们死缠硬磨从总务处要来了小餐厅的钥匙,于是每天晚上我们都到小餐厅里,围坐在一张桌上,涂抹各种字句,编织各自的梦想。

  写到后半夜,每个人都饥肠辘辘,此时的校园十分情谧,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整个世界似乎都沉在梦中。有人提议去吃碗面条,我们走了三里多路到火车站,才找到一家面条摊。

  回来的时候,我们撑着油脂伞在没有路灯的石子路上行走,“嘀嘀哒哒”的雨落到伞上发出沙沙的碎响,柔曼缠绵,像情侣们的喁喁私语。远处的灯光明明灭灭,迷迷蒙蒙。我们静听雨声,点点滴滴的细雨仿佛飘人心中,滋润如酥,使我们感到呼吸舒畅,思绪飞扬,没有丝毫的牵绊,整个身心都融在那种近乎吟唱的轻响中,湿漉漉,一片清新。

  不知为什么那么喜欢听雨,二十年前,在乡下教书的时候,分配一间青砖小屋,常喜欢在空旷的绿野中散步,听细雨微声如婴儿的梦呓,便给小屋取名为“听雨斋”,自号“听雨人”。与外界通信,还写下了一副楹联:“静坐斗室,听世间风风雨雨”,但至今也未想出下联。

  听雨,是一种意境,是一种情怀,是一种对灵魂的洗礼和净化。

  “坐看庭前花落出,卧听碧荷夜雨声”。这种意境、这种闲情逸致,在喧嚣纷争、忙于算计而满身疲惫的现代城市人中已无法找到,再清越的雨声也不能感动那些在物欲的诱惑下日益钝化结茧的心灵,但我还是想在宁听潇潇细雨中觅得那幅楹联的下联。

  赏月思圆

  儿时过中秋的情景历历在眼前。故乡过中秋节别有风情。中秋之夜,村前晒谷场上临时撘起一座砖塔,塔身砌有上个百孔洞。塔内点上堆得满满的松树枝,烧起红红的焰火,从塔身的孔洞口处冒出明亮的火花。听老人说这叫“烧番塔”,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这个习俗的含义。在火光的陪伴下,男女老幼围着火塔尽情弹唱。当一轮明月空中高挂,月光洒满农家院落,火塔渐渐熄灭时,人们便回到自家宅舍。大人们在院门摆上饭桌,上面摆着月饼、糖果,还有那五花八门的南国水果,香蕉、菠萝、石榴、凤眼果、菱角······还有独特的一盆盆煮的香喷喷的虾、螃蟹、田螺、是螺丝、一碗碗的芋头和藕片,十足的农家风味。小孩子们吃着月饼,尝着鲜果,听大人们讲述嫦娥奔月、吴刚、玉兔的故事。人们在祭月之时,还得先供上香烛,合手供拜,宴请兔儿爷,吴刚、嫦娥光临盛宴,享用美食。其实,只是心到神知,供品乃是人吃了。人们在跪拜月神之后便饱尝了丰收的喜悦,阖家团圆的天伦之乐。

  中秋面对一轮明月,赏圆月光,尝圆月饼,这是我们的祖宗传下的一种风俗。人们追求光明,见月思圆的情感,人间共有。忆古谈今,随着生产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尤其在今天改革开放的年代,人们的生活越过越美好,中秋节就过得越加丰富多彩了。各种赏月晚会,游园晚会、花好月圆歌舞会、共度好时光电视联欢会,名目繁多的群众娱乐活动给中秋佳节增添了时代的风采。中秋之夜,家家户户团团圆圆,共度佳节。餐桌上,鸡鸭鱼肉,丰盛佳肴,美酒千杯,阖家欢乐。供月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月饼。小小月饼,体现了物产丰富、人间欢乐,反映了祖国的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我们中华民族历来把月圆、人圆看作是最美好的赏心乐事。人们面对圆月,无限思念,对月抒情、借月思乡、眷恋故土、寄托情思。“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处照我还。”“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佳句表达了人们企求美满团圆的美好期待。当今,每到中秋赏月之时,往往一曲《十五的月亮》牵动你我的心引起共鸣,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愿月圆人更圆。圆圆的明月象征着中华民族的大团圆。愿这一天快快来到,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真正的大团圆共度明月佳节。月更圆、人更圆,月到中秋分外圆,更倍感祖国热土的温馨、甜蜜、美满、幸福。

