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勇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552        发布时间:[2016-05-30]

    检举人

 
近些日子,金志瑜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每天下班回家后钻进房里,既不读书也不写字,而是叼着烟坐在那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冥思苦想。
妻子梅青几次想询问出个究竟,但金志瑜总是讳莫如深,闭口不谈。时间一长,梅青也就懒得理他。直到有一天金志瑜夜不归宿,梅青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一夜没有合眼的梅青,天还没大亮就从床上爬起来往江城绸厂赶去。到厂门前时,只见大门紧锁。梅青用力摇动着铁栅栏,大声喊:“开门!”许久,一位睡眼惺忪的年轻女子打开门卫室的门从里面走出来。
“哎呀,是你呀!”女子笑着说,“怎么一大早跑到厂里来啦?”
“我来找金志瑜,这死东西,一夜没回家。”梅青掩饰着焦急的心情道。
“他不在厂里呀!”女子一边开门一边回答说。
“知不知道他去那儿了?”
“不知道。”
“哎哟,这,这怎么办呢?”梅青急得直跺脚。
“啊,我想起来了,”女子说,“朱厂长昨晚值夜班,现在还在保卫科里睡觉,你上去问问他。”
听到这话,梅青立即跨进门里,三步并作两步走,直奔保卫科而去。
保卫科在三楼的东边。到保卫科要穿过长长的走廊。这时,走廊上没灯,黑乎乎的,死一般寂静。要是在往日梅青肯定吓得不行了,但是现在她却一点也不感到害怕。
走到保卫科门口,梅青举手敲门。
“小堂客,又回来啦!”是厂长朱世清的声音。
梅青吓得目瞪口呆。她赶忙蹑手蹑脚地溜到一个拐角处躲起来。不一会儿就见朱世清从门里探出脑袋向走廊两边张望。
朱世清没发现什么便把头缩了回去。
梅青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她在心里又恨起金志瑜来:该死的东西,你把我害得好苦啊!
进退两难的梅青,转身朝窗外望去。突然,她眼前一亮——她看到门卫室的那位女子提着红手袋正走在大马路上——她下班了!梅青心想,过半小时再去敲门,肯定不会引起朱世清的怀疑的。梅青看看表:六点差五分。她开始来回地踱步子,以此消磨时间。忽然,一个念头蹿上她的脑门:是不是金志瑜也像朱世清这个老东西一样……
在这之前,梅青可不曾有过这种猜忌!因为她一直深信金志瑜爱她正像她爱金志瑜一样深情而又专注。现在呢?情形完全变了!由刚才亲眼目睹的那一幕再联想到金志瑜这段时间的种种表现,梅青几乎可以断定金志瑜已经堕落无疑!金志瑜啊金志瑜,你这个负心汉,我梅青哪一点委屈了你?如果不是碰上我这天下第一善良女子,你这穷书生,乡巴佬,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地位?还有朱世清,我爸视你为至交,原来你却是个伪君子!你竟然把一个披着人皮的狼介绍给我,而且还要把我们强行捆在一起!我的一生都毁在你们的手里啊!
梅青的眼窝湿润了。她再也不想向朱世清打听金志瑜的下落,——没有这个必要。她开始朝楼下走去。
梅青来到操场上,迎面撞上刚接班的门卫——一位小老头 。
“小梅,你怎么……?”小老头诧异地问。
“我找金志瑜。”梅青咬咬牙说。
“金主任?”小老头笑道,“他不是到广州去了吗?没跟你讲?”
梅青楞了一下,问:“到广州?几时走的?干什么?”
“这两天,厂里没原材料,马达全部熄火。金主任就是为这事儿去广州的。昨天上午,司机小孙送他到机场,是我为他们开门的。”
听完小老头的话,梅青长长地舒一口气,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她告别小老头 ,带着愉快的心情往回走。
 