  中秋月儿凉似水

  办公室后面,食品公司的作坊里传出一声一声模子打扣月饼的声音。一声一声彻夜不停,月饼的香味就从后窗溢进办公室,又甜又香又腻。这甜丝丝的气味款款而来,沁入心脾,嗅着这股香气,就嗅到了往日的与月饼有关的事、有关的人。

  夜色里月儿圆起来,又大又低又亮,足以说明团圆的具体含义。触目的圆,精心的圆啊,让我第三次把心在这浓香的日子里紧缩:正是绿叶未落,秋风乍起时,莫非月儿变圆也变凉了么?

  两年前的中秋月儿,也是又大又圆,低悬在窗口上方,奇异地泛着晕红的光。有月亮的窗口边却印着氧气瓶黑黑的剪影,过氧瓶里的水冒着细泡,氧气管的另一端贴在父亲的鼻孔便。我们把果品、佳肴拿到这雪白的病房,把欢笑注满一屋,想把那单一的白,渲染出些许生气来。多日未进食的父亲把一小瓣——那是多么小的一瓣月饼啊,“吃”了!是吃了吗?他呼呼地沉重地喘着气说:“好,好吃呢。”泪,是咸的,淡淡的咸,是谁说过喜悦的泪才是甜的?和着泪,“吃”苹果、“吃”香蕉、“吃”月饼——我们在等待,等待父亲那翻江倒海的咳嗽,然后是血,那生命的精华。

  有谁可以说出,比知道亲人“归期”更为痛苦的事呢?有谁可以再说出比看着亲人坐以待毙更无奈,更悲哀的事呢?

  那是父亲最后的月亮,最后光耀他生命的奇异的红月亮。

  原来的,从前的月儿是“热”的啊,对于我们来说,有哈密瓜,有苹果、葡萄、瓜子,还有红色的葡萄酒,可遗憾的是那么多个中秋节,我们从来不曾细细品尝过月饼的滋味,只把它当做过节的借口,当作想吃就吃的零食,不肯细听父亲对月饼的感叹,总以为还有太多的中秋节在后面,为什么要特别在意这一个呢?

  笑呀,吵呀,闹呀。父亲装做痛不欲生的样子,问我们有什么东西在吃的同时还可以把嘴堵上不说话?我们兄妹面面相虚见,然而大笑:“没有,还没长出来哪!”

  “哎呀呀,苦煞老夫了——”父亲做绝望状态道。

  又是中秋的月儿,我们却要把月饼、水果分成两份,放在父亲的相片前,以慰己心。我们居然成为两个世界的人,可这样的月儿还是不是圆的?父亲您好吗?您是否也闻到这熟悉的香气,回到我们身边;如果您可以,我们将屏声等待,您的归来——

  我看见妈妈陡生的白发,看见新生的外甥女粉白娇嫩的脸儿,正因为如此,中秋的月儿是不是应该更甜、更圆?为了母亲,为了新生与逝去的人,为了今天,我们珍存,惠爱的那里仅仅是这个月圆的日子啊,分明是人间真情。在这个日子里,我们把烦恼、艰辛和悲伤抛置一旁,独享亲情、友情的甘露。在这个月圆的夜里,依偎着母亲,和家人,和朋友说着平和的家常话,看月,吃甜果,祝福的、企望的不正是下一个月圆之夜的聚首与相依吗?

  明月年年有,相守可有期?每一个有家的、无家的人啊,在把月饼做礼品时,千万别忘细细品它特有的甜,别忘了看那轮特圆的明月啊!

  中秋断想

  又是中秋了,此刻我正身处异乡。那营造着节日气氛的人们,令我伤怀令我感慨。

  举首望去,月还是昨夜的月,并没有什么不同,倘若无雨,明夜的月也依然是一样的圆,一样的孤独而冰凉。月圆不只在中秋,但思念却独独牢系住这一刻,让善良的人们岁岁重复着相思的泪水。所有的人都拥挤在这个日子里,呼唤着祝福着远方亲朋的名字,似乎唯有今天他们才会突然触动思念的心弦。在这个节日里,真诚的人们好像扮演了一个虚伪的角色。