三天后,金志瑜揣着喜讯风尘仆仆地从广州返回江城。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赶到厂里。见到朱世清后,金志瑜把他如何通过同学关系赊到五吨蚕丝的事向朱世清娓娓道来。朱世清听后喜得眉飞色舞,当即表示要到酒楼去为金志瑜接风洗尘。但金志瑜不同意。他说他太累,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想回家休息。
“是不是想小青了?”朱世清开玩笑说。       
金志瑜一笑,不置可否。像突然记起来似的,他问道:“我走后,小青来电话没有?”
“何只是来电话!她本人亲自跑到厂里来啰!”朱世清笑道,“她以为你在外面搞婚外恋,气得不行!我帮你打圆场,她就是不肯消气。哈,哈!回家后,不论小青发多大脾气,你都要受着,不可乱来,听见没有?”
金志瑜点点头,然后带着负疚的心情下楼,从车棚里取出自行车往家里赶去。
金志瑜的家在城西,离工厂只有三四里路程。他到家的时候,刚好碰上岳母牵着他的宝贝女儿春来从楼上走下来。
“爸爸,爸爸!”春来一边叫着一边跑过来。
金志瑜迎上去一把抱起女儿,然后走到岳母跟前说:“妈,家里都好吧?”
“家里倒没啥事儿,”岳母道,“就是你,出差连信儿都不给家里捎一个,让人急死啦!”
“妈,对不起,让你操心了。”金志瑜说,“本来是派别人去的,临上飞机前,朱厂长才决定换我去,这样有把握一些。”
“啊,是这么回事儿。”
“小青呢,下班没有?”
“还没有。”
“那,我先回去休息。”
“春来,跟姥姥买菜去,让爸爸回家休息。”
春来有些不舍,但还是跟姥姥一道走了。
金志瑜回到家里倒床便睡。
一觉醒来,金志瑜发现,房间里的灯已亮,梅青坐在他的身边正织着毛衣。金志瑜看着妻子贤淑的模样,心头一热,他悄悄地欠起身子,伸出手臂将梅青勾到自己的怀里。梅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着实吓了一跳。惊魂甫定,她骂起来:“要死的东西,吓死我啦!”
金志瑜一边吻着妻子一边说:“小青,出差前,连个电话都没给你打,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朱厂长答应帮我带信给你,他跟你讲没有?”
“他的魂跟我讲了!”
“哎呀,这头猪啊,怎么会这样?”
“以后你可不能再这样做啊!”
“我保证,不会有第二次。”
金志瑜松开妻子,像突然记起似的,问:“晚饭弄好没有?我饿了。”
“哦,我们都吃过了,”梅青说,“我看你睡得那么香,不好意思叫醒你。你起来,我这就去给你热饭。”
梅青退出卧室走向厨房。金志瑜穿好衣服后来到客厅。此时,岳父梅盛奇坐在沙发上正看电视。他是纺织局副局长,分管基建方面的工作。
“爸,看电视!”金志瑜一边打招呼一边递烟。
梅盛奇接过烟关切地问道:“原材料搞到没有?”
金志瑜点点头:“后天可以到厂。”
“那就好,那就好!”
正说着,春来跑过来叫道:“爸,吃饭!”
“去吧。”梅盛奇冲金志瑜说。
“好,吃完饭,我再来跟你汇报。”说完,金志瑜向餐厅走去。梅青把饭菜都端到桌上。金志瑜扑上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慢点,莫噎住了!”梅青在一旁提醒道。
“哎呀,还是家里的饭好吃!”
“未见得吧!”
金志瑜停住筷子说:“你这话里有话哩!”
梅青笑道:“有什么话?”
“我听朱厂长说,你怀疑我有外遇?”
“那,你有没有外遇呢?”
“你要有这种想法,那可以说,你确实还不了解你的男人!”
“那,我问你,朱世清这种人会不会有外遇?”
“你怎么会这样说?他可是爸爸的战友啊!”
“别的你不管,你只回答,你相信不相信?”
“不相信!”
于是,梅青把那天在三楼走廊上听到和看到的情景向丈夫述说了一遍。金志瑜听后,深深地叹一口气道:“门卫守不住自己,保卫科成了窑子,这工厂迟早要垮在朱世清的手里!”
 
金志瑜的生活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他还像从前那样,下班回家后先要钻进房里呆上大半天。这一回,梅青下定决心要探出个究竟。
一天傍晚,梅青不声不响地走进房里。见丈夫双手抱着脑袋坐在沙发上沉思,她皱起眉头问道:“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别埋在肚子里,难受!”
金志瑜抬起头看一眼妻子,苦笑了一下,却什么也不说。
“是不是有别的女人缠住你了?”
“你看,你看!想到那里去啦?”
“我跟你讲,如果真的是这么回事,你就告诉我一声,我不为难你,我们好说好散。你这样跟我躲躲藏藏的,我受不了!”
“小青,你不要瞎猜想,好不好?”
“除了这种事你不敢跟我讲外,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讲?”
“真的没什么。我只是一想到厂里的事心里就烦!”
“厂里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还有什么可烦的?你不要自欺欺人,好不好?”
金志瑜靠在沙发背上,合上双眼。其实,他为之苦恼并深受折磨的事正是来自朱世清这个人。如果梅青再细心一点,那她就会觉察得出来。不幸的是她要钻牛角尖,往旁边扯。金志瑜心想,这样也好,省得她出来干涉。
根据金志瑜掌握的情况看,朱世清这位厂长,省级劳动模范,不仅在生活作风上腐化堕落,而且在经济上也存在着严重的犯罪问题。三年来,朱世清贪污受贿的数目不下五十万元,而企业呢,潜在亏损已超过千万元,几乎到了资不抵债的边缘。对于这样一个蛀虫,金志瑜恨不得立即将他绳之以法。但是金志瑜深知,朱世清不是等闲之辈。在江城,几十年来,他织就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上至市委、市人大、市政府,下到公检法都有他的战友或熟人。市人大常委会孙副主任是他的亲家翁,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助理是他的侄子……他就是这样一个神通广大的人!谁能够撼动得了他?
如果仅仅是这些,金志瑜并不感到害怕。因为时代正在沿着法治的轨道向前发展,即使他金志瑜不能告发朱世清,朱世清也拿他没办法,大不了他换个单位,照样还可以生活下去。让金志瑜感到苦恼的是,朱世清是岳父梅盛奇同生共死的战友——在朝鲜战场上,朱世清救过梅盛奇的性命!这一点,朱世清数次在金志瑜面前提及过。那时,梅盛奇是特务班班长。他带领朱世清和两位新战士越过三八线侦察敌情。两位新战士相继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当场牺牲。梅盛奇和朱世清完成侦察任务后,在返回的途中又与美军巡逻队遭遇。他们边打边撤。就在他们越过一条壕沟时,梅盛奇中弹倒下。朱世清背起他跑了两里多路,直到遇上自己的队伍才把他放下来。不仅如此,朱世清还是他金志瑜和梅青的媒人,按照常理,这同样也是一种恩情。
六年前,朱世清来到绸厂当厂长。那时,金志瑜在技术科从事设计工作。业余时间他喜欢舞文弄墨,常在报纸上发表“豆腐块”。朱世清赏识他的文才,把他调到厂长室当秘书,后来又升他为办公室主任并将战友的女儿介绍给他。有一段时间,金志瑜和梅青之间出现了感情危机。原因是,工行的姐妹们都在背后说三道四,说什么金志瑜是个乡巴佬,土里巴叽的,又说什么金志瑜是个罗圈腿,走路的姿式太难看等等,让梅青心里发毛,所以她就冷淡金志瑜。朱世清知道后,使出浑身解数从中极力作合——找梅青甚至找梅青的妈妈做工作,夸金志瑜一百二十个好,这才使二人的感情转危为安。