  相思总是刻骨的隐情,别离终是铭心的伤痛。人们何须编造出这么一个日子来提醒着人们的薄情,触揭着人们的创伤呢?为情所累的人们,又年复一年地为一个日子所困。

  泪水是为心爱的人儿流淌的,他决不是为了一个日子夺眶而出。我不愿屈辱地忍受着一个日子的监视,就像此刻,那肥胖的月亮傲慢而悠闲地悬挂与高空,犹如一只冷酷的眼,漠视着我们的黯然神伤。它那幽冷的光芒,释放者阵阵寒气,将这一温馨无比的美好瞬间笼罩得格外凄凉。

  我拉上窗帘,撕下今天的日历。在我的节日里,没有中秋。

  红叶

  秋天走到青州这座小城,大山深处的枫叶又红了,远远望去一片火红,红得依旧,红得诱人。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向我招手。面对她的微笑,我沉默,我愧疚,我何尝不想早日靠近她的枝头?!

  而今,身处幽静的山谷,我已属于山谷,山谷亦属于我。

  正是好秋天气,山外的什么地方,阳光应当朗朗照着。那儿游人肯定如云。然而,还是这里好。今天,离了喧嚣浮华的都市,独自,踏着满地落叶,踏着荆棘,寻找一条路,通向属于你的处女地。真要看叶,哪能在游人如织的地方?秋风又起,是第几阵?我不知道,只知我在看叶,叶亦在看我,慨叹之际,都仿佛处在叶的围城之中。很久以前,它们可曾见过有人在树下抚一把名字叫做焦桐的古琴?人去物在时,会有无数的红叶飘落成泥吗?一曲《高山流水》,如高山,如流水。那,是焦桐的另一种生命。

  如今,再无人正襟危坐,树下抚琴。只有如云的人,在山外飘来飘去赏叶。可是,能真正读懂红叶的,又有几人?

  历经沧桑的深谷老树,岁岁之秋,秋风瑟瑟时,点燃自己翠绿的生命,腾起红红的火焰,灼灼燃烧,那份生命的高贵,无法与人说。

  万山红遍后,缓缓旋落的红叶呢?降下,当触及古铜的大地时,当行将告别这个世界时,红叶在唱歌、唱红红的歌、唱嫩嫩的歌。歌声过处,便又萌生出一簇簇情的芽,一丛丛爱的桠;便又绽放出一朵朵如火的花,如血的花,如霞的花,如玉的花。也有随风远去的,沙沙地发出响声。这,是将开始另一种生命前的告别词。这,使我想到人生,人生不是梦,是血与火的恋曲。一个人,挣扎出世到在火焰里挣扎开来,始与终都在“挣扎”二字的链条上。挣扎,揭示着生命的奋斗,包含着失败与成功。

  也有很不愿离去的树叶在秋风中苦苦摇拽,象是站台上相送的恋人,不愿离去而最终又不得不离去,害怕永远的再见,又不能不接受永远的再见。唉!又何止那落叶,该离去时,就离去吧,何苦留恋那已不属于你的枝头?

  树上鸣叫的秋虫,或许,最终将在秋天完成从生到死的旅程。但是,他们仍然用有些悲伤却很悠长的低鸣,在这深秋里,向世人诉说一种生命的存在,一段壮别天涯的故事。

   

  


 
第三届茅盾文学新人奖暨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奖”征稿!
“诗咏湘家荡”全国诗歌大赛征稿
第三届“中华诗词有奖征集”活动
“仰韶杯”全国文学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中国“刘伯温诗歌奖”征稿启事
“莽山杯”征文启事
关于征集句町国历史题材中长篇小说的启事
“我和南京路步行街20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举办“我眼中的肃南”有奖征文的启事
沃阅读启动“追梦杯”征文大赛
“诗咏湘家荡”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主办2019“我和我的祖国”全国诗歌大赛征集启事
第三届“讲好山东故事”征文大赛启动
“莽山杯”全国大奖征文启事
“富川记忆”全国有奖征文大赛
“爱银川 享文明”新三字经征稿启事
《铜陵日报》“家训家风家教”主题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启事
“成园温泉山庄杯”大连市中小学暑假征文获奖作品揭晓
第三届盛京网络文学奖全国大赛
更多...

毕淑敏

卞之琳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山西2500万吨大煤矿诞生!同煤产能大爆发,太厉害了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