公与私,情与法交织在一起,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对自己的恩人,为了正义,为了集体和职工的利益,金志瑜可以背上忘恩负义的恶名将他送上法庭,但是这个人不仅仅是他金志瑜的恩人,更主要的是,他还是梅家的恩人。对此,金志瑜不得不反复权衡掂量。这也是金志瑜在梅青面前一直守口如瓶的原因。
尽管金志瑜在暗暗地“盘算”朱世清,但朱世清仍然像过去那样对金志瑜信任有                   加。这不,在党委会上,朱世清建议提拔金志瑜为生产副厂长,此提议获得一致通过。这一刻,让金志瑜更感到骑虎难下。
但是有一件事彻底激怒了金志瑜,他铁下心来要检举揭发朱世清的问题。就在昨天下午,财务科长悄悄告诉他,朱世清把他金志瑜刚刚赊回的蚕丝卖出两吨,将所得货款拿去为其小儿子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商品房!金志瑜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赶快把这条蛀虫挖出来,企业的命运堪忧,职工的生计堪忧!
吃罢晚饭,金志瑜告诉梅青,他要进房里写点东西,没有特别的事,不要让春来去打搅他。梅青诧异望着丈夫走进房里。
金志瑜关上房门。梅青坐在那里纳闷。以往丈夫进去看书或者写东西从来不关门,有时还叫她过去帮忙,今天他是怎么啦?难道要写情书?越是这么想,梅青心里越是闷得慌。不行,非要进去看个究竟不可!梅青找来钥匙去开门。天杀的,他把门反锁上了!
“开门!”梅青捶着门页叫道。
金志瑜打开门,脸上露出愠色:“我跟你说了我要写点东西,你怎么……?”
梅青不理他,直奔写字台而去。
写字台上,摊开的稿纸上压着一本书。梅青伸手去抽书下的稿纸,谁知金志瑜赶上来用手死死地压住那本书不放。梅青就拼命地拉,最后拉下一半稿纸捏在自己的手中。就在这时,金志瑜的巴掌落在梅青的脸上。
梅青错愕地望着金志瑜,金志瑜的嘴唇在不停地抽搐着。梅青撕掉手中的半截稿纸扔在地上,转身向外跑去。
梅青冲到客厅里扑进母亲的怀中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女儿春来也跟着咧开小嘴儿哭开来。梅盛奇和儿子梅刚都莫名其妙地看着梅青。
梅母扳起女儿的脸,见女儿的鼻子在流血,她惊慌地喊道:“小刚,快,快拿毛巾!”
梅刚起身拿来毛巾递给母亲。
梅母一边帮女儿揩鼻血,一边心疼地问道:“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啊,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许久,梅青才哽咽地说:“他,一直,瞒着我,跟别的女人……”
听了这话,梅盛奇难过地垂下头去。梅刚气得咬牙切齿,转身就往姐姐的房间冲去。
金志瑜垂头丧气地坐地椅子上,两眼望着地板发呆,以至梅刚冲进来他都没有发觉。梅刚不由分说,在金志瑜的脸上左右开弓地扇了几巴掌,直打得金志瑜眼冒金星。
“妈的,把你的狗眼瞪圆一点,这是我们家,不是你的家!在我们家打人,你找死!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滚!”
真是奇耻大辱。金志瑜气得浑身像筛糠一般颤抖。他艰难地站起来,开始往皮包里收拾东西。然后提起皮包朝外走。金志瑜经过客厅时,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他。
金志瑜来到楼下。此时,外面正飞舞着雪花。他突然记起,时令已是腊月下旬,离春节只剩一周,离春来的生日不过五天。昨晚,夫妻俩还商量着带春来到玫瑰公园坐碰碰车呢!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女儿啊,原谅爸爸吧!
 
金志瑜出走后的第三天,梅青打扫房间时,从写字台脚下拾到一张纸片,这正是那天她撕过的稿纸,上面写着一行字:朱世清向工程队队长于定坤索贿三万元……
梅青将这一发现立即报告给梅盛奇。梅盛奇紧锁眉头,既愤怒又惋惜。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啦?一个在战场上没有倒下的汉子却倒在了金钱堆里!对于女婿,之前,他的确伤透脑筋,恨不得鼓励女儿跟他离婚,现在呢,对女婿的那腔憎恨刹那间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钦佩和怜悯。
良久,梅盛奇对女儿说:“明天到绸厂去,把志瑜接回来。”
梅青感激地点点头。
梅母叮嘱道:“赶快告诉志瑜,别这样做。傻孩子,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什么叫忘恩负义?”梅盛奇瞪老伴一眼道:“他坑了那么多职工,能容忍他还继续干下去?”
“把他叫到一边来提醒提醒不就行了吗?他救过你一回,现在正好你来救他一回!”
“这是两码事,不能扯到一起!”
梅母欲言又止,坐在那里生闷气。
 
翌日下午,梅青牵着春来来到绸厂。走进厂长办公室时,她只看到秘书小陈一人坐在那里。小陈起身招呼她就坐,并告诉她,金志瑜到公司开会还没有回来。
“这两天他住在哪儿?”梅青问道。
小陈朝套间里呶呶嘴,说:“住在里间。”
正在此时,朱世清意气风发地从外面走进来。
“哟,小青,是来接志瑜回家的?”
梅青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春来,小东西,不喊爷爷?忘记爷爷啦?”朱世清弯下腰去揪着春来的脸蛋逗道。
“爷——爷。”春来拖着长音大声喊起来。
朱世清挺起身来又对梅青说:“什么大不了的事,闹得这么僵?还逼得人离家出走!”
“没什么。”梅青尴尬地回答道。
“夫妻在一起,要以和为贵。小金是个自尊心蛮强的人,今后可千万不要动不动就赶人家出门啰!”
梅青点点头。
“嗯,跟你爸爸带个口信,就说我想找他帮忙贷点款。我知道他跟建行的关系好。搞成了,我不会亏待他。”
“我一定帮你把信带到。”
“你等一会儿,小金快回来了。我有事先走。”
“春来,跟爷爷再见。”梅青吩咐女儿道。
“爷爷,再见!”
“春来,乖乖,再见!”朱世清走出办公室。这时,办公楼上响起下班的玲声。
秘书小陈起身说:“梅姐姐,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先走啦。”
“那好,我们出去等。”
“哎呀,梅姐姐,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就坐在这里等吧!”
小陈走后,梅青推开套间的房门走进去。她看到,钢丝床上垫着一张草席,草席上压着一床三四重的薄被子。顿时,她感到一阵心酸,眼泪扑簌簌地从眼帘里掉下来。
“妈妈,你哭啦?”春来不解地望着母亲问道。
“妈妈心里难过。”
“是不是爸爸还不来?”
“是的。”
“妈妈,我想爸爸,你也想。”
“嗯,妈妈也想。”
母女的一段对话,正好被刚走到门边的金志瑜听到。他心头一热,眼窝也跟着湿润了。金志瑜默默地走进里间。
“爸爸,爸爸!”春来眼尖,发现爸爸就叫起来。
金志瑜上前去一把抱起心爱的女儿使劲地吻着她的小脸蛋。
梅青站在一旁,看着亲昵中的父女,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她忽然像记起什么似的,连忙弯下腰去收拾丈夫出走时带来的东西。
“你的检举信发出去没有?”梅青漫不经心地问道。
金志瑜心里一怔,反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金志瑜低下头去不吭声。
“爸爸也知道了,想不想知道他的态度?”
金志瑜傻傻地看着梅青,不敢说话。
“他支持你!”
金志瑜仍就看着梅青,但脸上表情已变成惊喜。
“看什么?还不赶快跟我回家,明天就是春来的生日!”        
金志瑜咧开大嘴笑了,在春来的脸上吻了又吻,吻得春来格格直笑……

 

作者介绍:李勇,53岁,武汉市人,企业干部,作品偶尔获奖。

 
关于更新省作协会员信息的通知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第三届“爱在丽江•中国七夕情诗会”接力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昌耀诗歌学术研讨会论文征文
第七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征稿启事
首届“山庄老酒杯”书香遵化诗歌诗词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届“同心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十届全国大奖征文征稿启事
第二届“慈溪乡贤文化诗歌奖”
第四届“我为美丽写首诗”全国短诗大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四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 征稿启事
你好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诗会” 征稿启事
“历史丰碑——致敬保家卫国的人民英雄” 散文、诗歌大奖赛征文活动启动
“墨子杯”文学作品有奖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诗歌活动征集启事
“一百年伟大征程 新蓝图决胜小康”征文活动启事
有奖征集!快来讲讲“我与沈阳的故事”
更多...

凌淑华

汪曾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阳光董事长张维功:以利济世彰显儒商精神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